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LOEWE CRAFT PRIZE:歌頌文明結晶的創意未來

 
 
過去、現在與未來,Jonathan Anderson為其執掌的西班牙百年皮革工藝品牌LOEWE定義了融匯品牌所有DNA的關鍵字,對於一個擁有173年歷史,又是一個以工藝之名匯集頂尖工匠從而誕生的品牌來說,時間,是最能直接傳遞其珍貴價值的語彙。而LOEWE在意的不僅止於皮件與時裝單品的工藝技術,早在1988年LOEWE Foundation羅意威基金會便是秉著對工藝懷抱熱誠的初心而創立,跳脫時裝與配件的範疇,向全面性的人文與工藝精神致敬,並保護人類文明淬煉出的美麗結晶。
 
 
2019 LOEWE工藝獎評審團
 
2019 LOEWE工藝獎入圍者
 
 
LOEWE Craft Prize羅意威工藝獎是LOEWE Foundation與擁抱人文藝術的現任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共同推動的年度獎項,自2016年開始匯集全球工藝創作家,在角逐獎項的同時眾人得以透過作品看見世界各個角落需要被珍視並保存的工藝。今年,LOEWE工藝獎的頒獎典禮首度來到亞洲,在Jonathan Anderson與LOEWE向來卿睞有佳的日本,選擇由日裔美國設計師兼藝術家Isamu Noguchi野口勇設計的草月會館「天國」石庭舉行頒獎與展覽,草月會館建築本身也是出自普立茲克建築師丹下健三之手,是日本花道以融合西方現代藝術美學聞名的草月流派的總部,使用了大量玻璃材質搭建,使建築外觀與天空及周圍環境融為一體,是草月派向來強調的融合精神以及創始人敕使河原蒼風名字的轉譯。丹下健三起初便希望在建築裡能有一處讓大眾交流的場域,草月派創始人欣賞野口勇東西方文化運用自如的創作風格以及將雕塑融入景觀的前衛思維,於是找上他設計了充滿詩意的「天國」石庭。陽光自然灑落在異材質堆疊出的層次感空間裡,也更加凸顯了LOEWE工藝獎匯聚世界各方工藝技術與能人的意念。
 
 
 
 
 
2019 LOEWE工藝獎東京頒獎典禮與展覽空間,
位在草月會館內,由野口勇所做的「天國」石庭
 
 
在LOEWE工藝獎完美落幕後,本期《PPAPER》帶來諸位得獎者與編輯部私心喜愛的作品。擁抱過去人類文明的結晶,讓創意的每一個當下更具意義。( Jesper ) ■
 
 
2019 LOEWE工藝獎東京頒獎典禮,右起:LOEWE創意總監Jonathan Anderson、
首獎得獎人Genta Ishizuka石塚源太、典禮主持人Kyoka Suzuki鈴木京香
 
 

 

 
2019 LOEWE Craft Prize
羅意威工藝獎
精彩作品
 
-首獎-
 
Genta Ishizuka 石塚源太
Surface Tactility #11
 
創作於2018年
漆料、聚苯乙烯球、聚酯纖維彈性布料、麻布
670×660×840 mm
 
漆器工藝在日本擁有千年歷史,這種能強化物件並讓表面呈現半透明光澤的塗料最早可以追溯至9,000年前,直至今日漆器工藝仍舊存在於日本的現代生活中,除了日常生活器皿,也經常是宗教雕塑上使用的塗料,也因為原料取得不易讓漆器一直有著神聖不可侵犯的形象。出生自京都的Genta Ishizuka石塚源太在京都藝術大學修讀時期便以漆器作為專業項目,並在倫敦皇家藝術學院吸收西方的當代藝術美學,以古老漆器工藝結合當代雕塑的抽象形體賦予漆器工藝當代的藝術性,跨越了漆器在藝術界前輩的畫地自限,作品也被倫敦V&A博物館收購為館藏。
 
此次獲得LOEWE工藝獎首獎的參賽作品「Surface Tactility #11」形體靈感源自於超市裡由塑膠提網裝袋的橘子,石塚源太使用保麗龍球、聚酯纖維彈性布料與麻布等當代材質作為漆器底層的胎體,再以傳統漆器工藝的手法將漆料反覆塗於胎體上,意味著現代與傳統的衝撞。「他打破了傳統,將古老的漆器工藝運用在當代藝術的形式上,為我們開拓了全新的雕塑工藝視野」Jonathan Anderson如此說。
 
 
 
Genta Ishizuka石塚源太創作過程
 
------
 
 
 
-評審團特別獎-
 
Harry Morgan
Untitled
 
創作於2018年
玻璃、混凝土
250×300×950 mm
 
來自愛丁堡的Harry Morgan是標準的90'新銳藝術才子,對於傳統技藝的運用沒有框架束縛,作品多以非尋常的材質結合傳統工藝的實驗性作為主要創作內容。此次參賽獲獎的作品「Untitled」將混凝土與玻璃纖維結合,創造視覺上強烈違和的重量對比,實際質量也遠比想像中的要輕,因為作品的內部是空心的,然而混凝土與玻璃視覺上看似不平衡的兩種材質,其實都是源自同種原物料。
 
