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札特的大師級歌劇傑作
DON GIOVANNI唐·喬凡尼

Jacquelyn Wagner (飾演Donna Anna), Étienne Dupuis (飾演Don Giovanni), Philippe Sly (飾演Leporello) 在巴黎歌劇院2019年全新製作的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 ©Charles Duprat,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Don Giovanni唐·喬凡尼」是Wolfgang Amadeus Mozart莫札特的指標性歌劇百年佳作,1787年10月29日在布拉格國家劇院創作完成發表,我們可以說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其實是在發表演出這一天才被創作完成的,全劇作曲作詞的過程與彩排同步並臨場修改,在這首演日的前一天,W.A. Mozart莫札特還沒時間將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的序曲譜寫出來,連夜趕工,在透過妻子說故事給他聽以免他睡著的狀況下,用三個小時把樂團中每一個樂器配置的走譜寫完,樂團準備要演出時,拿到的樂譜上墨水都還是濕的。他採用廣在歐洲流傳的17世紀好色荒唐西班牙風流劍客Don Juan唐璜的故事,以一篇篇動人的樂章譜寫出一段融合喜劇、悲劇、與超自然事物情節的警世故事,這似乎也對當時與祖國神聖羅馬帝國薩爾斯堡(今天的奧地利)以及父親意見相左而跑到布拉格的W.A. Mozart莫札特來說,是某種程度的自我懺悔宣洩。

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述說一位情慾掠食者無盡地以獸性與冷酷滿足無窮的慾望,並沾沾自喜引以為傲,拒絕懺悔,最後遭受下地獄的果報。這樣帶有民間故事傳奇性的刻畫,在W.A. Mozart莫札特行雲流水跳耀的音符下,交互成普世公認超高難度的大師級歌劇傑作,不僅是18世紀歌劇代表作,更是W.A. Mozart莫札特的百年佳作,其立即獲得雅俗共賞的空前成功,一直到21世紀的今天,仍被全世界各大歌劇院極度頻繁不斷地搬上舞台。

在2015年巴黎歌劇院把影展級奧地利電影導演Michael Haneke漢內克於2006年為紀念W.A. Mozart莫札特250週年所製作的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版本搬上舞台後,試圖推出另一個全新製作來取代奧地利電影導演Michael Haneke漢內克這個受到評論一致肯定非常摩登的版本,於是,在巴黎歌劇院的「Don Giovanni唐·喬凡尼」歌劇2019全新製作,找來比利時劇場導演Ivo van Hove執導,企圖在摩登之外,賦予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著重每一位演員歌者內在情緒表演的舞台劇場深度,來慶祝巴黎歌劇院350週年的革命性意義。這個難度很高的新挑戰,成果自然受到兩極的評價,然而非常相信自己決定並堅持走出新路的巴黎歌劇院,依然把比利時導演Ivo van Hove製作的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繼續表定於2020年的節目表,然而礙於全球疫情法國禁令讓巴黎歌劇院取消所有的演出,於是決定於官網與社群媒體上讓大眾完整免費欣賞這齣最新版本的大師傑作。

 

巴黎歌劇院於2019年全新製作、由比利時導演Ivo van Hove執導的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

 

比利時劇場導演Ivo van Hove找來比利時場景燈光設計師Jan Versweyveld為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打造舞台設計,舞台上呈現乾枯、深挖、空洞、有如工地般的建築體,這整片如超現實主義畫派、帶有階梯與景深的工地建築體,如同獨白般地表態於將近佔整齣表演2/3的時間,每一位角色在全劇中輪流無止盡地在這片工地建築體走進走出、上樓下樓、徘徊其中,而這座冷調的工地建築體其實到最後會帶來戲劇化的轉折,當Don Giovanni在被他殺死後顯靈的Il Commendatore老將軍魂前仍拒絕悔改時,這片工地建築體緩慢移動轉向出有如義大利文藝復興壁畫般向觀眾放大逼近的地獄景象,懾人的效果的確達到惡有惡報天理的警世效果。

 

巴黎歌劇院於2019年全新製作、由比利時導演Ivo van Hove執導的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 ©Charles Duprat,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W.A. Mozart莫札特在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讓每個角色的重要性都不分軒輊,8位主要人物Don Giovanni、Don Giovanni的管家侍從Leporello、被Don Giovanni殺死的Il Commendatore老將軍、被Don Giovanni強暴未遂一心想著為父親Il Commendatore老將軍報仇的Anna、 Anna的未婚夫Ottavio、不斷被Don Giovanni欺騙名目上的正式女友Elvira、被Don Giovanni勾引到手的單純女子Zerlina、Zerlina的未婚夫Masetto…,除了個別獨唱,男女二重唱,三重唱,甚至到六重唱,每個人物的個性,都在安排極為巧妙的對唱協調性中表露,每個橋段的交錯對唱流暢地組合在一起讓整齣歌劇如行雲流水般一氣呵成。

