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美國編舞大師JEROME ROBBINS
從古典芭蕾創造當代芭蕾

巴黎歌劇院Étoile明星男舞者Stéphane Bullion​​​​​​與女舞者Laura Hecquet
在巴黎歌劇院2018-19季度向美國當代編舞大師Jerome Robbins致敬系列節目
'HOMMAGE A JEROME ROBBINS' 中的舞碼 「Glass Pieces」
©Sébastien Mathé /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1983年,美國編舞大師Jerome Robbins接替史上最重要的芭蕾舞家之一:美國編舞大師前輩George Balanchine,成為New-York City Ballet紐約城市芭蕾舞團的藝術總監,同時創作出這齣極為摩登的極簡主義舞碼「Glass Pieces」。顧名思義,「Glass Pieces」以當代極簡主義音樂大師Philip Glass重複性的提琴樂章為主軸,進行十分抽象、甚至十分暴力、帶有原始部落風的編舞,42位舞者在有如建築繪圖紙的幾何線條感large-scale大型都會方格叢林間以如同常人方式行進漸漸開始舞蹈,舞碼中三個段落,分別展現極微抽象解構、男女互動肢體線條、與純男性陽剛之力,眾舞者們穿上Ben Benson設計依群組搭配多種不同單一色彩的強烈光感運動服裝,在燈光場景設計師Ronald Bates創造的光影巧思下,共同形成令人目眩的震撼畫面,可以說是比摩登還要更現代的超摩登,完全沒有許多其他當代抽象舞蹈的沈悶,即使對舞蹈一無所知或一無所感的觀眾,都很難不被舞碼「Glass Pieces」所帶來的感官視覺盛宴打動。2018年l’Opéra de Paris巴黎歌劇院緬懷美國編舞大師Jerome Robbins逝世20年的系列節目「HOMMAGE A JEROME ROBBINS」,便是以舞碼「Glass Pieces」作為壓軸。

 

巴黎歌劇院2018-19季度向美國當代編舞大師Jerome Robbins致敬系列節目
'HOMMAGE A JEROME ROBBINS' 中的舞碼 「Glass Pieces」  
© Sébastien Mathé /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美國舞者Justin Peck分析說明在New York City Ballet紐約城市芭蕾舞團演出

編舞大師Jerome Robbins創造的舞碼「GLASS PIECES」其成為與眾不同芭蕾舞碼的要素

 

除了超極限主義的壓軸舞碼 「Glass Pieces」,l’Opéra de Paris巴黎歌劇院緬懷美國編舞大師Jerome Robbins逝世20年的系列節目「HOMMAGE A JEROME ROBBINS」還結合另外三段Jerome Robbins代表作,分別是開場舞碼「Fancy Free」: 也就是歌舞名片「West Side Story 西城故事」的雛形前身指標性創作,第二段舞碼以Johann Sebastian Bach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創作出的獨舞「A Suite of Dances」,以及第三段雙人舞碼 「Afternoon of a Faun」。

 

巴黎歌劇院Étoile明星男舞者Stéphane Bullion在Jerome Robbins的舞碼「Fancy Free」

 

巴黎歌劇院Étoile明星男舞者Mathias Heymann在Jerome Robbins的舞碼「A Suite of Dances」

 

巴黎歌劇院Étoile明星舞者Amandine Albisson與明星男舞者Hugo Marchand在Jerome Robbins的舞碼「Afternoon of a Faun」

 

由美國編舞大師Jerome Robbins所創作的舞碼「Afternoon of a Faun」(牧神的午後),啟發自波蘭裔俄國芭蕾舞家Nijinsky尼金斯基創作於1912年巴黎Théâtre du Châtelet劇院首演的獨幕芭蕾舞劇,這齣20世紀初芭蕾舞作品堪稱是讓芭蕾舞歷史從古典轉入現代的先鋒,美國編舞大師Jerome Robbins保留了舞劇中由法國音樂家Claude Debussy德布西創作的同名浪漫樂章,將舞劇中牧神在慵懶夏日午後遇見前往沐浴女神的情慾夢幻,轉換成一對年輕男女舞者學生在排練室中的互動,表演的舞台就是排練室,排練室中那面鏡子是在舞台與觀眾中間,也就是說這面鏡子是虛擬看不見的,兩位舞者面對著排練室鏡子就是面對著觀眾,觀眾透過這面看不到的鏡子,偷窺著這兩位舞者在練舞進行中,對彼此肢體探索的微妙感官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