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EL & DANCE
香奈兒與芭蕾舞

巴黎歌劇院 Étoile 明星舞者 Alice Renavand
身著 CHANEL 2018 秋冬高級訂製服
​在巴黎歌劇院加尼葉殿鏡廳內
為 PPAPER FASHION 起舞拍攝時尚攝影專題
Photo by Ophélie Rondeau|Styling by Gene Ku

 

 

香奈兒早就與芭蕾舞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尤其是與 Opéra de Paris 巴黎歌劇院的關係。自去年 2018 年 9 月 27 日開始,CHANEL 香奈兒首度成為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季的 Opening Gala 開幕晚宴贊助者,在今年 2019 年 9 月 20 日晚上,CHANEL 香奈兒第二次贊助巴黎歌劇院 2019/2020 Dance Season 年度舞季揭幕的晚宴盛會。

在這次 2019/2020 Dance Season 年度舞季 Opening Gala 開幕晚宴盛會前的表演,同樣地依循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指導、也是 Gabrielle Chanel 香奈兒女士的好友 Serge Lifar 賽爾加里法於 1945-1947 年間所編製出的傳統,Opéra de Paris 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內所有舞者成員從 l'École de Danse 舞蹈學院學生、le Corps de Ballet 群舞者、les Premiers Danseurs 首席舞者、到至高頭銜的 les Étoiles 明星舞者,依序從女舞者開始再到男舞者,隨著 19 世紀法國作曲家 Berlioz 白遼士的進行曲樂章「La marche des Troyens (特洛伊人)」,在歌劇院舞台上列隊行舞出場,法文叫作 défilé du Ballet,為開季首演晚會揭幕,美麗、盛大而壯觀。

接著進行五段芭蕾舞碼摘選表演,其中第二段舞碼「VARIATIONS」,也是 Serge Lifar 賽爾加里法在 1953 年的編舞創作,但在該晚演出的是全新的製作,跟隨著 19 世紀初奧地利音樂家 Franz Schubert 舒伯特的柔美浪漫樂章,六位女舞者包括四位 Étoiles 明星舞者 Émilie Cozette、Dorothée Gilbert、Valentine Colasante、Léonore Baulac,以及兩位新生代 Premier 首席舞者 Hannah O'Neill、Sae Eun Park,穿著由 CHANEL 香奈兒現任創意總監 Virginie  Viard 維吉妮·維婭統籌指導下、在香奈兒旗下 Lemarié 羽飾山茶花工坊打造出的花朵刺繡舞衣,在輕薄精緻的絲質烏干紗上,珠飾和金銀絲交織與絲質花瓣描繪出美麗花束浮雕,精巧地綴飾於手工繪製的黑色線條上,不僅展現出香奈兒工坊精緻細膩的工藝技術精髓,更完美呼應芭蕾舞演出的精準嚴格精神,再次完整詮釋了 CHANEL 香奈兒與舞蹈亙古不變的連結。

 

CHANEL 香奈兒現任創意總監 Virginie  Viard 統籌指導下,香奈兒旗下 Lemarié 羽飾山茶花工坊為巴黎歌劇院 2019/2020 Dance Season 年度舞季 Opening Gala 開幕晚宴盛會中第二段舞碼「VARIATIONS」打造花朵刺繡舞衣

 

Opéra de Paris 巴黎歌劇院 2019/2020 Dance Season
年度舞季 Opening Gala 開幕晚宴盛會大廳佈置
Opéra de Paris 巴黎歌劇院 2019/2020 Dance Season
年度舞季 Opening Gala 開幕晚宴在巴黎歌劇院加尼葉殿鏡廳內

CHANEL 香奈兒在 Opéra de Paris 巴黎歌劇院
2019/2020 年度舞季開幕晚宴盛典

 

 

香奈兒與芭蕾舞間密不可分的關係追朔到 1917 年 Gabrielle Chanel 香奈兒女士與 Misia Sert 米希亞塞特女士的決定性相遇。Misia Sert 米希亞塞特女士這位原籍波蘭的鋼琴家、繆思、資助者,具有前瞻性的視野和自由的性格,她是畫家兼裝飾藝術家 Jose-Maria Sert 荷西馬利亞塞特的妻子,與 Gabrielle Chanel 香奈兒女士超過三十年的親密友誼,引領了 Gabrielle Chanel 香奈兒女士進入藝術圈,也讓香奈兒女士與許多前衛藝術家成為好友,其中包括了俄羅斯芭蕾舞團的創辦人 Serge Diaghilev 賽爾加迪亞吉列夫。

