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 DESIGN

美國平面設計師Milton Glaser:一顆愛紐約的無私初心

Milton Glaser以60’年代美國藝術家Robert Indiana知名的「LOVE」設計為基礎,設計了「I ♥ NY」標誌,而出生於Bronx布朗克斯的他深愛著這座家鄉城市,他將此logo免費贈送給紐約市,希望它能夠成為全紐約人民的共同財產。「I ♥ NY」於是被印在T-shirt、帽子、馬克杯等等物品上,除了每年替紐約賺進大量財富,也轉變為流行文化的符號,直到911事件後,「I ♥ NY」更扮演著連結人心的重要標誌。...

打開雨中的療癒小物:YOU + MORE! 水母雨傘

不用再討厭下雨天了!日本質感雜貨點 YOU + MORE! 聯合鶴岡市立加茂水族館(Kamo Aquarium)推出3款水母雨傘,讓人們在下雨天想像自己為討喜水母行走在路上,使心情不再鬱悶。...

nendo傑出的一手,太聰明的LAWSON系列LOGO全面翻新

在過去LAWSON根據不同目標客群為各品牌分別設計不同的品牌形象,為便利商店營造出小型購物中心的意象,然而卻也阻礙了「LAWSON」本身具有長久在日本市場耕耘的號召力。於是今年,LAWSON的企業識別系統終於在佐藤大主理的設計工作室nendo的操刀下被重新整理...

用愛建起海平面下的失落帝國:JASON DECAIRES TAYLOR

"As soon as we sink them, they belong to the sea." —Jason deCaires Taylor. 英國藝術家 Jason deCaires Taylor童年在馬來西亞的珊瑚礁海岸渡過,長大後海洋更成為他心中最深的鄉愁,保護自己珍愛的事物是他創作的根本理念,他的雕塑作品不僅充滿對社會現象的隱喻,更隱含對海底生態最真摯深切的關懷。...

BANKSY的雙贏提案:為銅像與推倒銅像的人立雕像

BLM抗議活動越過大西洋來到英國,6月7日,激昂的抗議群眾將位於Bristol的Edward Colston紀念銅像拉倒並丟到Bristol Harbour中。被認為是17世紀出身於Bristol的慈善家,Edward Colston提供捐款給家鄉的醫院、學校、工廠、教堂等機構;Edward Colston同時也是一位奴役貿易商,他在Royal Africa Company皇家非洲公司工作的十多年間從西非運送超過84,000名黑奴到美國,而期間死亡的估計超過18,000名。因此,當許多Bristol居民將Edward Colston視為家鄉英雄,其銅像與BLM支持者和其他人的眼中卻是“a standing insult”(直挺挺的羞辱)。...

自由設計師UV Zhu:紙娃娃的3D狂喜

UV Zhu的3D作品如紙娃娃遊戲,在毫無懼色堆疊衣著的同時,鮮豔的色彩,以及遊走於真實和虛擬之間的質地,反映了數位世代欣然接受大量資訊衝擊的需求,這是屬於新世代的數位化療癒,也是除去時尚標籤後,關於搭配的純粹狂喜。...

餐飲業概念性防疫裝置PLEX’EAT:保持社交距離的品味提升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嚴峻,就算旅遊、飲食與商業法令解禁,歷經半年疫情考驗身經百戰的你,要回到那些你最熟悉也最療癒你的餐館或咖啡聽依舊心裡驚驚。法令因病毒而生也因人而生,設計更是如此,好的設計除了美學與實用性的考量,在這個保持社交距離是美德的時代,設計自然也必須去服務我們防疫新生活,將防疫的需求提高到美學的層次。...

那些看似孤寂,卻好有溫度的畫作:Jessica Brilli

紐約藝術家Jessica Brilli區別了自己,與孤寂大師Edward Hopper,透過自己的筆畫,為那些被遺忘的,或者被視為無物的事物帶來新生命。雖然她的主角都是些在當下生活中不再有人觀看的對象,卻不顯孤獨。...

插畫家眼中的東京下町百景:有沒有你到過的東京?

「按下快門的同時,我好像做了一場時光旅行回到過去」土持晉二將到訪過的地點用插畫呈現,除了向心中最崇拜的19 世紀浮世繪師歌川廣重當年畫過的江戶(現東京都地區)逾百景緻敬,更是連結過去與未來,保存記憶撫慰人心的創作。...

