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淬煉的精準線條
一眼就認得 Cartier
5個細節

 

創意的實踐從一支筆開始,一點一線一面組合成舒適的畫面,完美的線條必然是無數經驗累積下的產物,帶有手感的筆觸隨著時間淬煉成精準的線條,不費力的優雅向來是千錘百鍊後的終極真理。

1847年到2021年,174年的光陰足以精煉出像巴黎珠寶世家 Cartier 卡地亞形而上的精 神價值,與形而下的符碼連結。 閃耀著大地蘊藏的光芒的背後,一切的創意概念其實也源自繪 畫,這種說法有兩個層面的意義。 珠寶與鐘錶作為精密的藝術創作,在透過工匠的巧手打造作品前的第一步,必然是設計概念的繪製,是真正意義上的繪畫。 同樣的文字用另一種比較感性的思維來解讀,一件珠寶作品的生成,從靈感的啟發,設計的轉化,繪製精準的線條,完成作品,最後讓作品的形象永遠烙印在擁有者與渴望擁有的人心中,這樣的過程跟一幅繪畫創作的從無到有是相似的。

 

LOVE手鐲手繪圖
Juste un Clou手鐲手繪圖
Trinity戒指手繪圖


在三位家族第三代傳人Louis、Pierre與Jaeger Cartier三兄弟的接手下,Cartier的姓氏成為全世界珠寶與鐘錶藝術的崇高標準。Louis Cartier 負責法國巴黎總店的設計與管理,Pierre Cartier將卡地亞帶往紐約並將紐約鮮活的當代藝術氣息帶入卡地亞,喜愛異國文化也懂得從中挖掘靈感的Jaeger Cartier在英國為卡地亞帶來更多與王宮貴族的交流機會。這些條件持續為Cartier卡地亞品牌帶來豐沛的創作能量直到今天,而卡地亞的工作便是將無數與之相關的創意靈感匯聚成最有力道的設計。

 

LOVE手鐲
Juste un Clou手鐲
Santos腕錶
Panthère腕錶


1904年為飛行運動而生的Santos,開創性的方形輪廓首次運用在計時器具上,更是Cartier卡地亞品牌製作腕錶的起源。1917年因時勢有感而發後來成為經典的Tank,新穎的矩形輪廓搭配了兩條標誌性的平行線在側。1924年以詩人夢境為雛形的Trinity戒指,以三個相扣卻不相連的戒環表現了夢境的迷幻與情感堆疊的抽象概念。走到1970年代,卡地亞以宣示意味強烈的LOVE與Juste un Clou手鐲,回敬當代藝術的氣息在紐約發酵。卡地亞雍容的第一象徵美洲豹,在1983年發表的Panthère腕錶成為了內化在外型輪廓與錶鏈設計的純粹概念。2007年發表的Ballon Bleu藍氣球腕錶,致敬蒼穹與飛行器的圓弧外型又再次召喚了卡地亞第一款腕錶誕生背後的故事。簡而有力是設計的終極奧義,也是卡地亞歷經百餘年累積的設計語彙。《PPAPER 》為各位讀者整理了7個足以代表卡地亞設計的符碼,是基本,也是最值得反覆玩味的經典中的經典。
 


 

 

 SANTOS
見證冒險精神的方形輪廓

1904年,是Cartier卡地亞的腕錶歷史上最重要的年份印記。當時,Louis Cartier為了幫助身為飛行冒險家的好友Alberto Santos-Dumont,解決在駕駛飛行器時將懷錶從口袋中取出讀取時間的不便,萌生了將懷錶固定在手腕上的想法,Louis Cartier 的突發奇想更近一步改變了過往計時器具皆為圓形的成規,大膽地賦予這款為冒險而生的計時器前衛的方形輪廓,而「Santos」成為了它的名字。隨著Santos 的出現,「腕錶 」的新穎概念也逐漸 被世人接受,成為卡地亞涉入腕錶設計的重要分水嶺。
 


 

 

 TANK
前瞻的矩形與勝利的兩條平行線


1916年,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英法對德的索姆河戰役陷入萬分膠著的時刻,民眾緊盯前線緊繃的戰況,Louis Cartier也不例外。當年9月,英法聯軍使用了新型重型裝甲車「Le Tank」在戰場上終於突破了僵局,勝利的捷報不斷傳入民間,Louis Cartier從當時《L'Illustration》畫報上刊登的坦克車影像,注意到了平行於車身兩側的履帶是真正帶領軍隊馳騁沙場的關鍵,於是Louis Cartier就將這兩條象徵光榮與勝利的平行線融入腕錶設計,在1917年製作出「Tank」腕錶,延續了Santos劃時代意義的矩形輪廓,加入帶有特 殊意涵的設計線條,倆倆相乘Cartier卡地亞100多年來的經典。
 


 

 

