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足當下,看見看不見的城市|專訪豪華朗機工:林昆穎|臺南藝術節特別報導

 
 
 
「在路過而不進城的人眼裡,城市是一種模樣;在困守於城裡而不出來的人眼裡,她又是另一種模樣;人們初次抵達的時候,城市是一種模樣;而永遠離別的時候,她又是另一種模樣。每個城市都該有自己的名字。」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
 
一座城市的模樣該如何被定義?20世紀義大利寓言作家卡爾維諾在其著作《看不見的城市》裡,描寫了威尼斯商人馬可波羅到訪蒙古與雙眼失明的天可汗談論他眼中蒙古大國的模樣,身為外來者的馬可波羅為55座城市各別取了一個女性的名字,和書中的可汗一樣,我們無從分辨他口中描述的城市是否真實存在,又或許真實與否根本無需討論,因為當我們對一座城市的了解愈深,城市模樣就愈難以被言語所定義。
 
今年,臺南藝術節以「穿越看不見的城市」命題,希望透過藝術的視角尋找臺南無法被看見的樣貌。不同於以往向舞團或劇場買秀在臺南各地演出的形式,扎根第8年的臺南藝術節正邁向成為台南自有品牌的轉捩點。於是在今年10月開始為期一個月的臺南藝術節是首次真正以臺南作為舞台文本的藝術慶典,底蘊深厚的府城老靈魂正要以全然不同的面貌呈現於眾人眼前。
 
 
 
 
外地人與臺南的初相識幾乎都與味蕾有關,作為藝術節轉型的第一場表演,成軍於臺北,曾負責臺北世大運聖火台藝術裝置和臺中花博「聆聽花開的聲音」聲光機械藝術裝置的豪華朗機工,於臺南而言也是一介外地人。飲食文化即是最好詮釋臺南與其他城市不同的不二選擇,透過藝術化臺南飲食方式的過程看見這座城市的過去與現在。「(X_X)府城流水席」結合了豪華朗機工擅長的聲光與機械,與臺灣音樂鬼才柯智豪、當代舞蹈編創林祐如與黃懷徳、演編導創作才女程鈺婷與三金作曲家瘋戲樂工作室王希文合作,是以往豪華朗機工不斷強調的「混種」創作陣容,也是一場無法預知結果,更難以透過文字敘述情節就能全然了解的表演。「這場表演的目的不是讓觀眾透過劇情延伸出一個啟示,而是讓觀眾在欣賞表演的當下透過感官體驗一切」導演林昆穎如是說道。看見一座城市最好的方式也或許真是如此。
 
 
臺北世大運聖火台藝術裝置
 
「聆聽花開的聲音」, ©上銀科技
 
 
這次《PPAPER》有幸訪問了豪華朗機工共同創辦人,以及身兼此次臺南藝術節開幕表演「(X_X)府城流水席」的導演林昆穎,邀請他與我們分享首度為臺南藝術節量身定制節目的過程與概念,如此在前往藝術節欣賞表演前,我們對臺南以及藝術節有了初次的認識,而後到了現場我們又如何定義這次的演出和臺南今日的面貌?只有當下能告訴我們答案。在僅有兩天的公開演出裡,享受豪華朗機工藉由藝術的聲光訴說臺南的故事,駐足當下,看見看不見的城市。
 
 

 

 
訪談
PPAPER
 ✕
林昆穎
「(X_X)府城流水席」導演、
豪華朗機工LuxuryLogico共同創辦人
 
 
很高興能有機會跟你聊聊,你怎麼看這次臺南藝術節的主題「穿越看不見的城市」?
《看不見的城市》是卡爾維諾的小說,內容關於成吉思汗和馬可波羅的對談,擁有大片領土的成吉思汗因為失明無法再次看見他曾經走過的地方,他透過旅人口中的描述從不同的角度再次認識這片土地,他們激烈地討論並拼湊出每一個地方的模樣。這讓我們開始思考一座城市的觀看方式。
 
臺南是一座很有歷史的城市,從街廓、古蹟、民宅、田野⋯⋯都能看見早期的樣貌,甚至是飲食文化也存在了許久,臺南深厚的歷史底蘊發展出了優雅的生活模式,臺南人多半也有身在古都的自覺。在這之中我們能提取什麼畫面來重新詮釋這座城市?
 
