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TRAVIATA 義大利茶花女

法國作家 Alexandre Dumas fils 小仲馬在 1848 年出版的小說「 La dame aux Camélias 茶花女」是歌劇院中芭蕾舞與歌劇共同喜愛的戲碼,看似古典的芭蕾舞「 La dame aux Camélias 茶花女」其實是 20 世紀的產物,在 1978 年由美國編舞家 John Neumeier 結合小仲馬的小說與 19 世紀波蘭音樂家 Chopin 蕭邦的古典鋼琴曲所創作而成,女主角是迷倒眾巴黎貴族紳士的賣笑風塵女 Marguerite 瑪格麗特,男主角是一位來自布爾喬亞階級家庭的純情年輕男子 Armand 阿芒;而歌劇的茶花女,名為「la Traviata」,意思是迷途墮落的婦人,由 19 世紀義大利音樂家 Giuseppe Verdi 威爾第創作成三幕歌劇,1853 年 3 月 6 日在威尼斯首演,故事同樣來自小仲馬的小說,同樣發生在巴黎,只不過劇中人物都換上義大利姓名,女主角是名交際花 Violetta,男主角是出身中等貴族家庭的年輕紳士 Alfredo,演唱的歌詞也都是義大利文。不論是芭蕾版本還是歌劇版本,茶花女都是飽受肺癆之苦與真愛之苦卻全力掩飾並犧牲自我直到生命最後的女子。

 

2013年10月巴黎歌劇院Étoile明星舞者Agnès Letestu退休告別Opéra national de Paris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的頂尖演出「La dame aux Camélias 茶花女」,與當時被授與Étoile明星男舞者頭銜不久的 Stéphane Bullion同台演出男女主角,伴隨Chopin蕭邦的古典鋼琴曲,與來自Jürgen Rose低調優雅的舞台設計,賦予這齣1978年由美國編舞家John Neumeier創作出的舞碼最浪漫的深度。

 

19世紀義大利音樂家Giuseppe Verdi威爾第曠世歌劇之作la Traviata茶花女中的名曲「Libiamo ne'lieti calici 飲酒歌」, 由飾演茶花女Violetta的阿爾巴尼亞的新世代女高音Ermonela Jaho與飾演年輕紳士Alfredo的美國男高音Charles Castronovo在巴黎歌劇院的演唱

 

 

「 La Traviata 茶花女」是另外一齣十分典型的歌劇入門劇碼,男女主角身份懸殊的通俗情節,搭配劇中俯拾即是的優美詠嘆調,都讓「 La Traviata 茶花女」成為純粹表現歌劇音樂與演唱藝術的絕佳形式,也讓「 La Traviata 茶花女」成為許多人第一次欣賞歌劇的 must-have。

 

除了音樂與演唱藝術的表現,「 La Traviata 茶花女」情節中的盛大快樂派對也成為表現古典視覺藝術的盛宴。在 l'Opéra Bastille 巴士底歌劇院演出的「 La Traviata 茶花女」歌劇,其時而華麗・時而優雅・時而空曠・時而自然的場景設計,來自法國電影大導演 Benoît Jacquot 擔任此歌劇執導總監的想法,同樣以義大利音樂家 Verdi 威爾第其身處背景的 19 世紀中期為主調,賦予 Benoît Jacquot 他電影敘事般的美學,例如女主角 Violetta 房間床頭上懸掛的那幅巨型的 19 世紀法國印象派畫家之父 Edouard Manet 馬內的著名畫作 Olympia,或者是以劇場式夜色照明打亮在樹立於舞台中央的樹木,當然還有金碧輝煌的 19 世紀中期巴黎布爾喬亞階級的室內裝潢美學,在在顯示法國大導演 Benoît Jacquot 他那類似新古典主義的電影語言腔調轉換空間到歌劇院舞台與歌劇藝術共同形成延續至 21 世紀的古典美。

 

「 La Traviata 茶花女」在 l'Opéra Bastille 巴士底歌劇院  © Sébastien Mathé /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茶花女 Violetta 對一位女高音來說,是相當難以唱作俱佳的角色,阿爾巴尼亞的新世代女高音 Ermonela Jaho 是被巴黎歌劇院多次找來演出「La Traviata 茶花女」的人選,她美麗的外型、豐富的演出表情、與高超唱功是近年來詮釋「 La Traviata 茶花女」非常具說服力的女高音。

 

在巴黎歌劇院,飾演茶花女Violetta的阿爾巴尼亞新世代女高音Ermonela Jaho與飾演年輕紳士Alfredo的義大利男高音Francesco Meli 演出歌劇la Traviata茶花女中最精彩高超的曲目「Un di, felice, eterea 那一天,充滿開心與美妙光彩的日子」

 

 

在飲酒歌盛大派對後的這一段兩人戲,Alfredo 告訴 Violetta 他其實在一年前已對她一見鍾情,唱著「 Un di, felice, eterea 那一天,充滿開心與美妙光彩的日子」,而 Violetta 卻警告 Alfredo 不要愛上她,因為她從來也沒有愛上過一個人,用那重複停頓又百轉千迴的高音唱著,「 Ah, se cio' e' ver, fuggitemi 照你這麼說,你還是快離開吧」...

