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 桌機上方

從街頭看見男裝新視野
XIMON LEE for H&M DESIGN AWARD 2015

fashion / Nov 13, 2015
 
1991年,蘇聯總統戈巴契夫辭職,同時宣告蘇聯瓦解。也是在此時,有大約ㄧ到四百萬的蘇聯兒童流落街頭,無家可歸。根據統計,直到2000年初,流連在莫斯科街頭與鐵路站周遭的兒童大約還有三萬人。餓了,就四處走動期盼有人能伸出援手。累了,就隨地倒臥在人來人往的連結通道中休息,看似睡著的他們,手中還緊握著乞討來的零錢。保暖衣物、報紙、紙板,以及或許可以用來博取同情的小寵物,是他們的家當。互相照料,是他們活下去的方式。
 
「我逃家然後住在列寧格勒車站裡,因為我父母總是喝得醉醺醺。我並不介意他們喝酒,比如說假日的時候,但我受不了他們每天喝!有兩次我拿刀子插進我爸肚子,因為他喝醉就會揍我。」12歲的小男孩Roma這麼說。
 
這是2005年入圍奧斯卡的波蘭紀錄短片〈The Children of Leningradsky〉(列寧格勒地鐵站的流浪兒)的內容,如今當地流浪兒童已經獲得大幅改善,然而這部影片深刻地影響了就讀紐約帕森設計學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的Ximon Lee。成長於香港,出生於西伯利亞和滿洲里邊境,〈The Children of Leningradsky〉中俄羅斯的街頭景觀喚起了塵封已久的兒時回憶,在收集了許多後蘇聯時代的社會文化與街頭流浪兒童相關資料後,帶著滿溢的思鄉與創作之情飛往俄羅斯,將這一切轉換成畢業作品的設計概念。
 
Ximon Lee的服裝是層疊,包覆的是奔跑於街頭,生活困頓卻依舊堅強的鬥志,那是自由。金屬與工業細節粗獷卻細膩,各種經漂白處理的丹寧面料、不收邊的處理與大膽的布料拼接反映了流浪的意象;蓄意加寬,宛如紙板的肩膀輪廓是生於街頭衝撞時尚的狂野主張,乍看是粗魯笨重的披掛,拉長的領子與寬褲卻軟化了厚重而帶來舉步優雅。Ximon Lee說自己並沒有突破傳統創造任何新的東西,他只是用新穎的方式去對待它們。重疊、重組、重塑,一切都是他進行的一場男裝實驗,化學作用的結果,是令人拍案叫絕,男裝精彩的新章。
 
 
 
 

訪談:

PPAPER MAN ╳ Ann-Sophie Johansson ╳ Ximon Lee
2015年,作為第一位獲得H&M Design Award的男裝設計師,Ximon Lee一手構築,大膽破格的男裝新輪廓在斯德哥爾摩時裝週(Fashion Week in Stockholm)獲得滿堂彩。此次《PPAPER MAN》訪問了H&M創意顧問Ann-Sophie Johansson女士與設計師Ximon Lee,來聊聊H&M Design Award的意義與Ximon Lee的創作歷程、想法,以及即將發行的XIMON LEE for H&M系列。

PPAPER MAN : 請與我們分享創設H&M Design Award的理念。
Ann-Sophie Johansson : 自2012年開始,我們希望年輕而才華洋溢的設計師們能有更多的揮灑空間,作品也能被更多人看見。我們挑選全球的設計學院來合作,只要是大學或是碩士的畢業生都能以服裝設計作品來申請參加,獲得首獎的參賽者除了能夠獲得獎金,還能夠推出與H&M合作推出成衣系列,在我們的網路與實體店面販售。

請問H&M Design Award的評審團是如何挑選的? 
我們挑選的原則其實很簡單,希望能包含各種不同領域的專家,比如說我們這次請到Marc by Marc Jacobs的設計總監Luella Bartley、街拍攝影師Tommy Ton、來自英國版《VOGUE》的Lucinda Chambers、網站mytheresa.com的買手Justin O'Shea,甚至是歌手Lily Allen。

去年大約有多少參賽者申請呢?我想還有許多設計學院與學生很希望能加入這個計畫,比如說台灣的設計學院(笑),未來是否有增加合作學校的計畫?
去年大約有400個參賽者來申請。關於增加合作學校的部份,這是當然的,除了我們會尋找適合的合作對象,也有學校自己來跟我們接洽,希望未來能有機會與台灣的青年才俊們相見。

PPAPER MAN : 請跟我們分享你在列寧格勒看到的人文與街頭景象,還有它們如何影響你的這個服裝系列。
Ximon Lee : 九○後,俄羅斯整體的環境與氛圍是開放而直接的,我看到的是一個多采多姿的遊樂園,街頭的人們給了我很大的啟發,還有像紀錄片中,流浪兒童們奔跑移動的方式也是。莫斯科流浪漢睡的墊子和紙板給了我靈感,因此有了三明治的設計概念,我將不同的丹寧面料層層疊起來,增加厚度,看起來就像將紙板穿在身上一樣。街頭的多樣面貌也影響我去挑選各種物料,比如說金屬或是工業物件,甚至是垃圾袋。雖然說我的系列是男裝,但對我來說它是uni-sex的,我想呈現的,是來自街頭所見所聞延伸出來的概念。

你的系列受俄羅斯文化影響很深,最近東歐國家如俄羅斯和烏克蘭等有許多新銳設計師,如曾獲LVMH集團獎學金的TIGRAN AVETISJAN和去年法國Hyères Festival評審團特別獎的YULIA YEFIMTCHUK等等,對於這點您怎麼看?
我沒有特別感覺東歐新銳設計有崛起,對我來說世界各地始終都有優秀的設計師。像川久保玲,她一直都在做發掘新銳設計師的事,從COMME des GARÇONS開始,到現在開了DOVER STREET MARKET就是個例子。

你的服裝系列在布料,尤其是丹寧上的漂白處理非常獨特,也非常耗時,這部份,包含你的設計概念,將如何保留在接下來推出的H&M合作系列中?
我很高興能有機會直接到工廠參與生產的過程,我們花了一些時間協調研究,在我的設計理念和生產方式上取得平衡,敬請期待。

 
 
 
 
 
 
 
 

 

延伸瀏覽

J Moon 2015 AW

台灣設計 日本製造

獨立樂團解放法國搖滾心

 

 

 

 

 

PPP 手機版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