豪華朗機工不斷在做創新的事,於是我們思考,從台南的優雅歷史氛圍裡,衝撞出新的創想面貌。
 
 
豪華朗機工LuxuryLogico團隊,左起:陳建志、張耿豪、張耿華、林昆穎 , ©豪華朗機工LuxuryLogico
 
 
請與我們分享這次的作品「(X_X)府城流水席」是如何發想的?想要傳遞的意念是什麼?
這次臺南藝術節不同於以往的買秀的模式,這是第一次專為藝術節做的訂製秀。於是我們要先去尋找一個表述的根源,再從這個根源找出語彙我們決定從「吃」來討論人與土地的關係,因為吃是最先能與人連結在一起的方式,最後我們找到了流水席的意象。為了讓演出更加符合城市的歷史脈絡,所以演出的地點選擇了億載金城,在古老的兵城裡,碰撞出臺南的新樣貌,希望能勾勒出觀眾對於這座城市不同的想像。
 
我們對飲食和土地之間關係的理解有三個面向。食材,無論是種植或養殖,食材的生成都關於土地的能量;食譜,做菜的方式表現了一個民族的特性,我們曾經被殖民現在也發展出自己的飲食方式,我們身為島國的應變能力和草根性都彰顯在做菜的方式,從廟會到家裡的餐桌;吃飯,這關乎人際關係,過去討論飲食的文本講的也多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而我們則想把吃飯放鬆身心的狀態呈現出來,當身心放鬆了,人與人之間的交融會變得更加密切,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表演裡強調「混合」。
 
整部表演我們希望呈現土地重複的力量(過去與當下不斷交替產生的力量)和歡樂,這場表演的目的不是讓觀眾透過劇情延伸出一個啟示,而是讓觀眾在欣賞表演的當下透過感官體驗一切,整座舞台扮演著說書人的角色,讓光和聲音以及表演者的肢體訴說全部。
 
 
 
豪華朗機LuxuryLogico工北投工作室
 
 
作為臺南藝術節的開幕演出,身為導演的你怎麼把這次的主題「穿越看不見的城市」同時帶到這部作品裡?
在這個主題下,我們為這部作品找到了一個共通的意象——煙。炒菜的、食物裝盤時的、廟宇香火的、戰爭砲彈的、煮地瓜稀飯的到意象化神靈的煙。「煙」因人的行為或信仰而產生,這個沒有固定型態,但卻能清楚傳達不同感覺的元素貫穿整場表演我們想像的是,看不見的城市中那一股氛圍便是煙,便是空氣,便是我們可以凝視的人情味。我們希望透過飲食的三個面向來傳達城市無法被看見的感覺。
 
 
我們都知道臺南以美食聞名,所以設定了飲食的文本是這個原因?
是的,臺南因為日治時期的歷史因素讓這裡的食物口味偏甜,也很成功地發展出在臺灣其他地方無法複製的特殊性,臺南和飲食的關聯是很直覺的,也因此有很多畫面可以截取,然而因為臺南過去已經推行飲食文化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所以市府也在考慮以不同的面向做這次的演出。但我們認為,正是因為這是臺南藝術節轉型的第一場演出,我們更要把底蘊最深的飲食文化在這次的表演一次呈現。
 
 
「(X_X)府城流水席」製作團隊:左起:音樂總監柯智豪、說書人簡上仁,文本協力 楊喻斐、導演林昆穎
 
 
對於豪華朗機工而言,你們想傳遞的創作概念核心是什麼?
從LuxuryLogico來解釋會比較清楚,Logical邏輯指的是每一個人獨自溝通的方式,當我們完成一件事可能透過不同的邏輯來達成同一個結果,Luxury豪華的、複多的邏輯,指的是不同個體的邏輯能夠同時存在一個時空裡往同一個方向前進,在這個過程裡我們如何討論這件事?它的過程是什麼樣子的?豪華朗機工想要強調的是「群聚的力量」,所以「混種」並不是我們的核心而是手法,最重要的是合作的過程裡每一個人匯聚的能量,這也是為什麼豪華朗機工的作品總是和太陽或光芒有關。
 
 
「日光域」,寶藏巖 , ©臺北市文化基金會
 
「日光域」,臺北台電大樓
 
「河飄風」,台電合作作品
 
 
從團隊的組成到這次的節目,你們都很強調「混種」的概念,他單純只是你剛剛提到的合作嗎?混種為什麼重要?
所謂的混種其實就是跨域,它的概念比合作來得更深入,在保留各自專業的前提下創造一個全新的事件,當這個新的事件有了不同領域的基因就會是有脈絡可循的,也會因此有更多的情感。我們從「天氣好不好我們都要飛」這件作品得到了很深的感觸,我們不能一直做純科技、純數位或純物理的物件,因為這太沒有能量和生命力了,我們需要和不同年齡層的觀眾對話,如果對話沒有成立,這件作品無論做得多辛苦都沒有意義,就只會停留在同溫層裡。很多時候一件作品不是我想要給你什麼,而是我能讓你感受到什麼。
 
