倫敦永續品牌NOTPLA
安心吃下會消失的包裝

Notpla以海藻萃取物研發出天然可食用、可分解的「Ooho」包裝

 

根據統計,生活中超過50%的塑膠包裝用完即丟,不知不覺間便成為由回收產業操心,海洋生物心驚的問題。

 

2013年,Rodrigo García GonzálezPierre PaslierImperial College London倫敦帝國大學與Royal College of Art皇家藝術大學就學期間,便成立Skipping Rocks Lab,思索著塑膠包裝的天然替代方案。經過反覆實驗,它們以海藻萃取物製作了第一個「Ooho」包裝原型,完全天然可食用,並且會在數週內自行分解。隨著化學家、工程師與設計師的加入,兩人逐步完成量產科技,在2017年以新創產業之資完成第一台生產機器,並且在倫敦成立工作室。2019年,在與各產業豐富而成熟的合作經驗後,兩人將其研發的可食用可生物分解材質正式命名為「Notpla」並且成立公司,他們希望日能夠成為如GORE-TEX那樣改變世界的品牌,而除了Ooho,他們也發表了正在等待上市,可熱封口的袋子、可裝五金硬物的包裝,以及可裝食品的網子等新包裝,不疾不徐地散佈永續包裝的種子。

 

 

天然可食用、可分解的「Ooho」包裝
Ooho醬料包

 

從馬拉松活動中的水與能量飲包裝、速食店與超市中的醬料包,到酒商與飲料商的試用包,Ooho正如其名地翻轉我們對包裝的既定印象,並且替永續包裝帶來全新的可能性。凡是實事求是,有工程師背景的Pierre Paslier認為在永續包裝的議題上從來就沒有標準答案,只有比較好的選擇,因此NOTPLA的任務是踩穩腳步,以海藻特性為基礎增加Notpla的泛用性,至於其他各種可能的永續包裝,他樂觀地認為其他人可以從其他天然物質找到解決方案。一起來聽NOTPLA共同創辦人Pierre Paslier在Design Miami/ 邁阿密國際設計週跟我們熱情分享的NOTPLA的發展近況,以及關於現今永續包裝趨勢的想法。

 


 

訪談:

PPAPER

PIERRE PASLIER

NOTPLA CO-CEO & CO-FOUNDER

 

請跟我們分享當初可食用水滴「Ooho」的概念是怎麼開始的?

大約6年前,我跟公司另一位共同創辦人Rodrigo García González在倫敦的大學修習創新設計工程,當時我們進行了一個為期一年的企劃,內容是用天然物來取代傳統塑膠瓶,比如說水果、蔬菜,我們試著去發現大自然可以提供什麼樣的東西,好取代我們目前採取的包裝方式。一開始我們進行了很多實驗,嘗試了許多不同的原料,想看看是否有任何現存的天然材質具有適合作為包裝的良好特性。經過反覆研究後,我們開始使用海藻來做進一步試驗。會使用海藻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它長久以來被用來製造假魚子醬,40’年代,由於魚子醬非常昂貴,人們便開始用海藻來製造假魚子醬,以其萃取物製作出圓球膠狀物質。我們一開始用海藻實驗的結果就相當不錯,於是我們逐步嘗試把它越做越大,便完成了第一個原型。它很有趣,看起來像一個透明的泡泡,雖然一開始的原型很脆弱,很容易破裂,但作為一個創新包裝的概念已經足夠了。我們在持續實驗的同時拍了示範影片,放到網路上之後立即引起大量關注,於是,我們決定要用力地實現它。

 

製作Ooho的機器

 

Ooho目前最大可以做到多大尺寸?

我們目前主要有兩種大小,小的叫「Pop&Go」 ,就是可以一口吃的大小,大概像一個蕃茄,你可以在口中咬破整個吃掉。大的大約是7公分,它像一個小袋子,使用方式是在角落咬一個洞再吃裡面的東西。這個大小通常不會把包裝一起吃掉,食用完內容物再丟掉就可以,因為包裝本身是可生物降解的,所以不用擔心留下痕跡。大的我們通常會在馬拉松的時候使用,因為這樣可以裝更多水給跑者飲用,不過馬拉松也有小的,通常裡面會裝能量飲。

 

以來自海藻,可食用且可生物分解的「NOTPLA」材質為基礎,你們除了研發Ooho包裝之外,也已經開始研發其他包裝,比如說可以熱封口的袋子、可裝五金硬物的包裝,以及可裝蔬菜水果的網子,這些目前還處在概念階段嗎?

我們基本上已經研發完成,現在正處於工業化階段。這些新包裝的原型都已經在我們的實驗室裡,而我們正在尋找適合的生產商來最佳化其成品,預計大約再半年到一年便可以上市。由於我們已經成功完成第一波的革新,將Ooho引進市場,暸解了許多成功的關鍵因素,這對接下來新產品有很大的幫助,我相信我們會犯更少錯誤。我們的團隊有化學家、工程師、設計師,以及行銷團隊,大家一起共事並且分享想法,在研發這些永續包裝的過程中,我們希望可以突顯NOTPLA這個材質的特色跟價值,並且達到減塑的效果。

 

馬拉松與路跑比賽中的應用的Ooho包裝,裡面可裝運動飲料

 

你們目前合作較多的產業類型或企業大概有哪些?

