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幕歌劇芭蕾 IOLANTA/CASSE-NOISETTE
約蘭塔/胡桃鉗
兩場向純真告別的夢

巴黎歌劇院新生代premier首席舞者Marion Barbeau在IOLANTA/CASSE-NOISETTE的芭蕾舞部分Casse-Noisette胡桃鉗演出主角少女Marie © Julien Benhamou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每個人都聽過胡桃鉗,英文叫 The Nutcracker,法文叫 Casse-Noisette,俄文太難這裡就不提了,是 19 世紀俄國大作曲家 Piotr Ilyitch Tchaïkovski 柴可夫斯基編寫的一部非常有名的芭蕾舞劇,故事內容來自 19 世紀浪漫主義法國作家 Alexandre Dumas 大仲馬根據德國作家 E.T.A.Hoffmann 霍夫曼的黑暗童話創作改編的劇情,事實上這齣家喻戶曉的芭蕾舞劇在一開始是與另外一齣短歌劇連結在一起的,柴可夫斯基在他逝世前的晚年受到俄國聖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委託創作出在同一晚上演一齣歌劇一齣芭蕾舞劇的演出,因此譜寫了 Iolanta /​ Casse-Noisette 這部 “diptyque (雙面板幕)” 劇,歌劇的部分是 Iolanta 約蘭塔,芭蕾舞的部分是 Casse-Noisette 胡桃鉗,一前一後同時在 1892 年 12 月 18 日搬上舞台演出,幾個月後柴可夫斯基去世,雙幕歌劇芭蕾 Iolanta /​ Casse-Noisette也不知為何地從此被分家,受到全球歡迎的 Casse-Noisette 胡桃鉗被譽為柴可夫斯基三大芭蕾舞劇之一,而 Iolanta 約蘭塔這齣短歌劇則被世人遺忘。一直到 2016 年,Opéra de Paris巴黎歌劇院在一百二十多年後首度將 Iolanta 約蘭塔與 Casse-Noisette 胡桃鉗再度合體,透過當代俄國舞台導演 Dmitri Tcherniakov 狄米崔切爾尼亞科夫融合古典與摩登科技美學的驚人舞台視覺設計表現讓雙幕歌劇芭蕾 Iolanta /​ Casse-Noisette 令人歎為觀止並含淚欣賞地呈現於世人眼前。

 

事實上,當年柴可夫斯基在譜寫歌劇 Iolanta 約蘭塔的時候便說「我要寫出一齣讓人哭泣的歌劇」,Iolanta 約蘭塔整齣歌劇中仙樂般的音符訴說著人性在天堂狀態中的童話純真面向下仍然存在對未知的不安恐懼,這與緊接在後面的芭蕾舞劇 Casse-Noisette 胡桃鉗在歡樂天真的舞步後邁向與純真道別的夢境完全是一體兩面,這一齣歌劇與這一齣芭蕾舞劇的共同點也在一前一後劇中兩位主角少女身上,歌劇 Iolanta 約蘭塔中的少女 Iolanta 她在極度美好幸福的環境中不知道自己天生是一個瞎子,芭蕾舞劇 Casse-Noisette 胡桃鉗中的少女 Marie 在幸福美滿的家庭中因情竇初開讓自己的心境邁向深淵,讓這兩位快樂少女失去純真的都是對於戀愛的初覺發現。

 

巴黎歌劇院雙幕歌劇芭蕾 Iolanta /​ Casse-Noisette中的歌劇部分Iolanta約蘭塔天堂家庭片段唱著「睡吧,是天使帶我們來到夢中的世界啊,被幸福所圍繞...」

 

