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出門沒關係
PPAPER讓你與6部日本電影獨處
(上集)

(左)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
(右)幸福湯屋

 

不想出門沒關係,PPAPER為你整理6部日本電影,看完除了暖心,估計衛生紙盒也空了。

 

各不一樣主題,劇情方向 有的濛濛細雨下著人生目標(『言葉之庭』2013),有的吃掉胰臟諷刺生死(『我要吃掉你的胰臟』2017),有的小火慢熬家庭湯屋(『幸福湯屋』2016),有的巧手編織自由愛(『當他們認真編織時』2017),有的揭露無人在意的真實生存(『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2004),有的長談日記中生活酸楚(『海街日記』2015)。

 

此刻,你可以放下手邊工作,找個舒服的位置或坐或躺,準備充足的面紙在身邊,跟著PPAPER的腳步,進入日本電影世界。

 

 


 

小火慢熬家庭湯屋-『幸福湯屋』
湯を沸かすほどの熱い愛

PPAPER編輯部一致喜愛的感人電影,2個小時故事,7次眼淚禁不住流下來。

 

導演:中野量太
主演:宮澤理惠、杉咲花

經典台詞:

「要是決定了目的或目標,就必須朝著那個方向前進不是嗎?」—向井拓海(松坂桃李飾)

「不要逃避,你可以的。」—幸野雙葉(宮澤理惠飾)

「她讓人覺得 ··· 什麼都願意為她做,我想這或許是因為她為我們做了更多倍的事吧。我想大家或許,也都是打從心裡這麼想的。」—滝本(駿河太郎)

 

幸野雙葉(宮澤理惠飾)

 

劇情介紹:

[有雷,請自行斟酌閱讀]
幸野一家有著經營日本傳統湯屋的歷史,因為父親(也就是老闆)突如其來地消失所以停止營業,而他隱沒的原因是和位酒店認識的女人離家出走。母親-雙葉則靠著女性堅韌毅力養育女兒-安澄,一天,不幸得知自己罹患癌症末期,所剩不到半年生命。

 

 

幸福湯屋,溫度從0度緩慢上升至100度,最終蒸發(以雙葉角度出發的劇情線):

10°C- 得知女兒被學校同儕霸凌,告訴她逃避解決不了問題,必須學會獨自面對。

35°C- 帶回丈夫外面生的小女兒,用愛融化被生母拋棄的她,並讓她在懷抱裡得到依靠。

50°C- 再度開啟澡堂生意,除了因為這是與丈夫的起點,還有幫助他擺脫頹廢、洗刷過往髒污,也為幸野一家的未來訓練獨立自主之能力。

65°C- 一趟覓食高足蟹的旅途中,讓一位正在迷失的青年清楚明白時間是如此可貴,人生是如此美妙,該緊緊抓住。

80°C- 跟女兒-安澄說出了隱藏15年的秘密,使一位神秘客心中充滿激昂與無限感動。

99°C- 堆疊的秘密和衝突逐一解決,幸福湯屋擁有最緊密的愛。

100°C- 蒸發(死亡)。

 

 

滾燙的愛、無私的付出,雙葉使原本支離破碎的家庭團結,不論其中有無血緣關係,各個利用行動散發 面對霸凌的「勇氣」、和煦的「報恩」、知錯後的「改變」、含淚說不出口的「感謝」、與實踐目標的「魄力」,種種這些,回報給幸福湯屋老闆娘-雙葉。

 

 

人生偶爾有迷途的時候,但終究能夠釐清方向,人生總有跌落谷底的時候,但終究有權益重新來過,幸福湯屋,心只要在一起,即是幸福。

 

 

© 幸福湯屋

 


 

揭露無人在意的真實生存-『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
誰も知らない

改編自1988年日本巢鴨兒童遺棄事件- 一位母親和不同男性友人共生下4個小孩卻棄養的故事,雖電影內容使我們感到壓抑,可是竟殘酷、真實地發生過,所以我們更該直視面對,不要忽略或輕視它。

 

導演:是枝裕和
主演:柳樂優彌

經典台詞:

「我就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嗎?」—媽媽(江原由希子飾)

「你們說,真的有聖誕老人嗎?」
「有的,他可以到日本的每一個地方。」—孩子們晚餐時天真地對話

「要不你和警察或著社福單位聯絡?」
「那樣的話,我們四個就不能在一起了。 我們以前經歷過,糟糕透了。」—明 與便利商店店員對話

 

 

劇情介紹:

[有雷,請自行斟酌閱讀]
開頭,媽媽與房東簽訂房屋時,謊報只有她與一位12歲孩童-明,沉沉皮箱裡,隱藏了另外異父同母的3個孩子-京子、茂、與小女兒 雪。過於浪漫的媽媽一心追求自已幸福,拋棄孩子,留下 明 一人照顧弟弟妹妹。四人沒有戶籍,見不了光,更上不了學,小小房間,淩亂無章。明 在有限金錢下,煮飯買菜,打理好弟妹生活起居,努力當個成熟穩重的「大人」。久而久之,每餐都只能仰賴泡麵,如果吃不飽,便把米飯倒進麵湯裡,又是一頓。

 

 

城市燈火輝煌,人群熙熙攘攘,明 與小妹 雪 行走街道上,他們面臨的困境,又有誰知道?

 

 

度過聖誕、新年,迎接春天,轉眼再到夏天,已經停水停電,垃圾堆滿一地。其實一路上有兩位人士的幫助,一個便利商店小哥,將快過期的壽司送給 明,一個公園認識的女學生-紗希,約了中年大叔做了「那檔事」,爭取到的錢也送給 明。儘管如此,幸福好像從來沒接近過 明 一家,一天,小妹 雪 站在椅子高處欣賞風景,不小心跌落,沒有錢,沒有藥,而她最後不省人事。

 

 

埋下 雪,從四人變三人,明、京子、茂的日子繼續過著。媽媽的離開,一去不回,絕望無援,無人知曉。然而,這最黑暗層面,是人們「知曉」,卻裝作「無人知曉」。社會你我的忽視,砍斷孩子們拼命往外伸的觸角,殘留對於生命的疑惑與無奈,世界這麼大,而他們看見的、吸收的連米粒大小都不到。

 

電影最後一幕停在美麗瞬間,至於之後如何,

無人知曉。■

 

 

© 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