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玩具店到藝術經濟
東區THE LITTLE HUT
小小基地的藝術大夢

 

(此文刊登於2019年3、4月號《PPAPER》雜誌 Nº202)今年的台北很藝術。先是文華東方酒店在去年底展開第一次關於潮 流藝術的「ALL THE RAGE」展覽,接著台北第一次的當代藝術博覽 會就吸引了大量參觀人潮也創下了良好的銷售紀錄,同時潮流藝術界 大佬 KAWS 成為坐入中正紀念堂廣場最「大 」的人物,緊接著三月 最有性格的神秘街頭藝術家 Banksy 的作品首次在台北舉行拍賣與展覽,短短不到半年台北藝術圈已然熱血沸騰,而我們也注意到藝術圈的風氣正在開始改變。

 


Paradise Toyland原先是在台北東區裡的一間玩具店,隨著店內舉辦過幾次展覽也開始近一步協助藝術家生產與推廣藝術設計玩具,11年後Paradise Toyland有了另外一個身份—THE LITTLE HUT,除了是一個嶄新的展場空間外更是一個匯聚當代潮流藝術的推廣基地,不同於藝術家與藝廊的依附關係,THE LITTLE HUT與創作者之間更像是並肩的夥伴,共同的目標是開發亞洲這塊尚未成熟的藝術市場,讓更多人接觸藝術而喜歡藝術,並讓全世界都感受到亞洲正在爆發的創作能量。從收藏、販售到成為藝術家與大眾以及市場溝通的橋樑,在充足的產業知識背景下成立的 THE LITTLE HUT 的理想是世界級的,順應著台北愈來愈國際化且年輕化的藝術風氣更拉近了夢想成真的距離, 本期《PPAPER》專訪了Paradise Toyland以及 THE LITTLE HUT的Jacky,請他與我們分享這11年來投身玩具產業的所見以及未來。


 

 

訪談

PPAPER


JACKY FU

 

經營Paradise Toyland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後,為什麼後來會去開 THE LITTLE HUT ?

11年前,Paradise Toyland在店內辦了第一個玩具展「TOUMA」,做了幾十場下來, 我們也想嘗試舉辦一些「圈外」的展覽或活動,因為原先舉辦的場地都是在店內,調性和場地都有些侷限,後來剛好有機會跟香港的「HOW2WORK」合作,於是我們就合作創了「THE LITTLE HUT」,專門負責藝術經紀和推廣,也可以固定辦展,算是未來推廣藝術家和設計玩具的基地。 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一切都有可能。

 


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從單純經營玩具店到後來從事藝術經紀的過程嗎?

一直以來,我們沒有刻意想要往哪個方向走,遇到機會想試試看就去做了,比如說藝術經紀,對絕大多數的藝術家而言,除非遇到大型藝廊贊助不然在我們這個產業不會有人做這件事情,多半都是多年來和藝術家相處累積所培養的互信,讓他們願意把推廣工作交付給你。這兩年剛好有這個契機,我們就開始轉往藝術經紀發展。

所以一般藝廊和藝術家的合作模式,跟你們在做的藝術經紀,跟藝術家之間的關係是很不同的。 藝術家和藝廊有很多種合作方式,有一部分的藝術家是簽約的,或是藝廊願意買斷作品。我們的模式比較像是互相配合,跟我們合作的藝術家已經有些知名度了,其他國家的經銷商可能會想找他們,賣他們的玩具、周邊、畫作等等。然而藝術家不是商人,他們可能對合約、數字並不是那麼在行,我們就以經紀的角度去協助他們處理這些事務,在其他國家做推廣。以目前的市場來看,亞洲藝術家的作品比較難打進歐美市場,我們現在也想嘗試這部分,希望能把亞洲藝術家的作品帶進歐美的店舖或是展覽之中。

 

曾於 THE LITTLE HUT 展出的鷲尾友公(Wahiso Tomoyuki)絹印版畫
照片提供:THE LITTLE HU


台灣在玩具設計師藝術經紀這個領域是成熟的嗎? 還是仍在一個摸索的階段?

這可能要分成兩個部分來看,我們屬於次文化,手上經紀的藝術家也都是以玩具設計師和玩具藝術家為主 ; 但如果是純藝術的領域,台灣其實有許多相當不錯的藝廊,這一塊是相當有潛力的。 但是市場規模老實說並不大,很多作品要在台灣推廣會有難度。


台灣這幾年關心和收藏設計師玩具的人愈來愈多,前陣子KAWS首度登台,你有什麼看法?

以大環境來看,大眾對潮流藝術的關注度有所提高,我們樂於看見更多人暸解並接觸這個領域。今年KAWS來的那個週末,在台北同時有多個藝術展覽展開,包含台北南港當代藝術博覽會、台北西華「One Best」、台北文華東方酒店「ALL THE RAGE」等,那個週末對台灣來說是離國際藝術圈最近的一刻。 KAWS帶來的影響力不容小覷,特別是在商業方面。

 

 

Shoko Nakazawa ╳ 有肉 ╳ T-Bone 工作室 , Seedlas 水泥盆器
照片提供:THE LITTLE HUT

現在是個資訊爆炸,訊息傳遞速度極快的時代,你認為設計師玩具現今有什麼重要性?

資訊爆炸的狀態導致大家關心的對象轉變非常快,我們不希望合作或是經手的藝術家會面臨到商品銷量突然爆炸性成長,但是過沒多久熱度卻降至冰點的情況。 當然,市場偏好是我們無法控制的,但我們會盡可能讓作品的銷售穩定一點。

 

你的意思是爆紅的背後代表著比較「不健康」 的市場嗎?
我們覺得這非常不健康,就以 KAWS 之前的「Original Fake」來說,商品在正式開賣後,都是8-10倍在成長,但是前一陣子在中正紀念堂裡面販售的周邊商品,現在能夠出售的價格大概就是原價,因為銷售量變得非常多,缺乏稀少性。


你們是否有經手賣了將近十年,價格卻相對穩定的藝術家?

有一位跟我們合作的日本藝術家T9G,他出道的時間比我們開店的時間還要早,但一直持續在創作,我們希望能協助他走得更久。

 

T9G Rangeas , 照片提供:THE LITTLE HUT

 

T9G Nekotaro , 照片提供:THE LITTLE HUT


THE LITTLE HUT之後也是以舉辦玩具設計師的展覽為主嗎?

一半一半,我們第一個展覽是有「手君」之稱的鷲尾友公,他其實並不算是玩具設計師而是畫家,主要是平面創作,正好去年他跟我們合作的品牌設計了一個新的玩具,距離他上次做玩具已經是12年前了。玩具跟藝術的界線其實很模糊,看你怎麼去看待它。

 

 

設計師玩具和鞋子一樣會被炒作,你怎麼看炒作這件事?

從市場的角度來看,這是推廣作品不可避免的一個環節。但是炒作有很大的風險,比如數量掌控,供不應求的時候市場價格自然會往上,相反地,供過於求的時候,市場崩盤的速度是遠超乎你我想像的。不過,我們十幾年來的原則是絕對不參與炒作,我們還是希望把作品賣給真心喜歡的人。

 

最後,可以跟我們透露一下最近正在進行的案子嗎?

三月會有台、港、日的藝術家聯展,這中間有很多複雜的因素,目前我只能透露這麼多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