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空間是建築與人生最珍貴的事物
保加利亞建築師 VICTOR VASILEV 的留白美學

Victor Vasilev 與義大利居家設計公司 LIVING DIVANI
合作的專案 “B2”

我不幫隱士設計修道院
我的設計是把日常生活的物件用巧妙的方式隱藏起來
把空間留給真正重要的東西
—— VICTOR VASILEV

 

出生於保加利亞,畢業於米蘭理工大學 Politecnico de Milano 的 Victor Vasilev 在丹麥皇家藝術學院  Royal Danish Academy of Fine Arts 就讀期間深受北歐極簡設計風格影響,2004 年起在米蘭成立個人工作室從事室內與產品設計並與 Boffi、LIVING DIVANI、MDF、Italia、Antrax 等多家設計公司合作。

Victor Vasilev 對 “少即是多” 的詮釋是在考量情境的前提下減少居家空間的不必要佔用,空出更多自由空間提供呼吸機會,力行一種既當代又具態度的留白美學。

 

Victor Vasilev 與義大利居家設計公司 LIVING DIVANI
合作的專案 “B2”

 


 

訪談
PPAPER
 ╳

VICTOR VASILEV
保加利亞建築師

 

你在保加利亞出生,在米蘭與哥本哈根唸書,這些經歷對你的設計造成什麼影響?
接觸到各種不同文化會豐富每一個人,我很幸運能認識這些特別的地方。米蘭的 Politecnico 理工大學奠定了我的設計基礎,不過丹麥皇家藝術學院教會了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所有的事物必須在一個特定的情境下被理解 ── 光線強弱、對細節的狂熱、對每一個元件最高品質的渴望。

 

室內設計專案 MIGANI
by Victor Vasilev

關於你設計的三個關鍵字?
這三個關鍵字定義了我的作品:純粹 Purity,簡單的東西比較不具有時間性 ; 品質 Quality,每個人都欣賞這點 ; 情境 Context,我們不是紙上談兵。

請跟我們多聊聊你的設計理念:“探求形式上與材質上的純粹” (Search for formal and material purity)
我的設計理念是接到建築委任後思考產生的結果。我相信空間以及完整了它的物件這兩者之間的整合非常重要。我的建築設計遵 “Less is More” 的概念,在產品設計上我也嘗試運用這樣的概念。遵循一個抽象概念的好處是你可以將它運用在許多領域裡。

 

室內設計專案 SODATI
by Victor Vasilev

你的居家室內設計似乎傳達了 “和少一點的東西生活” 的訊息,那你怎麼把這個 “少” 變成 “多” ?
作為一個建築師最大的挑戰就是說服我的客戶:屋子的自由空間是最珍貴的,它給你呼吸的可能。人生必須呼吸,否則你只是訂製了一個充滿家具的墳墓。一旦他們能欣賞這個簡單但是激進的想法,剩下的就很容易了。

 

室內設計專案 SODATI
by Victor Vasilev

我不幫隱士設計修道院,我的設計是把日常生活的物件用巧妙的方式隱藏起來,把空間留給真正重要的東西。關於活得少但是活得美好,有什麼個人建議或看法?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就是避免當代社會帶來的種種讓人分心的事物,專注在兩件真正值得的事:自由的空間與自由的時間。

 

室內設計專案 SODATI
by Victor Vasilev

 

 

 

All Photos © VICTOR VASILEV ARCHIT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