 TRINITY
具象化情感的重疊美學


法國傳奇詩人 Jean Cocteau曾經作了一場夢,在夢裡他登上了宇宙,看見了帶著圓環的 土星,這個不尋常的夢境在詩人的腦袋理所當然地被超譯,Jean Cocteau認為這必然是 一種關於靈感的預示,他將這場美夢告訴了好友Louis Cartier,請求他實踐夢中的景象。1924年,Louis Cartier果真回應了摯友的靈光,打造出三環相扣的戒指,並為其取了帶有神性的名字「Trinity」(Trinity 在聖經中指的是三位一體的神靈),三個戒環分別以象徵友誼的白金,象徵摯友與摯愛的玫瑰金,以及象徵忠誠的黃金打造,顯然Cartier卡地亞對 Trinity 解讀是人類情感上的三位一體。一如 Jean Cocteau曾經說過的,「風格是簡化複 雜事物的表述 」( Style is a simple way of saying complicated things. ),情感交織成的Trinity是雋永的風格之物。
 


 

 

 LOVE
愛的形狀


在康寶濃湯與香蕉都能成為藝術的70'年代紐約,順應當代藝術發酵的Cartier卡地亞嗅出許多靈感。出生義大利的珠寶設計師Aldo Cipullo為卡地亞在紐約工坊創作的第一件作品,回應了當代藝術的開放性思潮,大膽地將中世紀出現用於守住貞潔的貞操帶做為原始靈感,將守護所愛的根本美意化為配戴在手腕上的「LOVE」手鐲,手鐲緊緊貼合手腕維度,必須透過隨附的精巧螺絲刀才能將手鐲拆卸與配戴,創造它的Aldo Cipullo說「愛不是那麼容易被解開的」。這只手鐲最初在店鋪上販售時,還特別要求顧客需倆倆成對,在店鋪上完成互相配戴並交換螺絲刀的儀式。如今,LOVE 的簡約造型與帶有象徵意味的螺 絲帽符碼也成為Cartier卡地亞宣示愛意的形狀。
 


 

 

 JUSTE UN CLOU
情釘紐約


在正式進入Cartier卡地亞工作以前,Aldo Cipullo在紐約曼哈頓視覺藝術學院深造,深受當時蓬勃發展的當代藝術啟發,Aldo Cipullo在1970年代為卡地亞接連帶新作,以一根釘子造型設計的手鐲「Juste un Clou」,便是當時普普藝術挪用日常事物將其藝術化的幽默感延伸,並且宣告卡地亞在紐約發展出不同於巴黎典型珠寶世家的氣息。Juste un Clou的前衛設計與簡約俐落的線條滿足日常珠寶配戴的需要,橢圓形環身巧妙貼合手腕, 同時展現Cartier卡地亞身為頂級珠寶世家,將心意藏在細節裡的巧思。
 


 

 

PANTHÈRE
體現動物靈性的精巧設計


Panthère美洲豹與Cartier卡地亞的關係始於1914年Louis Cartier與他的繆思Jeanne Toussaint的邂垢,被稱為美洲豹女士的 Jeanne Toussaint後來成為了Cartier卡地亞最重要的珠寶部門總監,期間創作了無數以美洲豹為靈感的珠寶作品,開啟了 Cartier卡地亞珠寶歷史上的黃金年代,美洲豹的形象也就此深植在Cartier卡地亞的品牌基因裡。從平面的斑紋圖樣到呈現靈動立體感的毛髮鑲嵌( fur setting ),Cartier卡地亞的工匠想盡各種方式呈現美洲豹的靈性,在1983年問世的Panthère美洲豹腕錶,甚至沒有出現任何美洲豹圖樣或斑紋圖騰,而是將美洲豹流線型的身姿與矯健的動作概念化,注入錶盤的圓潤線條與錶鍊的靈巧機關中,將美洲豹的生命力完全融入設計之中。
 


 

 

BALLON BLEU
致敬夢想與蒼穹的完美弧線


1783年,人類航空歷史上著名的孟格菲兄弟在凡爾賽宮讓一架藍色熱氣球升空,成功飛翔了8分鐘並安然降落,預示了人類在未來翱翔天際的可能,法文裡熱氣球Montgolfière的詞源就是來自這對完成人類夢想的實踐家。2007年,Cartier卡地亞回顧了這段偉大的歷史,將蒼穹與熱氣球相應的弧線打造為「Ballon Bleu」腕錶的設計要素,採用雙凸面圓形設計,巧妙平衡作品線條和立體感。藍寶石水晶凸面和上鍊錶冠與錶殼完美契合,錶冠護蓋與設於三點鐘位置的金屬圈相連,呈現流暢的線條。Ballon Bleu 的完美弧線在機能上舒適貼和手腕表面,在靈感上象徵了人類夢想的無限潛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