 
Harry Morgan於頒獎現場與作品合影
 
------
 
 
 
 
-評審團特別獎-
 
Kazuhito Takadoi 高樋一人
KADO (Angle)
 
創作於2018年
山楂樹枝、蠟面麻繩
290×1370×860 mm
 
 
出生自日本名古屋的Kazuhito Takadoi高樋一人大學於北海道札幌農業與園藝學院畢業後,搬到英國在衛斯理皇家園藝學院深造,再輾轉到美國賓州Longwood Gardens長木花園學習,一年後回到英國在私人花園服務,並繼續深造獲得藝術與園藝設計學士學位。高樋一人的學習生涯都與花木有關,他的藝術創作也皆是取於自然,並親手栽種所有創作所需的植物原料,透過乾燥、編織、縫合與綑綁處理所有物料,不添加任何色料,保留植物最原始的色彩。高樋一人的作品是真正擁有生命的藝術創作,當作品的形體被固定後,未經染色的樹枝與蘆葦等材料會因時間、陽光與空氣中的濕度變化而改變色調,「有的時候,我感覺我的作品有著特殊的話語權:它有著自己的使命,而不是被我所操控」高樋一人如此形容自己與藝術創作的關係。
 
 
Kazuhito Takadoi 高樋一人於頒獎現場與作品合影
 
------
 
 
 
 
 
Giovanni Corvaja
Mandala bowl
 
創作於2017年
18K黃金、顏料
120×120×70 mm
 
 
來自義大利的Giovanni Corvaja從小學習音樂,然而當他13歲進入藝術學校後發覺自己更早以前就對金屬產生強烈的興趣,並從中學開始了與金工藝術為伍的一生。Giovanni Corvaja對金工工藝的鑽研是近乎科學研究的精神,他自行開發器械輔助金工創作,並創造出直徑僅10微米但卻仍保有黃金優良延展性的黃金絲線,透過這項獨門技術Giovanni Corvaja能將黃金化為跟布料一樣具有厚度卻同時柔軟的質地,也可以讓黃金首飾佈滿如皮草細毛的鬆軟質感。Giovanni Corvaja在過去接受訪問時表示,自己的金工創作有五種元素:技巧、熱情、時間、黃金、白金,其中後兩者是最容易取得的元素,他對金屬的熱情以及為作品投注的高超技術與時間是比黃金還珍貴的材料。
 
 
 
Giovanni Corvaja的創作過程與他的工作室
 
------
 
 
 
 
方靜峰、董謐
Hui回
 
創作於2018年
陶瓷
180×180×130 mm
 
跳脫傳統榫卯多以木頭作為結構,專職於陶瓷工藝的中國藝術設計雙人組方靜峰與董謐將榫卯運用在瓷器上,透過對榫卯的透徹理解與分析,方靜峰與董謐運用陶瓷燒製時熱脹冷縮的特性將三個陶瓷器皿完美地嵌合為一體,作品命名為「回」,是要讓觀者在看見作品時能回到童年時看待新事物的方式,看似單純以同心圓形式堆疊的器皿,讓其嵌合的內部構造不可見,但卻也是一個完全開放的結果。
 
 
方靜峰、董謐
 
------
 
 
Akiko Hirai平井明子
The Moon Jar "The life of..."
 
創作於2018年
粗陶器、瓷器、木灰、白長石釉
600x600x600 mm
 
出生於日本靜岡的Akiko Hirai平井明子在英國創立個人工作室,其作品仍然散發著濃烈的日式侘寂美學。「對於我來說,和諧平衡的形式並非意味著完美。這也不是說所有不完美的形式都是均衡協調的。如果它完全抹去了製作時留下工藝的痕跡,那麼它必然不是一件好的作品」,平井明子如此闡明自己欣賞工藝的獨特視角,陶瓷在經過拉胚、灌注、燒製、上釉、再燒製的過程必然會留下手工的痕跡,也是工藝存在的原因。此次的參賽作品外型以朝鮮王朝時期使用的白瓷罐——月亮罐發想,將原本應是如滿月般圓潤潔白的器皿以自身對工藝的解讀再造,「The Moon Jar “The life of...”」平井明子的作品總是那麼的不完美⋯⋯。
 
 
 
Akiko Hirai平井明子的創作過程
 
------
 
 
Koichi lo井尾鉱一
Three Legs Vase
 
創作於2018年
泛銅鏽黃銅 
165×170×245 mm
 
出生自東京的Koichi lo井尾鉱一師承自家族製作銅器的技術,以超過4,000年傳承歷史的銅器鎚擊技藝,將高溫鍛燒後的軟化的銅片一體塑型成擁有三個墩腳的銅器,再將塑形好的容器泡浸至硫酸銅溶液中高溫燒煮,經過數次後黃銅便會呈現如鐵鏽般的朱紅色,卻同時擁有如上過釉料或漆料般帶有光澤的質地,將人類文明流傳已久的製銅技術與近現代化學結合,創造工藝手法的新層次。
 
 
Koichi lo井尾鉱一
 
 
照片來源:LOEW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