東歐摩爾多瓦共和國女高音Valentina Naforniţă在巴黎歌劇院IOLANTA/CASSE-NOISETTE的歌劇部分Iolanta約蘭塔中飾演主角少女Iolanta©Julien Benhamou,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巴黎歌劇院新生代premier首席舞者Marion Barbeau在IOLANTA/CASSE-NOISETTE的芭蕾舞部分Casse-Noisette胡桃鉗演出主角少女Marie © Julien Benhamou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當代俄國舞台導演 Dmitri Tcherniakov 狄米崔切爾尼亞科夫詮釋的雙幕歌劇芭蕾 Iolanta /​ Casse-Noisette 除了在舞台上無以倫比的場面調度呈現,一前一後兩齣劇碼之間的連結也透過人物巧妙地在不同場景中出現為歌劇部分與芭蕾舞部分的相互關係完成了極為行雲流水的故事軸線,在這長達將近四個小時的雙幕劇中有兩段 entracte 中場休息,第一段 entracte 中場休息 30 分鐘,第二段 entracte 中場休息 20 分鐘,而歌劇 Iolanta 約蘭塔與芭蕾舞劇 Casse-Noisette 胡桃鉗並非在 entracte 中場休息被區分,特意地在第一段 entracte 中場休息後的表演中展現將兩齣不同歌劇與芭蕾舞劇調度轉換連結成同一故事軸線的高超功力,第一段 entracte 中場休息前的第一段表演部分在少女 Iolanta 因愛上她的男子發現自己是瞎子而兩人痛聲哭泣中落幕,第二段 entracte 中場休息前的第二段表演部分的落幕則是 Casse-Noisette 胡桃鉗故事中少女 Marie 她幸福美滿的家頓時如啟示錄般天崩地裂的震撼舞台效果。

 

巴黎歌劇院新生代premier首席舞者Marion Barbeau在IOLANTA/CASSE-NOISETTE的芭蕾舞部分Casse-Noisette胡桃鉗演出主角少女Marie©Julien Benhamou.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有別於大家認識的胡桃鉗中女孩收到聖誕禮物後與老鼠大軍玩具以及仙子情節,訴說的是另一位幸福家庭少女Marie在純真向她告別後的成長初覺,在雙幕歌劇芭蕾 Iolanta /​ Casse-Noisette 裡芭蕾舞 Casse-Noisette 胡桃鉗的部分跳脫了俄國古典芭蕾的樣貌,由三位重量級當代編舞家的創作連結在一起,這也是芭蕾舞劇中很少見的,比利時編舞家  Sidi Larbi Cherkaoui 在胡桃鉗中讓當代舞呈現一種新古典優雅,加拿大編舞家 Édouard Lock 在胡桃鉗中表現前衛機械性的肢體急速律動,葡萄牙編舞家 Arthur Pita 則透過 50’ 年代的美學讓胡桃鉗 twist 扭扭舞起。

 

巴黎歌劇院雙幕歌劇芭蕾 Iolanta /​ Casse-Noisette中的芭蕾舞部分Casse-Noisette胡桃鉗幸福家庭片段

 

巴黎歌劇院雙幕歌劇芭蕾 Iolanta /​ Casse-Noisette中的芭蕾舞部分Casse-Noisette胡桃鉗幸福家庭為女主角少女Marie慶生派對片段

 

巴黎歌劇院雙幕歌劇芭蕾 Iolanta /​ Casse-Noisette中的芭蕾舞部分Casse-Noisette胡桃鉗女主角少女Marie夢境華爾滋片段

 

 

Opéra de Paris 巴黎歌劇院從 2019 年 5 月 9 日到 5 月 24 日伴隨 350 週年時刻再度將雙幕歌劇芭蕾 Iolanta /​ Casse-Noisette 搬上 Palais Garnier 加尼葉殿舞台演出,歌劇成為芭蕾的序曲,而芭蕾成為歌劇的解讀結論。(text 文字 by Gene Ku 簡兢谷) ■

 

在巴黎歌劇院IOLANTA/CASSE-NOISETTE歌劇部分Iolanta約蘭塔中飾演主角少女Iolanta的東歐摩爾多瓦共和國女高音Valentina Naforniţă與芭蕾舞部分Casse-Noisette胡桃鉗飾演女主角少女Marie的巴黎歌劇院新生代premier首席舞者Marion Barbeau分別解釋這兩位少女主角的相同之處

 

巴黎歌劇院雙幕歌劇芭蕾 Iolanta /​ Casse-Noisette海報

 

更多關於歌劇與時尚的精彩內容請參閱PPAPER FASHION第69期

更多關於舞蹈與時尚的精彩內容請參閱PPAPER FASHION第6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