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芭蕾最成功的風景 JEROME ROBBINS 的舞碼 FANCY FREE

三位巴黎歌劇院Étoile明星男舞者(左起)François Alu 、Karl Paquette 、Stéphane Bullion在Jerome Robbins的舞碼Fancy Free ©  Sébastien Mathé/ Opéra national de Paris

 

 

美國編舞家 Jerome Robbins 二十世紀最重要的編舞家之一,融合古典芭蕾、爵士、與 pop style 流行舞蹈,在當代芭蕾舞界造成革命也蔚為風尚,例如他在 1944 年創作出三位水手在紐約 24 小時的舞碼「Fancy Free」第一次在同年 4 月 19 日紐約 Metropolitan Opera House 大都會歌劇院演出時立刻獲得極大的迴響,當晚創造出 22 次 curtain calls 舞者謝幕的盛況,塑造出美式芭蕾的新風景,啟發了紐約百老匯的音樂劇,更成為風靡全球歌舞名片「West Side Story 西城故事」的雛形前身,就連好萊塢史上最會跳舞的巨星 Gene Kelly 在同樣述說三位水手上岸紐約情節的電影「On the Town 錦城春色」中都以舞步向 Jerome Robbins 的舞碼「Fancy Free」致敬。

 

New York CityBallet紐約城市芭蕾舞團舞者Sebastian Villarini-Velez 說明他在舞碼「Fancy Free」的角色

 

 

Jerome Robbins 的舞碼創作充滿美式樂觀與天真,然而他對舞者的嚴苛幾乎到達了惡名昭彰的程度,「任何我所編舞的作品,都是從舞者與我自己的合作而產生的,為了相當的靈感,我依賴他們,同時將靈感給予他們,重點是在我第六感那一刻的隨機,我試著將一些舞步放在他們身上,看他們的身體律動如何進行,我不想把任何尷尬或是令人不舒服的事情給舞者,我給予的事情是關於技巧的要求。當人們我對我說 “  boy 你是一個逼人拼命的 slave driver ”,我想我的動機是在任何情況中把事實抓出來。」Jerome Robbins 曾説。

 

巴黎歌劇院Étoile明星男舞者Stéphane Bullion在Jerome Robbins的舞碼Fancy Free

 

 

Jerome Robbins 也曾説 :「我喜歡創作芭蕾,我喜歡看見律動中的身體在時間裡,在空間裡,去看到他們彼此間的關係,去看到他們與人們之間發生了什麼,而我的喜悅也是來自於能夠去創造一些東西,從一無所有的房間或舞台上放進律動,去看到在發展這些律動時會發生什麼。」

 

2018 年l’Opéra de Paris 巴黎歌劇院第三度緬懷 1998 年去世的 Jerome Robbins,以系列節目「HOMMAGE A JEROME ROBBINS」紀念這位將巴黎歌劇院舞蹈團視為紐約城市芭蕾舞團外第二個家的美國編舞大師逝世 20 年,節目中就是以舞碼「Fancy Free」作為開場。

 

巴黎歌劇院緬懷Jerome Robbins系列節目「HOMMAGE A JEROME ROBBINS」在電影院的預告

 

 

「我不覺得你能把糟糕的事情放在舞台上,如果我對素材很清楚,這對觀眾來說也會很清楚,某種方面來說就是那麼簡單,假如我沈浸其中更深,讓我自己更有感覺,通常來說,這對觀眾也是很清楚的。」Jerome Robbins 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