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記憶是一種形狀
波蘭塗鴉藝術家 SEIKON
用幾何在城市鄉間留下他的記憶

Gdynia, Poland
by SEIKON

 

塗鴉,一個生於街頭,遊走在法律邊緣的藝術形式。年輕人玩塗鴉的理由種種,反體制的真心或是漂亮話、釋放血氣方剛的創作出口、這樣很酷的態度宣言……撇除理由,年輕人的塗鴉是一股新鮮的能量,青春無敵,即便事後必須不甘願地收拾殘局。塗鴉與藝術的一線之隔,說來輕鬆卻是千里之遙的一大步距離,所以我們在街上看到很多塗鴉,卻只有一個 Banksy。

 

Swidnica, Poland
by SEIKON 

 

SEIKON,一個來自波蘭的年輕小伙子,在街上畫掉許多光陰——旅途中不經意的一面牆,在城裡在山中在無人活動的被遺棄之地,眼中的風景成了一片畫布,SEIKON 用抽象的幾何線條留下他的記憶,並且將其發展多年的個人繪畫風格進化架構成立體雕塑,甚至搭配光線與聲音讓作品活起來,像是生於自然的無機物,寧靜地不與萬物爭而是隱身其中。

 

SEIKON 於格但斯克一處廢棄牆面的創作
Gran Canaria, Spain
by SEIKON

 

塗鴉青年與藝術家的一線之隔,或許在於堅持與態度,就如 SEIKON 所言,他會一直畫下去。

 

Bucharest, Romania
by SEIKON

 

 

訪談
PPAPER

SEIKON

波蘭塗鴉藝術家

 

請跟我們分享你作為藝術家的經歷。
我來自波蘭,12 歲的時候就開始塗鴉。隨著時間過去,我的塗鴉文字演變成抽象的有機形體,然後在 Gdansk(格但斯克)美術學院就讀期間又轉變成完全地幾何。我大部份在戶外創作,在很大的牆面上,或是在廢墟里的一個小地方。我籌備展覽,然後也和我們一個鄉間藝術企劃 Rurales 合作。

 

Katowice, Poland
by SEIKON

 

創作概念的三個關鍵字?
旅行、觀察、色彩。

曾經因為塗鴉而陷入麻煩之中嗎 ? 比如說,「 非法 」破壞他人建築?
有的,有的,我年輕的時候有過幾次,大概都在剛開始畫的那 時候。你知道的,愛塗鴉的年輕人,要不惹麻煩太難,哈哈。現在我比較小心了,不過每年還是難免會出包。

從平面創作到立體雕塑,甚至加入光線與聲音等元素,在這個轉變過程中你有沒有創作的根本基礎,從來沒改變過的?
我一直在不同的架構中發展我的風格,比如說畫布、雕塑、裝置,有一些基礎的東西,比如說某些形狀或是創作過程,只歷經些微的改變。與其說是改變,更該說是延伸。我經常以特定的形狀為出發點進行創作,然後發展它們、深入至細節裡。無論是在大的企劃或是比較小的創作都是如此。

 

"Tri"
by SEIKON 
"Odyseja"
by SEIKON
"BLACK 01"
by SEIKON

 

不工作的時候都做些什麼?
不工作的時候我總是把時間花在工作室以外的地方,去看海、看山,我喜歡大自然也喜歡探索其他文化。我不是那種攤在家甚麼也不做的類型,我希望將創作與生活連結,而畫畫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在空閒的時候也很自然地會想作畫。

你想要怎麼被記得?
這我沒想過不曉得,不過我的人生目標是不斷地畫下去。 ■

 

Stary Bubel, Poland
by SEIK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