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以時尚為標準計算
《關於時間:時尚與存續》展

(左)1885年黑色訂製禮服
(右)Yohji Yamamoto 1986年的黑色羊毛大衣

 

滴答、滴答......下課前的五分鐘總是過得特別久,但是下課中的五分鐘卻飛奔流逝。這麼一說,「時間」其實是一種主觀意識,人們感覺到的一種連續性,不能度量。

 

原定今年57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展覽的《關於時間:時尚與存續》(About Time: Fashion and Duration),由於疫情決定延期至1029,而主辦單位先將展出的衣裳透過網路釋出,讓人們欣賞那精細入微的服裝細節。展覽主題環繞著名法國哲學家-亨利·柏格林(Henri Bergson)的延綿理論(la durée),追朔超過一個世紀,從1870年時日至今,探索服裝是如何完美整合「現在」、「過去」、和「未來」,既呈現線性的變化及改革又保有週期性的循環現象,說明「時間」對於時尚來說,沒有單位,不可計算,過去和現在是並存,也是永恆的。

 

(左)1895年Mrs. Arnold縫製的羊腿袖禮服
(右)2020年Alexander McQueen象牙白禮服

 

同時,也希望透過此展覽發人省思與探討下個十年內必定會持續影響時尚圈的「多樣性」、「包容性」、「可延續性」、「可追朔性」、「透明度」、「壽命」、「合作」以及其他道德問題。

 

整體時間線由120個時裝所構成,在兩個相鄰的展廳中展開,而雙展廳皆被製造成巨大時鐘面,以「一分鐘,兩套服裝」的原理組成,兩套服裝是在不同時間背景下,以主題、輪廓、材質、圖案、技巧、裝飾...等作為連結,一個強調線性,另一個則是週期性。

 

現在,時間暫停,一起來捕捉時尚走過的腳印。

 


 

 

左圖為1895年,美國Arnold夫人的晚禮服。
右圖為Comme des Garçons 2004-5秋冬的作品。

兩套共通點明顯在於羊腿袖(Gigot sleeves)。羊腿袖起源於19世紀初浪漫主義時期,上端蓬開慢慢在手腕收緊,營造典雅又貴氣的個性。Comme des Garçons另外打破中間剪裁,使其更有層次。

 


 

 

左圖為1902年,Morin Blossier的騎馬外套。
右圖為Louis Vuitton 2018春夏系列作品之一。

Morin Blossier是19世紀由女性所創立的設計公司,專門為歐洲貴族量身打造製作服裝。兩件衣服都是在腰部縮緊合身,精細的繡花作為大面積裝飾,Louis Vuitton則將其改為背心式,俐落之外保留尊貴氣息。

 


 

左圖為1919年左右的晚禮服。
右圖為Comme des Garçons 2012秋冬系列中的洋裝。

 


 

左圖為叛逆老頑童Jean Paul Gaultier經典圓錐形胸圍造型。
右圖為Charles James鬱金香型洋裝。

不知道Charles James的,他是一位20世紀英美服裝設計師,以晚禮服和高度結構化美學揚名天下。

 


 

左圖為Viktor & Rolf 2005春夏的作品。
右圖為Madeleine Vionnet 1939的晚禮服。

蝴蝶結元素貫穿世紀,展露出時尚的循環特性,同樣是蝴蝶結,在不同的時間背景下,擁有不同的呈現方式。

 


 

“She lay there listening. She was happy, completely.
Time had ceased.”

(她靜靜的躺下聆聽。真正的快樂著。
此時的時間,停止了。)

—Virginia Woolf

 

時尚與時間息息相關,它不僅反映了各時代的精神,並演化、發展成經典。■

 

 

© The M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