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日本藝術家
齊藤智史Satoshi Saitoh
“那些並不特別的事物都是非常重要的”

齊藤智史作品“「」”, 圖片提供:雲清藝術 Elsa Gallery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許我們從來不曾去過,

但它一直在那裡,總會在那裡。

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會再相逢。”

- 村上春樹 -

 

「Ikigai」,日文漢字寫作「生き甲斐」,是日本獨特的生活哲學,意思大概是「會感到幸福的生活方式」。根據日本臨床心理學家長谷川明弘(Akihiro Hasegawa)等學者一篇2001年發表的研究,「Ikigai」一詞由「iki」和「gai」兩個部分組成,前者代表生命,後者是價值或意義,而「gai」源自於「kai」,即日語中貝殼(甲斐)的意思,這個詞最早可以追溯到平安時代,在當時,貝殼被認為是貴重的物品,如今則衍生出生活價值的意思。

 

齊藤智史作品“「」”, 圖片提供:雲清藝術 Elsa Gallery

 

Ikigai是生活中的貝殼,是豐富生活的養分,是生之意義,是生活中所有價值的總和,也是每天讓我們起床過日子的動力。然而,對日本人而言,Ikigai並不完全等於幸福,它是即使身處苦痛之中,也還能夠抱持希望向未來走去的心靈支柱。日本人相信,每日生活中的暖心的療癒的點滴,是豐富、充實並且圓滿生命的累積。

 

80’後的日本藝術家齊藤智史(Satoshi Saitoh)出生於日本長野縣一個經營植物店的家庭,為日本當代雕塑大師佐藤忠良(Churyo Sato)跟舟越桂(Katsura Funakoshi)對人類形體的探索所感,畢業於東京造型大學雕刻系後,便回到家鄉長野縣,透過創作來呈現來自內心的感動。關於一份對家園的愛,也關於一份對自然的崇敬,齊藤智史稱自己的雕塑創作為「崇拜像」,如同守護著土地、如同神明般存在的事物,他喜歡以楠木雕刻,順應木材的曲線、聆聽木材的本意,極盡溫柔地緩緩雕琢出寄宿在木材之中的自然靈性,「就像一塊石頭在自然天意的河流中滾動」。

 

齊藤智史作品“8”, 圖片提供:雲清藝術 Elsa Gallery

 

除了雕刻,齊藤智史也以手工上色跟煙燻,談到他經常使用的顏料「丹」與「灰」,他告訴我們在盛產蘋果的長野縣,當地居民在冬日的時候,會把多長的枝葉切除放在地上,小朋友看到就會拿起來玩,而他創作中所採用的顏料丹與灰,其實是以蘋果枝葉去研磨提取出來的,紅色的是丹,剩下來的便是灰。取之自然,獻之自然,齊藤智史這位不太介意生活中沒有自動販賣機,更沒有使用智慧型手機的藝術家,把日常活成了藝術最純粹的樣子。

 

「我想是非常珍惜日常生活中吃飯睡覺這種無法再更普遍的事情吧。那些並不特別的事物是都是非常重要的。」在被問到創作的特殊習慣時,齊藤智史給了我們這樣的回答。我想,他肯定在創作之中找到了生活的貝殼,平凡而閃亮亮的,聽得見森林的呼喚的那種。

 

最後,祝大家都能找到那片屬於自己的森林,若是感到迷惘就去跑步吧,去運動去流汗,傾聽自己身體的聲音,它會直達你的內心。

 


 

PPAPER
 

SATOSHI SAITOH
齊藤智史 

 

齊藤先生您好,很高興能跟您聊聊。您是否因為展覽而拜訪過台灣幾次?您對台灣印象如何?對您來說,台灣有沒有什麼特別不可思議或奇怪的事情?
我曾經因為參與Art Taipei、Young Art Taipei、Art Kaohsiung來過台灣,但還不曾以旅遊為目的來過。在高樓林立的地方有著夜市文化和復古建築的街道對於日本人的我而言有點夢幻且非常日常。

 

據我們所知您成長在一個園藝家庭,從小就接觸園藝,如何影響您的創作方式?
我想是土地風土和家庭和在田野間成長的過程,對創作時塑造形狀時有造成相當程度的影響。

 

齊藤智史作品“▽”, 圖片提供:雲清藝術 Elsa Gallery

 

