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INDES GALANTES
當18世紀巴洛克
遇上21世紀 KRUMP

巴黎歌劇院 LES INDES GALANTES 2019-20 彩排過程
© Little Shao /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法國當代藝術家 Clément Cogitore 首度為巴黎歌劇院執導的 21 世紀新版芭蕾歌劇「Les Indes Galantes」,將 1735 年由法國巴洛克音樂家 Jean Philippe Rameau 拉莫創作出這齣啟蒙時代 (le siècle des Lumières) 法國芭蕾歌劇的巔峰代表作,與當代 Urban 編舞家 Bintou Dembélé 聯合 29 位街頭舞者合作,讓巴洛克歌劇與城市 Urban 舞蹈作出創新完美的結合,將 18 世紀初期歐洲大陸對另一個新世界的觀點,重新類比詮釋成 21 世紀法國觀看當代社會狀況如巴黎郊區族群的視角。

成果是,從 2019 年 9 月 27 日在 l’Opéra Bastille 巴士底歌劇院首演以來,場場獲得長達 15 分鐘的 standing ovation 全數觀眾起立喝采熱烈落幕的盛況,這種盛況在巴黎歌劇院是非常少見的。某種程度來說,這是布爾喬亞階級與城市郊區移民族群相互擁抱的喝采。

 

巴黎歌劇院 2019/20 全新製作巴洛克芭蕾歌劇「Les Indes Galantes」在第四段落最高潮伴隨曲目 Forêts paisibles (平和森林) 的 LES SAUVAGES 野人舞迴旋曲。男女歌者及合唱團加上29位街頭舞者震動全歌劇院的精彩之作

 

 

身為當代藝術家的導演 Clément Cogitore 前瞻地與街頭編舞家 Bintou Dembélé 合作芭蕾歌劇 「Les Indes Galantes」的舞蹈部分,兩人共同創造的摩登視覺語彙,在全劇由序幕及四個獨立故事:

Turc 寬大的土耳其人、Inca 秘魯的印加人、Persan 波斯的祭典、Sauvage 北美未開化的野蠻人們...所組成的結構裡,安排 29 位街頭舞者演出 hip-hop 嘻哈文化衍伸出的舞蹈如 Krump (狂派舞)、Voguing (折手舞/ 美國東岸紐約)、Popping (機械舞)、Waacking (折手舞/ 美國西岸洛杉磯)、Bboying (霹靂舞,也稱 Breakdance),來視覺化 18 世紀巴洛克歌劇樂章與歌聲。

這些 Urban 舞蹈都是城市地下文化的產物,都與政治、經濟、種族、性別族群層面的問題有關。這是導演 Clément Cogitore 在執導「Les Indes Galantes」的直覺  – 在一座火山上跳舞的年輕人們。

 

LES INDES GALANTES, Alexandre Duhamel
© Little Shao /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法國當代藝術家 Clément Cogitore 在巴黎歌劇院
LES INDES GALANTES 2019-20 彩排過程
© Little Shao /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LES INDES GALANTES, Jodie Devos (L'Amour/Zaïre)
© Little Shao /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巴黎歌劇院 LES INDES GALANTES 2019-20序幕中
由Jodie Devos飾演 L'AMOUR 愛神的演唱

 

 

沒有 18 世紀啟蒙時代 (le siècle des Lumières) 巴洛克風格好像應該眼花撩亂的印象,導演 Clément Cogitore 將劇場式場景的戲劇化與極限主義的極微與極簡,將極誇張與極低調這兩個極端輪流地在舞台上呈現。

事實上,「Les Indes Galantes」的音樂特性也是如此,18 世紀法國巴洛克音樂家  Jean Philippe  Rameau 拉莫在這齣啟蒙時代的巴洛克樂風傑作,以走在很前端的對稱性與平衡性,與旋律中被完美測量過的情緒,表現出與義大利巴洛克樂風追求過度的溢滿相差甚遠的主張。

 

巴黎歌劇院 LES INDES GALANTES 2019-20 法國女高音
Sabine Devieilhe 與嘻哈舞者 Cal 的彩排過程
© E. Bauer /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由嘻哈舞者 Calvin Hunt (aka外號Cal) 伴隨法國女高 音Sabine Devieilhe 歌聲舞出巴黎歌劇院2019/20全新製作歌劇「Les Indes Galantes」第二段落印加王國 PHANI 法尼公主之貞節中令人屏息的一段舞蹈

 

 

巴黎歌劇院在 21 世紀推出新版「Les Indes Galantes」的成功,除了當代藝術家導演 Clément Cogitore 伴隨街頭編舞家 Bintou Dembélé 所創造出的摩登視覺語彙,指揮 Leonardo García Alarcón 超完美地指導他 55 位樂手的樂團 Cappella Mediterranea 更是這齣在視覺外的關鍵靈魂。

他成功地讓樂器演奏與舞台上的演員舞者們打破空間距離地緊密契合,完美地繼承了 18 世紀法國巴洛克音樂家  Jean Philippe Rameau 拉莫試圖在芭蕾歌劇「Les Indes Galantes」中所傳達的:對他人/那些跟我們不一樣領域的關注 (l’attention à l’autre),進而讓彼此成為彼此的一份子。

 

宛如一場前衛的服裝秀,巴洛克風笛彌賽特舞曲在巴黎歌劇院
2019/20全新製作歌劇 LES INDES GALANTES 序曲段落

 

巴黎歌劇院 LES INDES GALANTES 2019-20第一段落中由 Edwin Crossley-Mercer 飾演角色 OSMAN 時的演唱,伴隨著舞者的 Voguing (折手舞),演唱角色 EMILIE 的 Julie Fuchs 也參雜在舞者群中隨之起舞

 

 

對於巴洛克芭蕾歌劇「Les Indes Galantes」的探索,當代藝術家導演 Clément Cogitore 早在 2017 年就以一部短片開始嘗試,將「Les Indes Galantes」第四段落曲目 Forêts paisibles (平和森林) 擷取出來,同樣是與當代 Urban 編舞家 Bintou Dembélé 合作,以 Krump (狂派舞) 舞者們聚集的集體競賽情境,表現出這段震撼人心的 LES SAUVAGES 野人舞迴旋曲,於巴黎歌劇院 Youtube 創作平台 3e Scène (第三舞台) 發表

Krump (狂派舞) 誕生頗有政治意味,90’ 年代初期美國 L.A. 非洲裔美國人 Rodney King 遭警方暴力逮捕後所引發社會事件的大環境中,於洛杉磯貧民區發展出宣洩情緒的地下文化舞蹈。■  (by Gene Ku)

 

法國當代藝術家導演 Clément Cogitore
在2017年於巴黎歌劇院創作平台 3e Scène (第三舞台) 發表的短片

 

法國當代藝術家導演 Clément Cogitore
© Little Shao /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