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花女變成21世紀KOL網紅
SIMON STONE執導的數位世代歌劇LA TRAVIATA

澳洲新銳導演Simon Stone在巴黎歌劇院2019/20全新製作的歌劇La Traviata茶花女Trailer預告片

 

 

由 19 世紀義大利音樂家 Giuseppe Verdi 威爾第根據法國作家 Alexandre Dumas fils 小仲馬在 1848 年出版的小說「 La dame aux Camélias 茶花女」所創作的曠世歌劇之作「 La Traviata 茶花女」於 1853 年在威尼斯發表演出,是一齣十分典型的歌劇入門劇碼,之後這齣歌劇持續地在巴黎歌劇院上演多年,由多位不同導演詮釋,上一個版本是由法國電影大導演 Benoît Jacquot 所執導的新古典風格,演出至去年2018年底,適逢巴黎歌劇院350週年,2019年巴黎歌劇院推出的歌劇「 La Traviata 茶花女」,是眾所引領期盼、由新銳澳洲導演 Simon Stone 任執導全新製作的新世代「 La Traviata 茶花女」,揮別了 19 世紀中期巴黎布爾喬亞階級的室內裝潢美學,從 l'Opéra Bastille 巴士底歌劇院的舞台移師至 l’Opéra Garnier 加尼葉殿演出,女主角茶花女 Violetta 由 19 世紀迷倒眾巴黎貴族紳士的風塵女,轉變成擁有眾多追蹤粉絲的社群媒體 KOL 網紅。 於是,「 La Traviata 茶花女」從今天開始變成一齣非常時髦的歌劇。

 

澳洲新銳導演Simon Stone在巴黎歌劇院2019/20全新製作的歌劇La Traviata茶花女開場片段

 

 

向來喜歡挖掘出偉大劇場巨作,並將它們誘惑進入更私密領域的澳洲導演  Simon Stone,是今天全世界最卓越的舞台導演之一,他為巴黎歌劇院執導的第一齣作品 – 屬於全新時代的「 La Traviata 茶花女」,也必然地具有爭議性的激進。

 

LA TRAVIATA, 2019/2020 © Charles Duprat /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LA TRAVIATA, 2019/2020, Pretty Yende (Violetta Valéry) © Charles Duprat /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LA TRAVIATA, 2019/2020 © Charles Duprat /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首先,導演 Simon Stone 賦予女主角 Violetta 全新 Insta-girl 一億四千七百萬粉絲以及自營 Beauty.com 美妝產品網紅的角色定位,舞台中央圓形轉台上的四面體大型面板,成為連續投影出女主角茶花女 Violetta 她 Instagram 帳號上照片、即時動態、粉絲增加人數與留言、簡訊…的主體背景,這隨著情節持續轉動的圓形台面上、面對觀眾席背後的另一個半圓面,也就是四面體大型面板 1/2 對角線的其中一半,則隨著故事情節,移去四面體的其中兩面,形成有如大型攝影棚的空間,架設入與時俱進並且反應當今巴黎現況的立體背景裝置 ,例如在歌劇第一幕中將香檳杯堆成高樓般的的時尚派對場 ( Violetta 與 Alfredo 相遇的場合)、夜店門外角落吸煙區的垃圾桶 ( Alfredo 對 Violetta 告白愛意的地方)、巴黎市區共享式電動腳踏車 JUMP ( Violetta 發現自己也愛上 Alfredo 後帶著感觸漫步經過的聖女貞德雕像廣場上)、街角處的 kebab 土耳其三明治快餐店 ( Violetta在派對後宵夜充飢時與 Alfredo 互傳簡訊的地方)、Coworking space共享辦公室空間( Alfredo 用筆電與 Violetta 線上聊天的地方)… 進行到尾聲第三幕的 Violetta 已經病入膏肓,整體背景表現地更為抽象,也更為極簡,例如全白空間中的醫院病床,或者是在悲傷的主體情緒中,隨著持續轉動背景面板上一張張令人不勝唏噓的美好回憶影像,在 Alfredo、Alfredo 的父親、以及照顧 Violetta 到最後的忠誠摯友 Annina 伴隨下,Violetta 持續蹣跚地隨著轉動投影佈景前進,唱著她的心情,直到兩面背景板並列出中間的開口,開口裡的四面體空間,是未知的世界,冒著煙霧,當 Violetta唱著「感覺到自己的病痛都消失了,重新感受到生命的活力,感覺自己又活過來,好高興」時,她進入了中間的開口,走向煙霧,離開了她所做的犧牲,離開了她一生中唯一的愛,離開了人世。

