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食物攝影師 嚴葳
Somefood & Something Else
紀錄台灣飲食之美的生活感鏡頭

台南 泰成冰果室
photo by 嚴葳

比大比搶眼,寫著各種銅板小吃的廣告招牌,其實是台灣生活感的日常景象,滷肉飯、蚵仔煎、臭豆腐......各種攤位豪氣地沿街鋪設座位,有的大聲吆喝,有的只靠門口大排長龍就證明自己很有料,如此接地氣的飲食人文成為台灣最美風景的一部份。

出生台南的食物攝影師 -- 嚴葳,徹底發揮台南作為台灣美食重鎮的精神,不僅愛吃也愛自己動手做,更把對吃的狂熱透過鏡頭傳遞每道料理最誘人的面孔,個人網站「Somefood & Something Else」上非商業創作透露著空靈卻有故事性的生活感,像是日誌般,將日常坦蕩蕩地呈現在底片上,即使她很清楚作為食物攝影師兼造型師可以讓食物變得多花俏動人。

 

photo by 嚴葳

「我想記錄的其實是中華料理,除了容易被拍美的西式、日式料理外,中式甚至台灣的料理也應該得到同等美麗的肖像權」個性爽朗的嚴葳透過樸實的鏡頭憑著感覺捕捉最有台灣生活感的飲食印象,台灣料理的美就在這不造作的成像裡緩緩流洩。

 

photo by 嚴葳

 


 

訪談
PPAPER

嚴葳

 

請介紹一下您自己,特別是職業背景的部分,您一直都是從事攝影工作的嗎?
英文系畢業後,一直想往平面設計師的身份前進,但不知是天性懶惰還是天資駑鈍,沒能轉型成功,卻在幾次人生發亮的決定性瞬間,發現攝影這條路,發現攝影從構圖到最終成像,也是種平面設計的過程,從此心就許給它了。

發現一條路跟走不走得上去,真是兩回事,所以在認真以此為業前,當過咖啡店打破很多東西的外場,去台東住了一年試圖做點平面設計,寫了些生活雜誌的採訪外稿,待過拍食物短劇的片場當美術,偶爾接點翻譯案件,也在台北文創產業當過行銷企劃,在這些流浪期間也持續地接著攝影助理的工作,提醒自己莫忘初衷。在打了各式的零工之後知道我真的沒有別的才華了,可以專心點了!就走上攝影之路了。

 

台南 慶平海產
photo by 嚴葳

怎麼會想以食物作為主要的拍攝對象?
我想因為我是台南人,太愛吃。貪吃之餘也貪煮,所以其實也曾經掙扎要往餐飲廚藝界發展。食物攝影大致可以分成兩個部分,食物造型和食物攝影。

食物造型就像拍時尚雜誌照,會需要一個造型師和彩妝師去打理模特兒的衣著妝法,拍食物也是,需要有個人打理盤中飧的樣貌。例如今天要拍一盤番茄炒蛋,番茄要怎麼切?蛋要怎麼炒?炒好之後要灑個綠蔥嗎?要蔥段還是蔥末還是捲捲蔥絲?要放在什麼容器裡?雕花的瓷盤還是陶鉢?要放在怎麼樣的桌面上拍?斑駁的木桌還是鋪個素雅桌巾?搭配什麼餐具?放久了番茄會出水,時間要怎麼掌握?想要它冒煙嗎?這都是食物攝影再進行拍攝之前關於造型上的思考與工作,也是影像成敗的關鍵,因此在國外的正式商業拍攝,通常會有一位具備廚藝背景的食物造型師,搭配攝影師一起工作,但也有少數食物攝影師是從進廚房到進攝影棚的一條龍全部自己包辦。

所以當我發現了攝影,然後發現攝影界裡有食物攝影這範疇,再發現還有食物造型,就覺得這不是天賜良緣強效二合一的工作嗎?都是我喜歡的事嗎?全部都來吧!我想當那一條龍。所以與其說多年前我立志要當攝影師,其實是多年前,我就立志要當食物攝影師。

 

台南 莉莉冰果室
photo by 嚴葳

你認為拍攝食物除了食物本身外,最重要也必不可少的元素是什麼?
首先是光線,想像一下在辦公室日光燈管下吃牛排,跟在揚著白色窗簾的大片落地窗旁,吃著尼斯沙拉,真的有差。佛要金裝,食物也要一點衣裝,也就是剛提到的食物造型,一份番茄丸子義大利麵被抓一坨丟進粉紅色塑膠碗裡,跟被捲成山丘擺在厚的白陶盤上,撒上些芝麻葉,在削上帕瑪森起司,是否也有差?所以各種合理合襯的道具和裝飾們也必要。

拍攝食物跟拍攝景觀有什麼不同?
對我而言,其實沒有太大的不同,靜物攝影都是一種心像的反射,經過山水覺得美覺得孤寂,拍下來就是又美又孤寂的樣子,上桌吃飯覺得這也太好吃了,拍下來就是好吃的樣子。我也想信每件物體都有張臉,如果要拍攝,就要把它最好看的那一面記錄下來,像拍漢堡就不會從它頭頂拍下來,因為它頭頂只是禿,最誘人的姿態是在那流瀉的側臉。如果遇見海洋,可能會想找一個山頭爬高,從高點的角度往下拍它,因為我喜歡它寬容遼闊的樣子。看到什麼感覺到什麼,就會想拍出那個樣子。

