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地不滿足

design / Nov 04, 2016

Flying Horse能量飲料廣告〈Infinity Energy Generator〉, 2012

 

某天,有個男子發現,吐司總是有塗奶油的那一面往下掉。他看了看家裡的貓,往下輕拋,發現牠總是腳朝下著地。於是他把吐司有塗奶油的那面朝上綁在貓咪身上,往下一拋,奇蹟發生了—上(吐司有奶油的那面)跟下(貓咪的腳)同時爭著往下掉的情況下,綁著吐司的貓咪在空中不停旋轉成為無限的能量來源,接上發電機後,在夜晚點亮了整個社區的燈。

 

這個YouTube上的〈Infinity Energy Generator〉是Flying Horse能量飲料的廣告,其概念來自1992年紐約藝術家John Frazee所提出的「Buttered Cat Paradox」(奶油貓悖論),以兩個有趣的(偽)定律為前提:一,貓在半空中跳下永遠用腳著陸。二,將奶油吐司拋到半空中,吐司永遠在塗上奶油的一面落地。當你把奶油吐司沒有塗上奶油的一面黏著貓的背部之時,因為奶油吐司永遠在塗上奶油的一面落地,導致貓無法用腳著陸;同樣的,因為貓永遠用腳著陸,導致奶油吐司塗上奶油的一面無法落地,如此一來會不斷轉動達到恆穩狀態。這個惡搞的思想實驗與悖論,在當年獲得科學雜誌《OMNI》的悖論大獎。

 

讓我們暫時忘記貓咪的絕佳平衡感、柔軟身段與九條命,談談奶油吐司這件事。其實奶油吐司是莫非定律「凡是可能出錯的必定會出錯」的最日常最淺顯的實證。回歸到生活裡人生裡,不盡人意的事總是在發生:

 

吐司塗奶油的一面(又)掉在地上了。

販賣機的飲料罐卡在機台裡了。

籃球在籃筐上彈了彈涮了涮結果沒進。

說了「加100」可是加油站小弟一個不小心催到101元。

檔案下載進度99%,99%,99%……

 

巴黎工作室PARALLEL STUDIO短片〈UNSATISFYING〉

 

2016年夏季,這些如炎炎夏日黏膩不適的汗水的種種令人不滿意的日常小事,由擅長視覺導演、插畫與動畫製作的巴黎工作室PARALLEL STUDIO集結起來,並在日前發表短片〈UNSATISFYING〉。那些生活中令人翻白眼的時刻在其團隊療癒粉色系的插畫風格包裝下,讓我們有了啊就是這樣啊的認同,溫暖而可愛。

 

滿足是自我實現的快樂,不滿足是促進自我成長的痛楚。19世紀哲學與經濟學家John Stuart Mill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作一個不滿足的人,勝過一隻安逸的豬;作一個不滿足的蘇格拉底,勝過一個安逸的傻子。如果傻子或豬有異議,那是因為他們未體驗過更高級的快樂。」(Clyde)

 

 

 

前往PARALLEL STUDIO官網

 

 

延伸瀏覽

ALL MY FRIENDS ARE DEAD 大人笑忘書

微型世界好療癒

名為天真的深層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