一次在威尼斯與 Misia Sert 和 Jose-Maria Sert 塞特夫婦的早餐,Gabrielle Chanel 香奈兒女士認識了 Serge Diaghilev 賽爾加迪亞吉列夫,得知他想要將舞劇「 Le Sacre du Printemps (春之祭)重新搬上舞台卻苦無資金,Gabrielle Chanel 香奈兒女士立刻決定幫助他,率先簽下贊助資金的合約,但條件是不能將 Gabrielle Chanel 香奈兒女士的名字公布,這段秘密之後被 Serge Diaghilev 賽爾加迪亞吉列夫的秘書 Boris Kochno 揭露。

1920 年 12 月 15 日「 Le Sacre du Printemps (春之祭)」成功地在巴黎上演。Gabrielle Chanel 香奈兒女士極度賞識的 Serge Diaghilev 賽爾加迪亞吉列夫把那個年代最好的音樂家、編舞家、和畫家都請入俄羅斯芭蕾舞團的舞劇創作,讓古典芭蕾過時的成規成為革命性的藝術。1929 年 Serge Diaghilev 賽爾加迪亞吉列夫去世,Misia Sert 米希亞塞特女士和香奈兒女士在威尼斯 San Michele 墓園依照 Diaghilev 迪亞吉列夫的遺囑心願籌劃一場全部穿上白服裝的喪禮。

1939 年,原籍烏克蘭的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指導、同時也是 Gabrielle Chanel 香奈兒女士的好友 Serge Lifar 賽爾加里法在巴黎 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 裝飾藝術美術館籌劃一場名為Ballets Russes de Diaghilev –1909 à 1929 (迪亞吉列夫的蘇俄芭蕾 1909 -1929)展覽,Gabrielle Chanel 香奈兒女士出借她個人珍藏 – 由作曲家 Stravinsky 史特拉文斯基親筆為舞劇「 Le Sacre du Printemps (春之祭)1911-1913年撰寫的手稿在展覽中,這份手稿在今天被視為當代音樂的宣示,一直被保存於品牌 CHANEL 香奈兒遺產的收藏中。

 

Gabrielle Chanel 香奈兒女士與好友
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指導 Serge Lifar,1937年
Photo © Jean Moral , Brigitte Moral
Gabrielle Chanel 香奈兒女士與好友
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指導 Serge Lifar,1933年
Photo © Jean Moral , Brigitte Moral

 

香奈兒與芭蕾舞間密不可分的關係,也當然在 Gabrielle Chanel 香奈兒女士之後,經由已故 CHANEL 香奈兒創意總監 Karl Lagerfeld 卡爾拉格斐傳承著,Karl  Lagerfeld 卡爾拉格斐於 2009 年在香奈兒工作室為英國國家芭蕾舞者 Elena Glurdjidze 於芭蕾舞劇「 La mort du Cygne (垂死的天鵝)的演出設計製作一套由 Lemarié 羽毛工坊以超過 2500 根羽毛、超過 100 小時工時所打造的 tutu 芭蕾舞裙。

2016 年,在 Benjamin Millepied 班傑明米爾派德 (美國女星 Natalie  Portman 娜塔莉波曼的先生的請求下,Karl Lagerfeld 卡爾拉格斐為美國芭蕾舞之父編舞家 George Balanchine 巴蘭欽的舞劇「Brahms-Schönberg Quartet  布拉姆斯–荀貝格四重奏」構思設計佈景與服裝。「古典芭蕾舞只能接受完美,.....,這是一個無法接受平庸的藝術。」Karl Lagerfeld 卡爾拉格斐曾說。芭蕾舞與時尚這兩種關於律動與轉瞬之美的藝術對 CHANEL 香奈兒而言就是無法分離的。

現任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指導 Aurélie Dupont 奧赫莉杜朋也說: 「劇服舞衣能在最後一刻幫助人物塑造完成,在經過好幾個星期針對姿態走位、角色想像與思考角色內心的排練後,套上劇服舞衣我們終能徹底地轉化,把角色融入自我。如同巴黎歌劇院,香奈兒是一個富有歷史的機構,古典同時現代,擁有無可置信的遺產,同時具有一種力量,一種當代感,一種精神上的開放。與香奈兒合作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季開幕晚會對我而言是完全地必然,因為當我們愛香奈兒,香奈兒也愛您。」

 

現任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指導 Aurélie Dupont 奧赫莉杜朋
身著 CHANEL 香奈兒 Cruise 2019/20度假系列​​​​​花朵刺繡白色洋裝
出席巴黎歌劇院 2019/2020 Dance Season年度舞季開幕晚宴

在巴黎歌劇院 2018/2019年度舞季開幕盛典之前,CHANEL 香奈兒服裝工作室裁縫們對 Karl Lagerfeld 專門為本季開幕舞劇 -- 以色列編舞家 Ohad Naharin 創作的芭蕾舞劇 Decadance 其中的橋段 “B/olero” 所打造設計的演出服做最後的潤飾。

 

CHANEL 香奈兒在 Opéra de Paris 巴黎歌劇院
2018/2019年度舞季開幕晚宴盛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