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塌塌米做成家具
法國設計大師 José Lévy
詮釋日式的恬靜閒雅

Moving Tatamis
by José Lévy

我會帶著玫瑰在世界充滿歡樂,
知更鳥築巢的時候回來。
—— Giacomo Puccini〈蝴蝶夫人〉

著名的歌劇〈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以日本長崎為背景舞台,描寫了一段東西方交會,動人而淒美的愛情故事,全球超過10部電影以〈蝴蝶夫人〉為原型拍攝,這個故事充滿著西方人對東方異國神秘色彩的想像也反映著東方人嘗試西化的落差與衝擊。

 

Moving Tatamis
by José Lévy

至今保持良好的許多日本傳統文化和生活,成為西方世界窺視遠東瑰異色彩的好奇心一種古老,神秘又美好的好奇心。在2016年的 MAISON&OBJET Paris 中,透過傳統的塌塌米 Tatami,法國全方位設計師 José Lévy 也詮釋了這種和洋交融,恬靜閒雅的新日本設計。

由日本知名的建材大廠 DAIKEN,邀請法國全方位跨界設計大師 José Lévy,以 DAIKEN 獨特的日本和紙塌塌米為元素,結合上等的木材和日本傳統的漆器工法推出一個名為 “Moving Tatamis” 的塌塌米家具系列。

 

Moving Tatamis
by José Lévy

這種以極薄的傳統日本和紙捲制編織的塌塌米,比傳統以蘭草編制的塌塌米更不易斷裂,不易磨損,防塵,防潑水,而且多達15種色彩選擇的特性,對於向來擅於與時尚精品和高端家具,家飾品牌合作的 José Lévy 而言,是一種完全符合現代時尚生活訴求絕佳的精緻材質。

這個線條乾淨俐落的家具系列,讓人想起法國20’、30'年代傑出的家具設計大師 Jean-Michel Frank 那些簡約,優雅,低調的家具,看似樸實無華的材質,卻是精心繁複打造的細緻。■

 

Moving Tatamis
by José Lévy

 

 

All Photos © José Lév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