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 Romussi
用當代刺繡編織想像空間

Pa de quatre, Dance (2017)
by Jose Romussi

 

"How can I begin anything new with all of yesterday in me?"
我該如何開始去創新的東西,如果我僅僅沈溺於過往?)
—Leonard Cohen, 《Beautiful Losers》(美麗失敗者)

 

處女座的 Leonard Cohen 是全然的 Chelsea Hotel。摩羯座的 Patti Smith 是 Chelse Hotel 與 East Village 東村的混種。天蠍座的 Jeff Buckley 晚到 East Village 了一點,卻又走得太早了點。最年輕的雙子座的 Lana Del Rey 很布魯克林。

這些讓我們多少次在夜裡將靈魂完全獻給他們的音樂人、創作者、藝術家、革命家、仙女......他們都不是紐約人,但都深深地沾染上關於紐約的魂,滿足了我們對於紐約一種無以名狀的癮頭。酷的。態度明確的。管他們的。假裝漠不關心卻有人性的。不需要那麼精確的。過去與當代的。游移在灰色地帶的。或許是關於紐約的灰成就了傳奇,而這傳奇也依舊在演化轉進。

 

Nijisky and Tamara Karsavina, Dance (2017)
by Jose Romussi

 

出生於智利,Jose Romussi 從小跟著母親四處旅行,或自己在街上亂跑,或看著母親教藝術,教會畫。長大點,Jose Romussi搬到了紐約,在那裡工讀景觀設計。2010年,Jose Romussi 決定要成為一名藝術家,從拼貼 collage 的創作方式開始摸索,概念、媒介、質地,Jose Romussi 不是科班出身,但他有來自母親的恩賜,而身邊的朋友都是老師。

在摸索的過程中,Jose Romussi 開始用就報章雜誌上的照片為基礎,在其上施加嵌花(appliqué)與刺繡工藝,大膽地賦予那些看似被遺忘的無名過往新的生命色彩,就用他自己的靈魂,用他手中的一針一線,讓這些過往再度活了起來,但未必需要名字。

 

Jose Romussi 的工作室
Jose Romussi 創作到一半的作品

 

一如一個真正的創作者必然會被那關於紐約的灰影響,Jose Romussi 創造的是一個不存在時間概念的灰色平行宇宙,他將過去與當下結合,「我希望替那些已經存在的事物帶來新觀點,然後在這個當下創造一個時刻,獻給那些被遺忘的事物,無論它們是什麼」。

「所有的表象都是可穿透的。」目前活躍於柏林的 Jose Romussi 如此說道,他依舊摸索著以心入針,自我表述的可能方式。■

 

Mary Ellen Moylan, Dance (2017)
by Jose Romussi
Dance (2017)
by Jose Romussi
Dance (2017)
by Jose Romussi
Yellow Dance (2017)
by Jose Romussi
S.N Dance (2017)
by Jose Romussi
New Serie (2017)
by Jose Romussi
New Serie (2017)
by Jose Romussi
Jose Romussi's first project
Jose Romussi's first project
Organic (2016-2020)
by Jose Romussi
Organic (2016-2020)
by Jose Romussi
Organic (2016-2020)
by Jose Romus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