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荷蘭數位花藝師 Bas Meeuws
diptyque ✕ Bas Meeuws
跨越感官的超然體驗

 

創意是關於感官與感官之間的轉化,就像藝術將語言與情感視覺化,香氛將記憶與夢境透過嗅覺重現。創意也是關於紀錄,一種讓人們在不同時空裡都能相互理解的共同語言。

17世紀珍貴的花卉在荷蘭名門貴族間被視為財富的象徵,受到自然主義的唯物意識形態影響,自然靜物被賦予象徵性的意義,花卉也成為當時弗拉芒(Flemish)畫家筆下的語彙,畫家拼湊在自然界不可能同時存在的物種,讓繪畫成為了富有想象空間的詩。

 

 

來自荷蘭的 Bas Meeuws 憧憬著弗拉芒畫派的浪漫,透過無數張親自拍攝的花卉影像,成為了一名現代的弗拉芒藝術家,由相機取代畫筆,Bas Meeuws 在數以萬計的影像資料庫裡搜索創作素材,在 Photoshop 恣意擺放存在於自然界但不存在於相同時空的花卉,創作最自由的數位花藝。和所有藝術家一樣,無法言喻的靈性直覺就是 Bas Meeuws 的創作動力,接連的靈感連鎖反應有了起點便會自然發生,直到藝術家意識到作品完成才會止息。

 

 

今年,Bas Meeuws 與巴黎香氛藝術品牌 diptyque 首度合作,留存於影像裡的夢幻花束得以進一步走向現實。藝術家用花卉拼貼影像的過程,就如同調香師透過氣味拼湊出一段記憶,由此來看以花香復刻無數回憶的 diptyque 與 Bas Meeuws 之間存在著感官上互補的關聯,平面的花卉影像有了氣味,而香氛的前中後香調在影像裡有了更實際的指引,兩者之間的互補讓彼此的作品變得更加立體。

 

Do Son 杜桑
「IMPOSSIBLE BOUQUET 夢想花束」
diptyque 與 Bas Meeuws 的合作限量系列
Eau Moheli 依蘭之水
「IMPOSSIBLE BOUQUET 夢想花束」
diptyque 與 Bas Meeuws的合作限量系列
Eau Rose 玫瑰之水
「IMPOSSIBLE BOUQUET 夢想花束」
diptyque 與 Bas Meeuws 的合作限量系列
Olene奧利恩
「IMPOSSIBLE BOUQUET 夢想花束」
diptyque 與 Bas Meeuws 的合作限量系列
Eau des Sens感官之水
「IMPOSSIBLE BOUQUET 夢想花束」
diptyque 與 Bas Meeuws 的合作限量系列

藉著與 diptyque 合作的限量系列香氛推出,Bas Meeuws 也來到台北賀裴爾藝術空間 Per van der Horst Gallery 展出,在難得的機會下《PPAPER》有幸專訪了 Bas Meeuws,請他與我們聊聊對於數位花藝的情感,以及此次跨越感官的合作歷程。
 


 

訪談
PPAPER

Bas Meeuws
荷蘭花藝家

 

你從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應該成為一名藝術家?
好吧,其實藝術並不是我一直嚮往的事。打從我15、16歲的時候開始拍攝越來越多攝影作品,2010年我便決定開始做些不一樣的事,於是我開始嘗試在家裡畫一些靜物畫,幾個月之後,因為受到17世紀的古典大師風格啟發,我開始拍攝花朵的照片,並將這些影像組合成不可能存在的花藝作品。就這樣又過了一年半之後,我才逐漸成為一位藝術家,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是機緣,而非一種決定。

Flemish 弗拉芒畫派為何吸引你?把它以攝影的方式帶回現代的意義是什麼?
我喜歡古典大師風格,他們結合了不同季節的花卉組成了夢幻的花束,這種感覺就好像失去了重力一樣。在當時花卉是非常奢侈的象徵,這些花束的油畫作品展現了雇主的財力。如今,花卉既不稀有又便宜,人們沒有意識到大自然為我們帶來如此美麗的花卉、植物、昆蟲,我想透過作品提升人們對自然的意識,這也是為什麼我有時會在作品加入一些我們稱之為「雜草」的植物,透過這個舞台,你可以發現植物真正的美麗。

 

artwork by Bas Meeuws

能否舉例幾位你欣賞的Flemish弗拉芒畫家,以及影響你的一些現代藝術家?
我欣賞的大師有 Rachel Ruys、Ambrosius Bosschaert、Balthasar van der Ast⋯⋯還有很多。我同時也是Ruud van Empel、Hendrik Kerstens、Danielle van Zadelhoff、Erwin Olaf 的死忠粉絲。(他們都是當代的荷蘭攝影師和弗拉芒藝術家)