豪華朗機工本身就是一個混種的團隊,我們有各自的專業在每一次的合作裡也強調對等的狀態,每一件事物的背後都不是一個人努力的結果,而是關於產業鍊的連動,雖然藝術圈對於這樣的概念起步得比較晚,但豪華朗機工一直以來都很願意成為使整個產業鍊前進的推手。一件作品是否壯觀或是否能為我們帶來多大的名聲,對我們來說並不重要,我們關注的是我們是否有在這個產業鍊裡產生一條邏輯以及每個人都能從中理解他人的邏輯。
 
 
「天氣好不好我們都要飛」
 
 
 
「(X_X)府城流水席」電音派對表演團隊,
混種亞人
 
「(X_X)府城流水席」電音派對表演團隊,
陳氏兄弟
 
 
你們的創作除了藝術性也包括很多的物理、力學的邏輯,很多時候概念和實際執行面可能會產生矛盾。所以你們產出一件作品的流程是什麼樣子的?
創立初期我們常常為了美學起爭執,但後來我們發現了一種模式:創意=主張+草圖,第一步一定是先決定我們想做什麼,像這次台南藝術節的作品我們要傳遞對人與土地的連結,當主張決定了就開始有草圖,再來就進入到設計期,我們向各領域專業的人解釋主張和草圖,他們則開始提出實踐的方法,最後就進入了實作的施工期。
 
成立到現在完成過許多作品,至今讓你最有印象的作品是哪件?
目前我想還是「聆聽花開的聲音」,在作品生成的過程裡我們遇到了很棒的團隊,而這件作品融合了我們很在行的三大媒材:聲、光、機,這件作品被安排在呈現臺灣平地到高山植被的生命園區,沒有大片花海的情景,我們是園區裡唯一一朵花,而且還是師法自然所設計完成的花,在媒材上是很大的衝撞,整體很壯觀同時也很輕巧,每一個人的專業、城市的願景、產業鍊的連動都融入在裡面,這件作品牽涉很多技術層面的問題,但我們卻用很藝術的方式呈現,同時它又是一件每個人都看得懂的作品,這是讓我最感動的
 
 
「聆聽花開的聲音」, ©上銀科技
 
「聆聽花開的聲音」
 
 
嘗試過了這麼多動能和科技的藝術,還有什麼是你很想挑戰但還沒有的?
生命科學,也就是AI的應用,現在所謂的大數據時代意思是我們處在資料收集的階段,社會也開始應用這些數據,我們期望AI發展到一定程度後可以應用生命科學來創作,例如一陣風的具象化,預測某件事物然後完成它⋯⋯這是我們很希望能嘗試的。
 
 
最後請與我們分享,臺南藝術節作品目前為止有沒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情?
其實我們在一個月前才決定了新的舞台設計(採訪時為8月中旬)。因為談論到歷史,讓整齣表演跟時間產生了很大的關聯,所以在我最初的想像裡,舞台應該像時鐘一樣呈現弧形,但考量到技術面和預算問題,原本圓弧形的設計逐漸變成方形的結構,與我們最初希望舞台能成為一個說書人的期許有太大的落差,於是我們開始思考要如何應變。現在新的舞台像是一座山巒和太陽升起的畫面,當新的提案一出來燈光、編舞、舞者都非常有感覺,太陽在豪華朗機工一直都是很重要的創作意象,我們也想過讓過去的作品「日光域」成為這次的太陽,但最終我認為它無法實踐在舞台上照耀每一個人的效果,所以我們又再次改變了方案,由電腦燈組成舞台的太陽。這次的裝置我們走過了很長一段路程,但這個決定的結果讓所有參與者都有所感覺,我也相信這會是個關鍵的轉折。
 
 
「(X_X)府城流水席」舞台模擬圖
 
 
 


 
 
 
 
 
(X_X)府城流水席
(X_X)Flowing Feast
 
日期:10/9、10/10
地點:億載金城
 
 
 
----------
 
 
 
更多臺南藝術節
節目相關資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