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是如此簡單
JOSEF FRANK 的快樂印花

 
 
單色的表面令人不安,而印花讓人冷靜,
並且使得觀看者在不知不覺中,
以一種較慢的方式被影響。
裝飾的豐富性無法 如此快速地被觀測,
相反地,單色的表面無法引起進一步的興趣,
人們一看到它便結束了。
── Josef Frank
 
 
「Lagom」,一個來自瑞典的單字,大約等同於「just enough」,我們可以說是「恰如其分」,是瑞典文化里非常重要的一個態度,它反映了瑞典人與自然共存,與人共享資源的習慣,落實在家庭、在職場、在娛樂,不過度地剛剛好。
 
它也在設計與建築裡,在瑞典現代主義的內涵裡,而奠定這一切基礎並且發揚光大的,就是瑞典當代設計之父Josef Frank,他是建築師、設計師、藝術家,更是社會運動家。
 
 
 
 
 
 
Josef Frank 是奧地利人,1885年他出生在一個猶太家庭,大學時期在維也納科技大學 (Vienn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念建築,其後在維也納應用美術大學 (Vienna School of Arts and Crafts) 教書。
 
1925年,Josef Frank 與幾位同行成立室內設計公司 Haus & Garten,成為二〇年代奧地利當代建築先驅之一,並參與許多大型建案的籌劃,以解決當時奧地利房屋短缺的問題,而也是在此時,他開始質疑當代建築中逐漸受到重視、以法國建築師柯比意 Le Corbusier 為首的實用主義。
 
 
 
Josef Frank 所設計的建築
 
對他來說房屋不應該是「供人居住的機器」(a machine to live in),拘謹而製式化的室內設計將會使得居住在其中的人們變得過度一致。1930年,Josef Frank 主導了由奧地利國會推動,維也納郊區的實驗住宅區計畫 Werkbundsiedlung,以一種較為藝術家的方式去看待建築與室內設計。
 
他相信舒適感、家的親切感以及豐富的色彩才是當代建築的核心價值,人不該被限制在冰冷的空間裡,而是將大自然的色彩與型式導入室內設計之中,創造讓人們可以呼吸的空間。將這樣的信念體現在家具設計裡,Josef Frank 設計的椅背大都有鏤空設計以及較高的椅腳,如此一來人們的視線有較多空間可以通過,也更能分辨地板與牆壁的界線。
 
 
 
 
Josef Frank 所設計的椅子
 
1933年,Josef Frank 為了躲避納粹黨而逃到瑞典,礙於猶太人的身份,一開始找工作四處碰壁,直到1934年遇見欣賞他設計、創辦了位於斯德哥爾摩設計公司 Svenskt Tenn的 Estrid Ericson 女士。 Josef Frank 的設計理念在 Svenskt Tenn 裡得到完整的實現,充滿圓角的家具、添加溫度與個性的彩色印花,他相信他創造的那些印花圖紋能夠軟化僵硬的白牆,帶來舒適而自在的居家空間。
 
1938年,奧地利被德國納粹併吞,Josef Frank 頓時失去家園,他於是向瑞典政府申請成為公民,隔年便歸化瑞典籍。隨著二次大戰越發劇烈,Josef Frank 前往曼哈頓,在那裡渡過了四〇年代初期並創作了許多著名手繪印花,其中曼哈頓地圖印花便是描繪了他當時所居住的街道,而幾乎難以察覺的重複性,更是他作品的個人特色。
 
 
 
 
 
 
二戰結束後,Josef Frank 選擇回到瑞典而非家鄉奧地利,他創作了無數花草、樹木、飛鳥、蟲魚的繽紛印花,以及家具、織物、壁紙、地毯與窗簾,在功能以及實用主義掛帥的時代,他用來自人性的快樂主義定義了瑞典當代設計。 Josef Frank 於1967年辭世,而那種樂觀的能量,在今天的 IKEA 與 Marimekko 都還看得到。■
 
 

 

 
 
|壁紙系列|
 
 
 
 
 
 
 
 
 
 
 
 
 
 
 
|織品系列|
 
 
 
 
 
 
 
 
 
|燈飾系列|
 
 
 
 
 
 
 
 
|事務用品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