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為香水加一層肌膚,
我希望是皮革

beauty / Jul 05, 2017

LOUIS VUITTON天然原皮皮革旅行裝香水盒與可裝三瓶香水的Flaconnier旅行箱, ©LOUIS VUITTON

 

皮革與香水,兩種關於我們五感最細緻的體驗與享受,是LOUIS VUITTON工藝的核心。「在加入路易威登前,我就知道皮革能成為自己香水作品的主角。身為一名調香師,我一直對皮革深深著迷,因為它帶來許多想像空間與強烈的感覺。當我在探索路易威登的工坊時,眼前開啟了一個超乎想像的精彩豐富世界。」路易威登調香大師Jacques Cavallier Belletrud如此表示,因此如果要為香水加一層肌膚,LOUIS VUITTON的答案會是皮革。

 

1920年,Louis Vuitton先生以向師傅Maréchal先生學習行李箱製作與皮革工藝創造了Milano與Sinaïa工具箱。針對化妝用品或香水量身訂製,他們也被稱為「porte-habits garnis」(裝備行李箱),大多數配有玻璃瓶、刷子及鍍金或玻璃盒。目前在路易威登Asnières博物館陳列的Milano就曾在1925年世界博覽會展出,以紅色皮革打造而成,內含3個可移動托盤、超過50個零件。針對這種化妝箱,路易威登與當時最傑出的裝飾藝術家合作,如金匠Jean Puiforcat與漆匠Jean Dunand,並且按照客戶的的需求量身訂製,代表了個人的品味與風格。

 

LOUIS VUITTON天然原皮皮革旅行裝香水盒100ml, ©LOUIS VUITTON

 

如今,LOUIS VUITTON打造出如同第二層肌膚包覆玻璃瓶的香水旅行箱,全部採用經植物鞣製的天然原皮皮革。Travel Spray旅行箱是讓人可隨時補噴香水的旅遊配件,由精緻鎖扣妥善密封;可裝三瓶香水的Flaconnier繼承1920年代優雅淑女行李箱的精神,包含木色繫帶的襯墊菱紋(「Malletage圖案」)、護角、自1890年即現身每一件路易威登旅行箱的「多制動栓按鎖」,這個鎖有個有趣的傳說,據說Louis Vuitton的兒子George Vuitton曾經向逃脫大師胡迪尼下戰帖,說他一定無法從使用這種鎖的箱子中逃脫。

 

LOUIS VUITTON天然原皮皮革旅行裝香水盒7.5ml, ©LOUIS VUITTON

 

 

當年Maréchal先生傳授給Louis的其中一個重要概念,就是不應該讓物品適應箱子,而是讓箱子變成瓶子的第二層肌膚,這層肌膚是由路易威登的經典代表性天然皮革打造而成,而此天然皮革也現身於Jacques Cavallier Belletrud創造的皮革香水。未經染色,以含羞草、栗子與白堅木鞣製,色澤呈玫瑰米色的LOUIS VUITTON天然原皮皮革讓Jacques Cavallier Belletrud聯想到女人的肌膚,他給了她一個很美的名字「皮革花」。

 

「在香水製造中,只有經驗與嗅覺能引導我們找到提供理想特別味道的配方。皮革製造也差不多,只不過換成手感。皮革與香水製造都是憑感覺進行判斷的工藝。」皮革在LOUIS VUITTON的Asnières工坊被轉化為卓越皮革製品,並且在Les Fontaines Parfumées香水研發工坊被Jacques Cavallier Belletrud以浸泡萃取的想像力幻化為香水,經過多次實驗終於找到最美麗的嗅覺方程式。

 

從皮革到香水,再從香水到皮革,兩種緊緊相扣的LOUIS VUITTON工藝,都隨著主人的使用醞釀揮發出不同風貌。我的第二層肌膚是香水,而香水的第二層肌膚是皮革,這是一種皮相與骨肉相互依存的浪漫無盡循環。(Clyde)

 

LOUIS VUITTON天然原皮皮革旅行裝香水盒與可裝三瓶香水的Flaconnier旅行箱, ©LOUIS VUITTON

 

 

 

延伸瀏覽

 

JO MALONE 沐浴香氛的概念
糅合出個人香味

 

GONG YOO 也這樣穿白襯衫 LV男子扎一半STYLE

 

歡迎光臨

少女心大噴發的COCO CAF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