在傳統日本文化宗教中,萬物皆有神或靈,有所謂「八百萬神」的說法,在這其中您是否有特別喜歡的神祇或神話故事?
雖然對於神話故事並不是很熟悉,但很喜歡接納萬物的自然崇拜文化。另外對於繩紋文化中對土偶的崇拜文化也十份有興趣。

 

作品中「崇拜像」的概念,是在創作過程中慢慢發展出來的嗎?
我現在住的地方非常鄉下,是個連自動販賣機都沒有的地方。小時候覺得這樣的環境很正常,大學到了東京後是完全不一樣的世界,有很多自動販賣機,剛開始很崇拜這樣的東京。畢業後,有考慮過要留在東京還是回到故鄉長野縣,有一天坐電車回家的時候,看到了長野縣的廣告,上面是淺間山,頓時非常感動,理解到自己一直想要用作品呈現的來自內心的感動,原來就在離自己最近的地方。

 

有一個說法是小孩子比成人容易感受到或看見靈性的存在,因為他們的心比較純真。您曾經說過每一個樹木中都住著精靈,作為一位藝術家,您是否嘗試維持赤子般的眼光?
山中精靈是台灣人對我的作品給予的反應,這種說法也絕對沒有錯。但我的目標是稍微大一點的,一種作為自然崇拜的偶像表達形式。我認為在小時候和現在的感知中,都能察覺未來。

 

齊藤智史作品“-111-”, 圖片提供:雲清藝術 Elsa Gallery

 

您的作品經常充滿像是被自然刻蝕過的痕跡,是否想過有一天製作一個大型的木雕放在自然當中,隨著風吹雨淋,讓它最後真的成為自然的一部分,甚至任其消逝?
我經常在與藏家相談或是接受專訪的時候,得到關於未來創作方式的養分。這是個很棒的想法呢,把已經完成的作品再次放到自然界讓它風化、增加自然的痕跡,確實很有挑戰性,有機會想試試看。

 

開始創作一個新作品的時候,您會如何跟木材「對話」?
我試圖以「無意識」般的意識為主軸來製作,就像一塊石頭在自然天意的河流中滾動。

 

這是否也是順應木材天性的創作方式?
保持木材自然的樣貌,拿起雕刻刀無意識地去雕琢,看它變成什麼樣的形狀,以木材本身的曲線去完成它的造型。就像你前面提到的,那樣像是被自然刻蝕過的痕跡,確實是我想要表現的,能夠被感受到對我來說是件開心的事。

 

齊藤智史作品“8”(左)/ “△,”(右), 圖片提供:雲清藝術 Elsa Gallery

 

您通常怎麼開始一天?創作的時候有任何特別的習慣或儀式嗎?
應該就是每天定時起床,過著一如往常的第一天。創作的習慣,我想是非常珍惜日常生活中吃飯睡覺這種無法再更普遍的事情吧。那些並不特別的事物是都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一天早上醒來您發現自己有了超能力,會是什麼?
我希望能認識這世界中更多的人也想知道更多他們的生活,所以希望有瞬間移動。

 

對您來說,「IKIGAI」有什麼意義?在什麼情況下會感受到它?
做出好的呈現後,給自己喝杯紅酒。還有在日常生活中發現新事物且覺得美麗的那個瞬間。

 

齊藤智史作品“「」,”(左)/ “**”(右), 圖片提供:雲清藝術 Elsa Gallery

 

您對AI藝術有什麼看法?它會如何影響創意的本質?
我感覺只是在創作過程中又多了一個道具和素材。雖然並沒有想積極地去使用,但確實藝術表現的方式又更寬廣了一些。

 

我們這期雜誌的主題是「JAPAN FOREVER」,您認為自己的作品是否有體現出「日本性」?
我認為是以日常的器具和灰和楠木為中心創作,感知身活周遭的素材及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和緣分這點。

 

請跟我們分享這次跟PPAPER合作的雕塑背後的故事。
其實剛開始有思考過另一種造型,但中途因為達不到心中希望的樣貌所以先放置了約半年左右後才再決定提起勇氣面對,在與各種苦惱奮鬥下不知不覺成為了目前從未有過的新的表達方式。

 


關於作者

Clyde Liu。PPAPER 主編。
正宗90文化養大的金牛男。擁抱帶有壞品味的美感與文化。相信科幻片與愛情片是一切問題的答案。而宇宙是我們最後的歸依。

  

 

 

©p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