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E專欄|人生新樂事

 

古人說,人生四大樂事為: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

在過去的時代裡,活著是照著階段性發展的,什麼成就都還沒來得及有的時候,年紀到了,就可以先結婚生子,完成傳承的目標;如果要把自己推向高一點的社會階級,就得要通過科舉考試,謀個一官半職,從藍領跨到白領;然而科技尚未來臨的時代,人們靠天吃飯,隨著環境求存,若是遇到干旱,就像現在這樣,當然日夜都要祈求及時雨降臨;若是離鄉背井出外打拼闖天下,最希望能夠在異鄉見到熟悉的面孔,得到值得信任的溫暖慰借,沒有什麼能夠比得上一位記憶中的好友。

 

 

人生照著階段來活,以不是太快的速度,累積著自我的成就,成就得來不易,所以也更懂得珍惜,不敢輕易放棄。

但是,現代的人都說自己是活在當下的,朝聞道,夕死可矣,把整個天下掌握在自己手上,不到一秒的搜尋,就得到了十年寒窗苦讀的知識;不用以真面目示人,就得到了上千名友人的關注;遊走天下是輕鬆的旅行,是自由的學習,是對於未知的探索,是最便宜的機加酒在最好的時間網購下單;即使是不可控制的天氣,不管是天災還是人禍,都有著科技系統提醒著我們趨吉避凶,大不了不要出門,宅在家中小天下。

 

 

生活是片段的,但是每個片段都是垂手可得的最便利與最實惠,輕鬆自在的每一天,累積出了標準值得的平凡,於是我們為著沒能夠更好活而苦悶著,一心一意期許著片段中可能發生的小確幸。

 

 

今天的四小確幸是:早餐買到最後一份燒餅夾蛋。暗戀的人在你的臉書按贊。電腦死而復生檔案都還在。失眠時玩手機遊戲終於破關。

 

 

這個世界好像越來越不特別了,即使有錢的人更有錢,仍是與窮人們共享著最沉重的空洞與無奈。所以,重新定義人生的快樂,變得無比重要,生活的方式,不是只是快慢的問題,也不是只是大小的問題,更不只是多寡的問題。這是一個重新思索意義的時刻,誰能夠給一個新定義,誰就是這個時代的新領袖,不論是感情,工作,市場,人生。 ■

 

 

illustration by Adelina Liri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