 

photo by 嚴葳

台灣是美食天堂特別是台南,剛好你也是臺南人,也先好在日本、英國待過一段時間,身為一位食物攝影師,能不能分享你自己對台灣飲食文化的見解?有沒有什麼特色是台灣獨有的?
日本的東西真的普遍好吃,但傳統料理生冷食物多,如果有熱湯常常偏濃鹹。英國真是我進食最挫敗之地,不知道為什麼豬肉會臭、海鮮不鮮,還是因為我沒錢?至於台灣,我在異國流浪的時候,常想起的是各種湯,各種清湯,我在一間台南巷子裡的小麵店,喝過一碗湯,是指有點乾麵時才會送的,不賣也不能外帶的清湯,用白色的小碗裝來,只撒上幾顆芹菜珠,但是真是好喝,純粹鮮甜,很自信地使單一食材,坦蕩蕩到好像喝了這碗湯,什麼細碎煩惱都能被沖散了。雖然台灣飲食文化最特別之處,應該是多元移民社會帶來的豐富口味,但最常讓我感動的,是灌入了台灣人良善性格的篤直食物。

成為一位專業的食物攝影師後,自己對「吃」這件事有沒有什麼改變?
吃的部分沒改變,最喜歡的還是溫暖好吃的家常菜,但對拍照比較有改變,就是平常出門是決不帶相機的(能不揹就不揹,好重啊),所以大部分日常吃時的照片都是手機拍的。

 

photo by 嚴葳

請與我們推薦三間在你心目中最棒的餐廳。
因為我是台南人,所以我就說些台南的小吃店或餐廳,不知道是不是最棒,但是最常吃的。

- - - - -

寮內 是一間在巷子裡的小麵攤,提供只送不賣好喝大骨頭湯的那間店,店裡只有三張桌子,白色餐桌像書桌一樣乾爽從不黏膩,給客人的餐具也是乾淨到都不用擦,最容易沾手的辣椒油罐子,總是發亮不留漬。我每次來一定會點的是酸菜炒麵或乾麵在切一些滷味。店裡的每種食物食材都有性格老闆娘的堅持,營業時間也性格,只有中午和傍晚個兩三小時,到休息時間絕對準時收工,絕不寬貨,因為她好累,肚子餓了要去吃飯了,也常有不定期休業,因為要跟里民們去旅遊,中午打去想定外帶還會被罵,因為怎麽可以在她最忙的時候打擾她,太帥氣太可愛,好喜歡。

光 蝦仁肉圓 是近期新發現的小店,主食就是斗大字寫著的蝦仁肉圓,菜單上其他就是各種清湯,我最常點的是綜合湯。他們的蝦仁肉圓好像就只有一鍋蒸籠在蒸,所以每次客人來,不是直接點數量,而是問還剩幾粒,爐上這龍賣完,就要再等15分鐘。這裡蝦仁肉圓的皮還保有米漿甜味,最後林上的醬油膏,應是有加火燄蝦殼一起煮,所以散發著高湯般的甜香,綜合湯可以滿足每個貪食的胃口,裏頭有接近魚冊的軟魚丸,不莫名硬脆的貢丸,魚血依附比例剛好的魚皮,再加油條,一起煮在魚骨高湯裡,我非常喜歡。

 

光 蝦仁肉圓
photo by 嚴葳

梅鑫海產 是間很長的路邊攤,因為他電所在的路很長一條,一旦客人多,會沿著馬路一路柏下去。雖然是路邊攤但服務和食物絕不隨便,雖然看起來一團混亂,但變成熟客後就會了解其中的隱規則。首先,要在人潮洶湧中找到那個走路很快的帶位小哥,就只有他可以精準地記得來客順序,並在最短時間內,不知從哪裡滾出各種大小的紅圓桌板,開桌角,架卓板,上轉盤上餐具,一氣呵成,他會告訴你一組桌號,記得這個桌號,就可以去人潮洶湧的海產櫃旁邊點餐,通常也要找到一位點餐大哥,報上桌號後開始看海鮮,因為沒有菜單,所以得和大哥一樣樣討論決定煮法口味後,完成點餐。

開始吃各種海鮮後,桌面容易一片狼藉,他們總能有服務人員,在客人正要覺得髒亂時準時出現,手腳俐落地換盤清桌,不到一分鐘,整桌歸零可以繼續吃。坐在晚霞或夜空下,吹著涼風,看著路上的車衝來衝去只覺得愜意,因為這裡的海鮮新鮮,炒飯裡有大塊的草蝦仁,草野菜也好野,什麼都超級生猛的。

- - - - - 

你覺得生活中最幸福的時刻是什麼?
煮了很好吃的飯菜大家都吃光了,然後料理者本人可以不洗碗的時候。■

 

梅鑫海產
photo by 嚴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