 

在巴黎歌劇院,飾演茶花女Violetta的阿爾巴尼亞女高音Ermonela Jaho與飾演年輕紳士Alfredo父親Giorgio的俄羅斯男中音Dmitri Hvorostovsky演出歌劇la Traviata茶花女中的曲目「Dite alla giovine請告訴您的女兒」

 

 

然而 Violetta 的確也愛上了 Alfredo,終於他們兩人離開巴黎上流社交圈,一起在鄉下生活,為了與 Alfredo 幸福甜蜜地生活著,Violetta 花光了所有積蓄,變賣所有家當,有一天 Alfredo 的父親 Giorgio 忽然到訪,痛心於 Violetta 的處境,卻仍然要求 Violetta 離開 Alfredo,因為他們的交往,影響到他女兒的婚事, Violetta 心碎地答應會告訴 Alfredo 她不再愛他,以令他死心 「 Dite alla giovine - si' bella e pura 請告訴你的女兒,那位天使般的少女」Violetta 唱著,「曾經有一位不幸的人,曾經為了她而犧牲自己,她會得到我的祝福,直到我死去﹗」Alfredo 的父親 Giorgio 唱著「Si', piangi, o misera - supremo, il veggo 哭吧,盡情的哭,不幸的人兒」「我感激妳做的一切」…。

 

飾演年輕紳士Alfredo的美國男高音Charles Castronovo在巴黎歌劇院演出的歌劇la Traviata茶花女中第二幕的獨唱,此段的情節是與Violetta共同幸福生活後的Alfredo在父親即將出現勸說Violetta離開他之前決定為兩人生活更無後顧之憂而努力。

 

 

Violetta 離開了Alfredo,重回巴黎,Alfredo 以為 Violetta 想重拾她以往上流社會交際的生活,也去巴黎尋找 Violetta,經過一連串憤怒、誤會、與羞辱 Violetta 的情節後,Alfredo 的父親 Giorgio 向 Alfredo 解釋真相,也告訴了 Violetta,,Alfredo 歡喜地與 Violetta 重逢相聚,並打算一同永遠離開巴黎,他振奮地唱著「遠離巴黎,親愛的人兒,我倆將攜手共度一生,遺忘過去的悲傷痛苦…」此時已經病入膏肓的 Violetta 強裝無恙,也非常清楚正當她的真愛快要實現的時候,她也就要死去。

 

在巴黎歌劇院飾演茶花女Violetta的阿爾巴尼亞女高音Ermonela Jaho與飾演年輕紳士Alfredo的美國男高音Charles Castronovo對唱歌劇la Traviata茶花女中的曲目 「Parigi, o caro 遠離巴黎,我親愛的人兒」

 

 

Violetta 對 Alfredo 唱著「Parigi, o caro noi lasceremo 遠離巴黎,我親愛的人兒」「我倆將攜手共度一生,遺忘過去的悲傷痛苦,我也會逐漸恢復健康,你是我的空氣、我的陽光,未來的幸福正對我們微笑」…。臉色蒼白的 Violetta 不支倒下後仍然聲稱沒事,說唱著感覺到自己的病痛都消失了,重新感受到生命的活力,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好高興。這是她最後的一句話,她又倒下。然後旁邊的眾人唱著,天啊,她死了。

 

2018 年底到 2019 年是 l'Opérade Paris 巴黎歌劇院 350 週年與 l'Opéra Bastille 巴士底歌劇院 30 週年的時刻,歌劇「 La Traviata 茶花女」是 l'Opéra   Bastille 巴士底歌劇院在 2018 年 9 月底至 12 月底的歌劇大戲,而在 2019 年 9 月 12 日至 10 月 16 日,「 La Traviata 茶花女」更從摩登的 l'Opéra  Bastille 巴士底歌劇院搬到金碧輝煌的巴黎歌劇院 l’Opéra Garnier 加尼葉殿演出,從此向法國電影大導演 Benoît Jacquot 執導的新古典主義 「 La Traviata 茶花女」 說再見,由目前歐洲戲劇界當紅炸子雞、新銳澳洲導演 Simon Stone 擔任執導全新製作、全新版本的歌劇「 La Traviata 茶花女」,關於這個令人極度興奮的再訪古典超摩登歌劇顛覆創作,請鎖定 PPAPER 的報導。■ ( text 文字 by Gene Ku 簡兢谷)

 

巴黎歌劇院以插畫搭配一分鐘法文敘述提要歌劇la Traviata茶花女的劇情大綱,很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