藝術家Jose Romussi:用當代刺繡編織想像空間給你

藝術是一種突破、是一種情感、也是一種表達。「所有的表象都是可穿透的」藝術家Jose Romussi說道。他打破紐約灰色地帶,用手中的一針一線,大膽地賦予那些看似被遺忘的無名過往新的生命色彩。...

回顧CHRISTO & JEANNE-CLAUDE用藝術包裝世界:包綑景物的即時造夢人生

Christo曾說「我是一個完全不理性的藝術家」,他們不接受資助,為了籌措製作裝置資金或回本,他經常分售藝術品的一部分或是拍賣企劃的手繪原稿,但他從來沒有停止去繪製藍圖,並且盡一切力量讓它成為地圖的一部份—即使成品無法永久留存,而且很可能幾周或幾天就得拆掉。如今Christo離開了,藝術品也不在,但那些感動無數觀眾的時刻,以及將藝術完全獻給大眾的高尚精神永存,我們一起來回顧Christo & Jeanne-Claude創造的經典時刻。...

史上第一本普立茲獎漫畫《MAUS鼠族》:用漫畫講述歷史的血淚

1980年,亞特與妻子一同創立了漫畫選集《RAW》,在當年發行的第二冊中,Art Spiegelman開始連載《MAUS》,他將自己多次拜訪父親聽他口述話當年的過程,以及父親從認識母親、遭逢戰亂、被關入集中營,到運用智慧加上運氣而倖存下來的回憶,用漫畫形式,以第三人稱視角逐步構成一本圖像小說。在《MAUS》中,波蘭猶太人是老鼠、納粹是貓、波蘭人是豬、法國人是青蛙,而美國人是狗,而就在父親一邊回憶著大屠殺的故事,Art Spiegelman也一邊嘗試釐清母親自殺的原因,並且試圖在父親歷劫歸來的心路歷程中,摸索自己與父親的關係。...

“沒了案子,創意還是要繼續”:集結55位創意人的藝術撲克牌套組,將證明創意可以幫助人類度過疫情

來自丹麥的設計雙人組Oimachi,近日展開了一項以創意對抗COVID-19的計畫——「Cards Against Corona」撲克牌套組,集結55位來自30個不同國家的創作者,畫出他們在疫情中所看到的隔離、保持社交距離、辛勞的醫護人員⋯⋯等種種情況,52張主牌,2張鬼牌,以及1張遊戲說明卡皆有各自的創作者負責繪製...

當快樂成為藝術的前提:HAGAR VARDIMON 的歡樂符號學藝術

Hagar Vardimon以各種不同色彩和縫法交錯的縫線, 還有各種繽紛的剪紙拼貼,在影像上堆疊出快樂的層次,每個圖像都有它們原本的故事,五彩繽紛的縫線或剪紙拼貼,又編織出另一層意境的故事,讓人們去細細思考。這些最簡單的織線、色紙、線條、圖形像是藝術上的符號學,啟發人們對影像的重新想像...

無印良品的設計哲學:不是這個很好,而是“這個,就好” —— 原 研哉專訪回顧 - 上集

一條線切分了天與地,什麼都沒有,卻包含了一切,如何歸類這種「光景」?⋯⋯「無印良品」藝術總監的原研哉,以這樣空無的「光景」,榮獲2003年東京ADC大賞,使「地平線」系列廣告讓「無印良品」這個品牌發揮無限的宣傳力量。 62歲,溫和謙恭,言辭明快,沒有高壓感,不是光鮮又風格多變的熱情派創意人...

如果記憶是一種形狀:波蘭塗鴉藝術家SEIKON,用幾何在城市鄉間留下他的記憶

SEIKON,一個來自波蘭的年輕小伙子,在街上畫掉許多光陰——旅途中不經意的一面牆,在城裡在山中在無人活動的被遺棄之地,眼中的風景成了一片畫布,SEIKON用抽象的幾何線條留下他的記憶,並且將其發展多年的個人繪畫風格進化架構成立體雕塑,甚至搭配光線與聲音讓作品活起來,像是生於自然的無機物,寧靜地不與萬物爭而是隱身其中...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