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 MED 幸福感至上的全包式假期體驗

Club Med 馬爾地夫卡尼島

 

 

擁有超過60年歷史,創立於法國的Club Med集團開始於一個簡單的概念—Happiness。為了實現給予並分享快樂的目標,Club Med更發明了品牌特有的Gentle Organizer(G.O.),他們在度假村中服務來訪的客人,確保在度假村中一切的體驗是完美動人的回憶。Club Med以全包式消費,即一次付費即可享受所有服務的方式開創旅遊假期的全新體驗,在這個千禧世代扮演重要角色的時代,於Club Med服務了27年,現為大中華區CEO的Gino Andreetta認為旅遊業正面臨需求上的轉變,《PPAPER》有幸與他坐下來聊聊看似神秘的全包式體驗,以及對於大中華市場的看法。

 

Club Med 大中華區CEO Gino Andreetta

 

INTERVIEW

PPAPER X Gino Andreetta(Club Med 大中華區CEO)

 

請跟我們簡單分享你的背景與工作經歷。

我的背景簡單也複雜,我在Club Med待了很久,30年,它是立基於法國的國際旅遊集團。在這30年間我在全世界旅行,有機會在世界各地工作,巴黎、墨西哥、南美、非洲、北非、歐洲……,所以我能夠四處旅遊,探索不同的文化,遇見不同的人、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思考模式,我想這是旅途中最豐富的收穫。我總是定義我自己為“世界的公民”,因為現今依然有很多人以自己的國籍為傲,但我認為應該要以我們所居住的世界為傲,因為我們住在一個很棒的地方,我們必須照顧這塊土地。過去30年間除了在各地工作,我也擔任各種管理職位,現在我base在上海,擔任大中華區的CEO。

 

在上海待了多久呢?

我猜是兩年又一個月,在上海的經驗非常特別,節奏不同,在那之前我在歐洲,有不同的想法跟作法。無論是在大陸、香港或是台灣,節奏都非常快,而目前我很確定的是,大中華區已經處於過去所謂“copy cat”的結束。以前當我在歐洲或是其他地方的時候,人們總是說「這個地區的人只會copy」,可是現在我在大陸、香港、台灣這些地方看到的是,你們正在創新、發現、打破規則。在大中華區一切進步神速,讓我印象深刻。

 

聽起來您對大中華區有相當大的期待。

我認為我們正在見證歷史,見證中國千禧世代的力量。他們的本質正在改變,不再做他們上一代做過的事,而是想體驗不同的事物。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因為Club Med是關於體驗與快樂的,我們相信這正符合千禧世代這群年輕家庭的需求。

 

 

Club Med 馬爾地夫芬尼芙別墅

 

 

對您來說,Club Med的核心價值是什麼?

Club Med創立於67年前,在二戰爆發後的歐洲,一開始創立的宗旨是對自由的需求、對享受人生的需求,以及與人交流的需求。Club Med的核心價值是提供年輕家庭或情侶探索的機會,這包含Disconnect跟Reconnect。Disconnect是離開熟悉的環境;Reconnect是能夠從事各種不同的活動,是體驗。我們相信台灣或是大陸的人們開始注重何謂假期,而假期的概念正在不斷地被強化中,我們與年輕家庭這樣的期許相應,我是從這樣的角度來看的。

 

您的工作中,最吸引您的特質是什麼?

確保人們感到快樂。快樂是我的信仰,我認為那是每個人應得的,而那種快樂是無需任何顧忌的。Club Med提供的正是這種快樂,我們稱之為“Hustle-free Holiday”,客人不用去擔心明天要做什麼、等等要去哪、要準備什麼、要安排什麼—我們辦妥一切。這種客人只要決定要或不要的完全自由性,無論是跟家人、伴侶,甚至是獨自一人,我稱之為“Lux of Today”,意思是給人們發掘自我的機會。這是一種形式上的利己主義,藉由做決定,你與你的伴侶與家人都能在假期中獲得快樂。我認為這是享受人生的新方式,而且是簡單的,我只要付一次費用就好,我不用再付這個付那個。對很多消費者來說Club Med看起來比一般旅遊昂貴,但只要瞭解了這些其實並非如此,因為當你把所有的吃喝玩樂服務都加起來,就會發現這是一筆很高的費用,結果其實是非常划算的。藉由全包的方式,年輕家庭可以控制他們的預算,把錢花在刀口上,而事實上只要進了度假村,可以說是不必帶任何現金。

 

Club Med在全球都有據點,員工來自世界各地,您負責過歐洲、美洲與亞洲各地區的業務,您是如何帶領來自不同文化和背景的員工們?

