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E專欄|你與我的安全距離

Photo by Marc Riboud

 

我的易經老師曾經告訴過我,人類史上有些發明,其實大大地改變了我們與大自然共處的法則。好比說人類發明了電燈,改變了白天與黑夜在一日之間各自佔據的比例,電燈照亮了黑夜,白天被延長了,我們在晚上不只休息,我們工作,我們娛樂,我們夜不眠,把自己變成了晝伏夜出的動物。

人類發明了網路,建構了虛擬的大世界,在電子訊號的數位海洋裡,只要不受到管制,我們就可以恣意遨遊,當個自由衝浪者。在這個世界裡,資訊是共享的,內容是共享的,任何可以轉換成數位解讀的符碼都是可以共享的,我們可以在這個世界建立多重身分,打破實體世界的規章,不受實體社會定律的約束生活著,更遑論白天黑夜的自然定律。

 

Photo by Marc Riboud

 

人類在交通上不斷地大躍進,火車的發明讓陸上的移動變得更快速寬廣,飛機的發明讓地球變成了小村莊,我們醉心於挑戰太空,掙脫時間的束縛,網路的日新月異,加上智慧型手機的隨身隨地,更讓我們的眼睛能夠同步看見,耳朵能夠即時親臨現場,讓想家的心先到家,陌生的人與我們也不再有距離。

沒有距離的結果從大規模的遷徙,像是為了開墾新大陸從非洲輸入廉價的勞工到美洲讓他們變成奴隸;像是為了有著更好的前途與發展,人們從鄉村走向城市,從貧窮的國度走向已開發文明讓自己變成新移民;像是為了遠離戰火保護下一代生存的權利,從槍林彈雨的出生地走向一牆之隔的安全地域,重新試著接受教育或是僅僅活下去。人們離開了他們熟悉的文化,到了陌生的文化去學習,才發現即使身體能夠更靠近,共享一塊土地,思想仍是無比遙遠。有些距離的拉近,不知道需要多久的時間,也許永遠都不會發生。

 

Photo by Marc Riboud

 

這個逐漸沒有自然屏障劃分的世界,地理只是知識不再是阻礙,人們身體的移動不再受到限制,人們思想更是自由開放,而人們的心,卻開始不安。那個曾經讓我們以為可以保護我們的安全區域,本來應該是天經地義地存在於全世界的,除了少數我們所知不開放的國家,封閉的區域,這個世界在文明進化的過程中,應該是讓人們活得更自由平等,更有尊嚴更能享受幸福,但是,現在,卻是深陷混亂。

在 Maslow 的需求理論當中,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被滿足後,就是安全的需求,愛與歸屬的需求,再上去才能談到尊嚴與自我實現。而現在,在我們所有人類深陷的混亂當中,我們食不安,夜難寢,安全距離被打亂,愛情裡滿是創傷,尊嚴重建於回春科技,同時更多人卻要透過犧牲不管是自己還是他人的生命才能換取自我實現或是生存的意義,許多人去革命,更多人被革了命,我越來越不了解每個國家每個階段,高喊口號求新求變,是否真能夠為未來許一個簡單的真心與安穩?

 

Photo by Marc Riboud

 

地球之所以長成這樣,有她的限制與理由,這個世界上種種的文化,需要很長的時間累積出來,因此也不會轉瞬間就被同化,而這世界上許多人的思想永遠不會相同,只有真心尊重彼此,才能遑論時空,建構出你我之間的安全距離。

我們已經來到新的一年,這一年,要更努力地揚棄戰爭,付出愛。 ■

 

約翰藍儂 John Lennon & 小野洋子 Yoko Ono

 

 

ADVERTISE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