 

巴黎歌劇院於2019年全新製作、由比利時導演Ivo van Hove執導的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 ©Charles Duprat,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在比利時劇場導演Ivo van Hove與比利時場景燈光設計師Jan Versweyveld的合作下,歌劇 「Don Giovanni唐·喬凡尼」男女角色個個有如HUGO BOSS或Jil Sander服裝型錄中的造型,也不禁讓我們想到比利時安特惠普學派時尚對比利時藝術領域創作者的影響。

 

由加拿大男中低音Philippe Sly演唱的「Madamina, il catalogo è questo」,通常大家把這首曲目稱為「L'Air du catalogue」,演出情節Don Giovanni的管家侍從Leporello對Elvira揭露他主人在不同國家捻花惹草的惡狀清單。這個版本的歌劇 「Don Giovanni唐·喬凡尼」 是巴黎歌劇院於2019年的全新製作,由比利時導演Ivo van Hove執導。

 

在比利時導演Ivo van Hove版本的歌劇 「Don Giovanni唐·喬凡尼」 中,由加拿大男中低音Philippe Sly飾演的Don Giovanni的管家侍從Leporello其實是整劇中最迷人的,詮釋Leporello的方法有千百種,例如在曲目「L'Air du catalogue」中,委瑞內拉裔義大利男中低音Luca Pisaroni 就以比較活潑詼諧的方式演成打小報告的抓耙子,而加拿大男中低音Philippe Sly以非常放鬆自信的神情與肢體動作,演繹成如同專業助理提供中肯建議給被自己老闆Don Giovanni不斷欺騙的Elvira。 也因為加拿大男中低音Philippe Sly詮釋Leporello的方式,讓我們嗅到比利時導演Ivo van Hove在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中試圖影射當代政治圈環境的可能性。

角色Leporello唱著 :『這本是我主子愛過所有女人的目錄,我自己把它列出來,跟我一起讀吧。在義大利,640個女人;在德國,230個女人;有100個女人在法國;在土耳其,有91個女人;但是…在西班牙…,西班牙,有一千零三個女人!一千零三個!一千零三個!她們從農村姑娘、女僕、城市女孩、到伯爵夫人、男爵夫人、侯爵夫人、和公主都有,每一種階級、身材、胖瘦… 但是,西班牙,一千零三個!一千零三個!一千零三個…』

 

2015年巴黎歌劇院把影展級奧地利電影導演Michael Haneke漢內克於2006年為紀念W.A. Mozart莫札特250週年所製作的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版本搬上舞台。曲目「L'Air du catalogue」。

 

除了巴黎歌劇院,英國Royal Opera House 倫敦皇家歌劇也以嚴謹用心的當代製作讓新一代的歌劇觀眾更容易了解W.A. Mozart莫札特這齣歌劇百年佳作的成就。

 

英國Royal Opera House 倫敦皇家歌劇院於2014年製作的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由丹麥舞台導演Kasper Holten執導

 

在一段介紹短片中,參與英國Royal Opera House 倫敦皇家歌劇院製作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的樂團指揮、導演、舞台設計師、以及劇中所有演唱演員分享為什麼W.A. Mozart莫札特的歌劇 「Don Giovanni唐·喬凡尼」會是指標性的百年佳作。

 

在巴黎歌劇院製作,由比利時導演Ivo van Hove執導的的歌劇 「Don Giovanni唐·喬凡尼」中,飾演Don Giovanni的加拿大男中音Étienne Dupuis演唱曲目「Deh, vieni alla finestra」
 

即便刻畫Don Giovanni唐·喬凡尼男神假面下的萬惡,W.A. Mozart莫札特仍用足以迷醉人的旋律,讓觀眾感同身受到Don Giovanni唐·喬凡尼誘惑人心與擄獲女人身體的高超技巧。在曲目 「Deh, vieni alla finestra」中,Don Giovanni唐·喬凡尼假扮管家侍從Leporello躲在街頭暗處用舒緩輕柔的深情唱出為了勾引Elvira手下女僕的小夜曲詠嘆調,他唱著「請到窗前來」的聲音,連觀眾都會被征服。在巴黎歌劇院製作、比利時導演Ivo van Hove版本的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演出中,幾乎讓躲在暗處的Don Giovanni隱形於舞台佈景之間,以夜色流動光影靜逸地照在由比利時場景燈光設計師Jan Versweyveld打造出矗立於全劇2/3時間的超現實主義畫派風格工地建築體,來表現這首「Deh, vieni alla finestra」詠嘆調。情聖與情獸莫辨,在每個人都熱衷享受被愛被誘惑的迷宮世界裡。■

 

▶︎在Opéra de Paris巴黎歌劇院Facebook◀︎

完整欣賞巴黎歌劇院於2019年全新製作、由比利時導演Ivo van Hove執導的歌劇「Don Giovanni唐·喬凡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