整體來說,Ooho主要有兩類應用。第一是路跑活動,比如說馬拉松、路跑比賽。我們跟飲料公司合作,像在倫敦我們跟Lucazade運動飲料合作,它是日本Suntory三得利旗下品牌。Lucazade是很受跑者歡迎的運動能量飲料,同時也是很多路跑比賽的贊助廠商,包含倫敦馬拉松。我們通常會跟活動贊助品牌合作,這樣一來就會有活動策劃單位、品牌,以及負責包裝方案的我們。

 

第二是樣品製作與品牌激化。我們跟想要在活動中或是街上發送樣品的品牌合作,他們可以送試吃品給消費者,不需要用到任何塑膠,並且能帶給消費者新奇的體驗。像我們跟果汁飲料公司Tropicana合作,他們在一個法國網球活動發送柳橙汁樣品 ; 然後最近我們才跟酒商GLENLIVET格蘭利威合作,那是2019年10月的London Cocktail Week倫敦雞尾酒週,這次效果非常棒,讓我們接觸到了倫敦以外的酒商客戶,他們也想做這樣特別又環保的嘗試。

 

2015年,一隻海龜的頭被吸管插著的影片在這一兩年再度被廣發而引起全球關注,其後各種非一次性吸管如雨後春筍般出現。而最近有報導指出像不鏽鋼吸管的生產過程以及購買的運送過程又會產生大量碳排放,你怎麼看這樣的左右為難?

首先我認為有這樣的討論跟關注是好事,大家開始正視塑膠污染了,這是會影響環境千千萬萬年的東西,而且還伴隨著很多可能的副作用。此外,由於氣候變遷是重要的議題,所以我們應該要同時考量各個方面,比如說像我們在研發、生產新產品的時候,應該要盡可能降低對氣候的影響。在這點上,海藻給了我們很多希望,我們試過來自世界各地的海藻,都能夠生產NOTPLA材質。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要在日本生產NOTPLA,用日本在地海藻就可以,如果要在其他國家生產也是,如此一來就能夠減少海藻的運送。此外,塑膠包裝的運送確實會造成大量碳排放,比如說塑膠瓶在運送過程產生的碳排放量大約等同於製造過程所產生的三分之一,而我們採用的方式是在地生產的科技,不用像傳統生產塑膠那樣需要一間很大的工廠,我們發明了一台小機器,可以在活動或是場地附近製作Ooho,並且一次運送到位,大大降低碳排放量。

 

速食店與超市中的Ooho醬料包應用

 

就包裝而言,你認為當一個「Green Consumer」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我認為任何新的永續包裝出現之前,首先要減少消費,在很多地方我們都過度消費。像在美國,無論到哪裡都會收到一堆用塑膠包裝的東西,一旦我們可以在某一個環節上不再消費任何塑膠物件,就能夠產生巨大影響。再來是透明化,任何宣稱永續的包裝,都應該要清楚讓消費者暸解所有事實。我認為現今的消費者是聰明的,他們會聚集在各自的社群上討論、消化並了解新的永續方案,然後區分哪些是真正有益的,哪些只是用來洗腦的空話。因此我認為透明化很重要,這讓消費者不會盡信所有企業想要推行的新產品或新方案。

 

另外,媒體也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比如說,現在有一個很受歡迎的材質叫「PLA」 ,是用小麥或玉米製造的可分解塑膠。它乍看之下很棒,但它也有許多問題。第一,它需要被送到特定工廠裡,在特定溫度與溼度條件下才能分解,如果你把它丟在自然環境中一樣不會分解。第二,它使用的玉米原料本來主要是作為食物來源,這就產生了競爭,有些農夫便開始把生產的玉米供製造PLA使用。第三,它跟一般的PP或PE外觀非常相近,只要在回收過程中出現失誤,混入一點點的PLA便可以完全毀壞原先回收後可以再利用的PP或PE,讓它們變成廢物,因為它具有感染性,這對想辦法要讓塑料重生的回收工業來說是很危險的存在 — PLA的原意是好的,只是最後可能會產生很多問題。現在越來越多人關注這件事,包含媒體也盡到責任,讓大家知道它所謂的「可分解」其實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美好。消費者的眼睛會越來越雪亮,並且要求更天然的東西。

 

消費者越來越多疑了(笑) 。

沒錯,越來越多的永續包裝問世,比如說有人採用蘑菇、龍蝦殼、或是來自食品工業的廢料來製作,這絕對是好事,在這同時消費者也開始學著在直接買單之前先做功課,這是一個非常健康的過程。

 

Notpla以海藻萃取物研發出天然可食用、可分解的「Ooho」包裝

 


關於作者

Clyde Liu。PPAPER 主編。
正宗90文化養大的金牛男。擁抱帶有壞品味的美感與文化。相信科幻片與愛情片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宇宙是我們最後的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