你的創作方式和調香師一樣都像是一個拼貼的過程。嗅覺總是牽動著記憶,許多調香師都曾因為某種美好的情境,便透過氣味保留這份記憶。而身為一位數位花藝師,你的創作範疇是視覺上的,促使你創作的動機和目的通常是什麼?
我真的很喜歡合成和影像創作,同時我也很喜歡做飯,它也是關於不同味道的組合。我的影像作品必須完美平衡,我很喜歡從無到有生成一件美麗作品(或美味的一餐)的過程。

 

“Hommage à Sanyu” 致敬常玉系列
by Bas Meeuws

你嘗試過用真花創作插花作品嗎?插花的過程和創作數位花藝的過程有什麼地方讓你感覺不同?
我試過,但僅僅是為了讓家裡能有一束美麗的鮮花。而我的目標是創造不可能的花束,因此我必須以影像來創作,這樣我就能任意調整比例、顏色還有形狀,以摸索出最終的結果。如果我只拍攝真實存在的花束,人們就只會看到已經存在的花束了。

植物是一種很感性的材料,不只是外觀上,特別是花語還賦予了植物不同的寓意,她同時又具有生命力。你在創作時會考慮哪一些要素來組合作品?
從2010年開始,我不斷拍攝各種花卉、昆蟲、花器和桌子,把它們都集合起來,像是圖書館一樣儲存在電腦裡,這些年來我已經收集了超過13,000張花卉的影像,每當我準備開始一個新的組合時,不會有任何線索來預測即將發生的事,就只是從一張花器和桌子影像開始,並放上第一朵花,接著就是一連串的連鎖反應,每一個步驟都需要平衡,包括輪廓、色彩等等,直到我意識到它已經完成了為止。

 

“Hommage à Sanyu” 致敬常玉系列
by Bas Meeuws

你的花材資料庫都是怎麼來的?你會為了擴增資料庫而去購買花材嗎?
我偶爾會去添購花材,但通常會到戶外採集,有時候也會收到一些花禮。我在世界各地拍攝花卉,包括歐洲、中國、台灣、美國和印度。

旅行的時候有沒有哪裡是你一定會去光顧的?例如超市、公園、博物館之類的⋯⋯
我喜歡參訪各種博物館,包括藝術、自然歷史和歷史博物館,我喜歡親近自然,也喜歡觀察人們。

 

artwork by Bas Meeuws

 

這次與 diptyque 的合作是否帶給你什麼啟發?
在與 diptyque 工作的期間,我也正在為阿姆斯特丹一座博物館的展覽執行幾件作品,與 diptyque 的合作因為主題性在自由度上是有限制的,也因此與博物館的合作讓我感覺有110%的自由度,這些作品比起合作之前都更具獨特性,所以我想我的確在整個過程裡有受到一些啟發。

在你為diptyque創作的六幅影像裡,哪一個氣味的故事是你個人覺得最浪漫的?
「l’Ombre dans l’eau 影中之水」絕對是最浪漫的,延綿的垂柳伴隨著欲滴的黑色漿果。而我個人也很喜歡「Do Son 杜桑」背後的故事。

 

l’Ombre dans l’eau 影中之水
「IMPOSSIBLE BOUQUET 夢想花束」
diptyque 與 Bas Meeuws 的合作限量系列

 

是否能請你想像,如果要為台灣創作一幅作品,畫面可能裡會有哪些植物?
我其實在2017、2018年間就以台灣為題創作過。畫面中包含了台灣的風景,以及我用了兩週半在旅遊整個台灣所拍攝的花卉、昆蟲和動物所組成的花束。

這束花看起來像傳統的荷蘭花束,不過卻是用熱帶地區的鮮花所組成的。■

 

artwork by Bas Meeuws

 

 


 

diptyque
IMPOSSIBLE BOUQUETS
夢想花束 限量香氛系列

 


Do Son 杜桑
晚香玉、橙葉、粉紅莓、麝香

 

 ▼
Eau Moheli 依蘭之水
伊蘭伊蘭、紫羅蘭、黑醋栗葉、粉紅胡椒


​​

  ▼
Eau Rose 玫瑰之水
摩洛哥玫瑰、大馬士革玫瑰、佛手柑、黑醋栗、雪松


​​

   ▼
Olene 奧利恩
紫藤、金銀花、茉莉花、水仙


​​


Eau des Sens 感官之水
橙花、苦橙、杜松子、當歸、廣藿香


​​

 ▼
L'ombre Dans L'eau 影中之水
花香、果香、綠色香調(主要成分:黑醋栗葉、保加利亞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