 

南非女高音Pretty Yende(角色 Violetta )與法國男高音Benjamin Bernheim(角色Alfredo) 演唱「Libiamo ne' lieti calici飲酒歌」在巴黎歌劇院 l’Opéra Garnier加尼葉殿2019/20全新製作的La Traviata茶花女

 

南非女高音Pretty Yende(角色 Violetta )與法國男高音Benjamin Bernheim(角色Alfredo) 演唱「Un di, felice, eterea 那一天,充滿開心與美妙光彩的日子」在巴黎歌劇院 l’Opéra Garnier加尼葉殿2019/20全新製作的La Traviata茶花女

 

在巴黎歌劇院 l’Opéra Garnier加尼葉殿2019/20全新製作的La Traviata茶花女中,飾演Aflredo父親、倍受歌劇界讚譽的法國男中音Ludovic Tézier在飾演Alfredo的法國男中音Benjamin Bernheim旁,唱出這段「Di Provenza il mar, il soul 還記得普羅旺斯的大地與海洋」,希望兒子Alfredo離開茶花女Violetta,回到家鄉。

 

南非女高音Pretty Yende(角色 Violetta) 演唱「Addio del passato  過去的美夢再會了」在巴黎歌劇院 l’Opéra Garnier加尼葉殿2019/20全新製作的La Traviata茶花女。這首曲目在劇裡的第三幕,Alfredo的父親寄給Violetta一封信,告訴Violetta他已經告訴兒子Alfredo事情的真相,請求Violetta原諒他,並且父子兩人會一起來探望她,然而Violetta讀信時感嘆一切都太晚了,她的病情更加惡化已經處於死亡的邊緣...

 

 

南非女高音 Pretty Yende 以孱弱又圓潤的歌聲為歌劇尾聲唱出這令人心碎的結局。數位社群媒體世界的 La Traviata 茶花女,由她來演繹顯出十足的說服力,從她的外型,到她的信手捻來絲毫不費力的演唱方式 (即便是當她唱到最戲劇化悲愴的「 Amami Alfredo (愛我吧阿弗列多)」的時候依然那麼地自然不猙獰),都賦予這齣對世界頂尖女高音來說都難以完美駕馭的高難度歌劇一種前所未有的摩登現代感。與她搭檔飾演 Alfredo 的法國男高音 Benjamin Bernheim 更是功不可沒,同樣自然不費力的歌聲輕而易舉地舖滿了整個巴黎歌劇院 l’Opéra Garnier 加尼葉殿的表演廳,加上他在演出時的迷人神情,堪稱歷年來演出過 La Traviata茶花女男主角 Alfredo 眾男高音中最性感的版本。

 

LA TRAVIATA, 2019/2020 © Charles Duprat /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巴黎歌劇院數位世代的「 La Traviata 茶花女」絕對是一齣大膽的冒險,不意外地,批評聲浪幾乎都來自從網路得取資訊、尚未到 l’Opéra Garnier 加尼葉殿現場欣賞的群眾們,而來自真正到現場欣賞觀眾的批評,完全被排山倒海的喝采壓倒性地掩蓋,尤其是對於第一次演出角色 Violetta 的南非女高音 Pretty Yende 她所獲得的熱烈迴響,「這是我第一次演唱 Violetta 這個角色,這也是我夢寐以求的角色之一,而能在巴黎演唱這個角色,對我而言真的有很大意義,因為 La Traviata 茶花女的故事就是發生在巴黎,對ㄧ位女高音而言,這也是一個具代表性的象徵角色,能夠與 Simon Stone合作是那麼地令人無法置信也那麼地具有啟發性,與他合作時我也有如此多的自由與安全感,我非常感激能有他成為我演出這個角色的第一位導演。」數位世代的「 La Traviata 茶花女」,在巴黎歌劇院古典華麗的 l’Opéra Garnier 加尼葉殿受到肯定。■

 

更多關於巴黎歌劇院全新製作歌劇「La Traviata 茶花女」精闢內容分析請參閱PPAPER FASHION Nº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