我帶領員工的哲學是相信他們並且讓他們有更多權力。在那之前,他們必須了解各自的任務以及目標。尤其面對千禧世代,設定目標很重要,一旦設定了目標,他們才有穩固的任務以及抱負。為了達成這點,我們花很多心力在兩件事上,第一是“Project Mode”,讓員工合作;第二是配合大中華區的“Asian Mode”,不必要求完美,而是先開始執行。我們在大陸以及這裡學到很多,尤其是科技產業上。我們會盡力去執行,然後變得越來越好。這樣的帶人哲學是奠基在信任之上,我們信任員工。另外一件也很重要的事是我們讓員工去帶領其他人,比如說當你被指派為G.O.,你有自己的生活經歷,通過社交,就能在集團裡自我成長,這跟你的部門無關,而是你能給出什麼東西。現今的社會是關於給予的,我總說我們是智慧集團而不是智能集團,我們有我們的策略,我們不太需要概念,我們需要的是讓集團前進的人,他們必須傾聽消費者的聲音,然後做到永遠比競爭者多想一點,多走一步。因此我們的G.O.必須在一個互助的平台上工作,我們稱之為“Club Med Work Place”,是一個建立在facebook上的工作平台,他們可以在上面分享概念、命令、任何新點子。這樣相互激盪的成果是很驚人的,在這個講求互動的時代,這個數位平台讓我們創新、不斷向前。

 

 

Club Med 中國三亞

 

 

這個G.O.在Club Med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請多跟我們介紹一下。

G.O.(Gentle Organizer)是在Club Med創立之初就發明的,G.O.是你最好的朋友、最好的老師、最好的同事……等等,他是確保你的假期完美的人、引領你體驗Club Med的人,他會幫助你購物、在夜晚的秀跳舞,創造度假村裡的歡樂氣氛。更棒的是G.O.來自超過一百個國家與國籍,比如說你去海南島的三亞度假村,距離機場15分鐘的一個私人海灘,那裡有大約25個國籍的G.O.,在別的度假村又有不同國籍,也就是說這些G.O.能在設備與活動之外,帶給你跟其他度假村不同的東西。國際性的G.O.能替你的潛水課程增加無形的價值,照顧你的小孩,而同時大陸或台灣的小孩可能會碰到來自法國或其他地方的小孩,這是接觸大量不同文化的機會。G.O.是關於照顧、給予、慷慨的,那是關於人最好的東西。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有競爭對手想要仿效這一套,但這對我們來說反而是好事,那代表了G.O.的獨特性,而且他們永遠學不來的—G.O.替我們的品牌增值,讓我們與眾不同,他們給予並分享快樂,而快樂是我們品牌60多年來一直在講的,它不是一時的潮流,而是神聖的任務。

 

順道一提,Club Med裡有一百多位來自台灣的G.O.,而我們才剛剛提拔其中兩位女性即將在下一季成為度假村的村長(等同於飯店總經理)。

 

就您的觀察,目前全球休閒旅遊產業的趨勢是什麼?

第一,旅遊業會持續發燒;第二,千禧世代扮演著重要角色,因此亞洲地區的市場也會變得很重要,因為這裡混合了較多的中產階級以及千禧世代。第三,我們會對亞洲區的市場做進一步分析研究,也預期大家對假期體驗的要求會提高,比如說我們發現現今消費者對於滑雪的需求大幅提升,無論是在大陸或是台灣,而Club Med提供安全的環境,讓全家人都能夠安心地在此學習滑雪。這群千禧世代的脈動與需求正好符合我們提供的服務,我們樂見其成。

 

Club Med接下來在大中華區有什麼新的計劃?未來是否計劃在台灣開發新的Club Med度假村?

我們計畫在大中華區持續擴點成長,尤其在滑雪部分希望能夠取得領先地位。日本北海道的星野有一個新度假村今年12月即將開放,在大陸也有很多案子正在進行,除了經典度假村之外,我們也開發在大城市旁的度假村,比如說11月在上海附近的新度假村。我們對台灣的發展也很有興趣,即便超過百分之八十的台灣人都到外地旅遊,我們依舊計畫在台灣南部開發新案子,還沒開始,不過我想會有的,目前預定是在墾丁。

 

 

 

 

CLUB MED官網

 

 

延伸瀏覽

 

MADRID ADVENTURE
陽光馬德里西遊記

 

暫離塵囂
體驗南國歲時

 

在藝術聖殿發現未來生活風格的智慧與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