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E專欄|一隻看著遠方的希望鳥

 

我的小叔叔在微信的家族聊天室中,提出過一個關於極限的問題:假設我們跑100公尺需要10秒,如果再努力一點,是不是可以跑再快一點點,即使只是0.001秒,那麼再下一次,是不是就不需要10秒就跑到了100公尺,如是向我們的極限推進,人類是不是真的可以用接近0秒的最短的時間跑完100公尺?聊天室中沒有人回答他,大家轉而去討論堂妹的街舞課程了。

 

 

其實我是這麼想的,不僅是再跑快一點,更可以是再跑遠一點,10秒鐘可以跑更長的路,同樣的體能與力量,我相信人類總是可以做得更多。

 

 

自古以來,人類不斷地挑戰自我的極限,現在的我們,生活更便利,壽命更延長,旅遊更容易,知識掌中握,權利更平等,戰爭疾病相對減少,我們這一代出生不再擔心水電,我們下一代的孩子上網和呼吸一樣自然,更懂得自由的真諦,雖然我們面臨的問題還是很多,生存的壓力也的確很大,但是人類的生命品質和千年前百年前的過去相比,絕對是大大的進步,更多的人類現在追求的都是心靈提升,生死存亡都是哲學課題。

 

 

這樣的千年成長,有如把那10秒鐘的極限持續地往前推,只是這不是一個人的力量完成的,是人類共同努力寫下了歷史,為後代鋪設了未來,我們每一個人對於自我的人生用盡全力付出活過,都是為了創造未來,即使那個未來沒有現在的我們。

 

 

一個人的極限是有限的,但全體人類的極限是無限的。希望是什麼?希望就是極限的盡頭,而我們都在路上,看著遠方。 ■

 

 

Artworks by Eric Ravilious (1903 – 1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