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絢爛武士魂
天明屋尚 TENMYOUYA HISASHI

art / Mar 01, 2016

(圖:「韻」( Rhyme ),  2012, Acrylic, gold leaf, wood, 126.5x300cm, ©TENMYOUYA Hisashi Courtesy Mizuma Art Gallery)

 

 

若無登九品蓮台之慾,亦無墜八萬地獄之罪!若盡情活到當活之日,死亡不過是退隱而已。
-《無苦庵記》,前田慶次

 

 

17世紀,日本戰國時代群雄爭霸的故事可比三國演義之精彩。在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等欲一統天下的各方霸主之外,一種獨特的社會風潮誕生,他們被稱為傾奇者(Kabuki-mono)。與傳統誓死效忠主子的武士不同,傾奇者獨來獨往,看心情與人交往。言行舉止服裝特異,在盛夏穿著厚重大衣,搭配女性喜好的鮮豔羽織,梳著誇張的髮型,拿著巨大的煙管與武器,常識無視,絢爛華麗。其中,前田慶次被稱為戰國第一傾奇者,精通歌舞、詩歌,文武雙全,奇人造就無數軼事,留下後世無限想像。

20世紀,一名叫天明屋尚的男孩,小學時因為上課中在課本上塗鴉被老師責罵,卻也發現了繪畫天分,開始四處學習日本傳統繪畫技法與知識,並且在讀了改編自隆慶一郎的歷史小說《一夢庵風流記》,由《北斗神拳》作者原哲夫執畫的漫畫《花之慶次》後,深深為傾奇者風流不羈的世界著迷。天明屋尚一邊以傳統技法進行細膩精緻的創作,一邊將現代社會與街頭文化的元素融入其中,刺青、不良少年、機器人、科幻片,用力而專注地埋首下筆。天明屋尚認為明治時代之後所謂的日本畫過於注重權威如一灘死水,在他心中日本繪畫歷史與文化演進的時間軸來到交會點,振筆一揮,走出自成一派的新美學路線,在2010年提出屬於男子漢的「BASARA武鬥派」,在「畫聖」雪舟、「畫狂」葛飾北齋、「畫鬼」河鍋曉齋之名後,以改變日本美術史的新日本畫派繼承人「畫強」自居,進行一次霸氣的藝術破格。

這個創作沒有極限的男子,每一天盡情作畫,用壓克力原料與金箔碰撞,在巨幅畫版上舉刀吆喝騎馬打仗。本期《PPAPER FASHION》邀請到這個說自己除了藝術之外什麼都不是,目前還在為藝術繼續戰鬥的男子,讓我們感受畫師的武士魂。

 

 

「思念遊戯」( Intertwining Thoughts ), 2009, Acrylic, gold leaf, wood, braid, cloth, 180x165.5cm, ©TENMYOUYA Hisashi Courtesy Mizuma Art Gallery

 

 

訪談:
PPAPER FASHION X 天明屋尚

PPAPER FASHION:作為藝術家,你覺得自己是武士,還是浪人?
天明屋尚:事實上,我的祖先就是武士。除了父母從小教導我許多關於武士的知識,我還有一種身為現代武士的自覺。此外,我提倡的「武鬥派」概念不是源自上流貴族也不是庶民階層,而是第三種路線,它建立在日本街頭文化之上,具有武士般的性格,這是我作品採用的觀點。

如果你是日本名刀,會是哪一把?
童子切安網(編按:平安時代由工匠安網鍛造之太刀,傳說中名將源賴光用它斬殺惡鬼酒吞童子)。

請跟我們介紹你的「Japanese Spirit」系列。
以背景的金箔襯底,描繪用人力踩踏驅動的極端神祕機械之景象,然後加上俵屋宗達(編按:Tawaraya Sōtatsu,日本17世紀江戶時期畫家,宗達光琳派創始人)以及尾行光琳(編按:Ogata Kōrin,與俵屋宗達齊名,琳派創始人)風格的簽名、用印。這個系列是我以當代繼承人的身分來表現琳派的畫作。

2005年你創作了「RX-78-2傾奇者2005 Version」,是創通株式會社(Sotsu Co., Ltd.)邀請你的嗎?對你來說鋼彈RX-78-2是什麼?
「RX-78-2傾奇者2005 Version」的創作,是在當年由創通出資舉辦的「 GUNDAM, Generating Futures 」聯展之前,當時的策展人東屋隆司(Takashi Azumaya)先生邀請我的。那是個巡迴全日本的展覽,起點是大阪的天保山美術館(Osaka Suntory Museum)。
對我來說鋼彈RX-78-2是個虛構的神話,一種符碼。「RX-78-2傾奇者2005 Version」顯然是依照我提倡的「武鬥派」概念來執行的客製化創作,也是其中的一個代表作品。 RX-78-2不僅僅是個從二次元角色汲取出來的平面符碼,藉由加入日本社會中的真實剖析,以刺青作為象徵,這個作品解構了日本社會,也可以說我讓當年RX-78-2誕生時的那種新鮮感與感官上的衝擊再次回潮,把一直以來流傳的神話符碼轉化成當年(2005)的版本。

我們可以在你許多作品中看到機器人或是載具的元素,這是為什麼?
在研發機器人的領域,日本是非常先進的國家,HONDA的人型機器人「Asimo」是最好的例子。對我來說,我運用機器人這個主題是為了表徵「日本的東方文化」。我描繪載具在背後也有相似的意涵與目的。

2011年,你的作品「勝負服」詮釋了穿著深藍色dunhill西裝的日本足球國家代表隊,請跟我們分享當時的經歷。
我通常一天花7個小時在畫畫,但為了那個作品我連續一個月每天工作16個小時。換句話說,我用一個月的時間來完成通常是兩個月才能完成的創作。除了對於能夠和dunhill合作以及描繪國家代表隊的所有成員感到興奮,恐怕剩下的回憶就是非常艱苦了。在那次之後,我盡可能不再超時工作。

日本男人很常穿西裝。你平常會穿嗎?比如說不畫畫的時候?
除了重要場合或是參加典禮,我都不穿。

我們知道比起辦展,你更喜歡作品在紙上印出來的質感。你目前在《SENSE》上有連載,為什麼你會選擇一本男性時尚雜誌作為發表的平台呢?身為一個當代藝術家,你對於和時尚產業合作有什麼看法?
事實上,我合作過的時尚雜誌只有《GET ON!》,我先前在上面發表了一系列作品,以及現在正在進行中的《SENSE》。我並沒有特別偏愛時尚雜誌。
當代藝術和時尚有很強烈的連結,所以對我來說完全沒有替換的問題。舉例來說,COMME des GARÇONS的服裝本身就是藝術。

請跟我們分享三部影響你最深的日本漫畫,還有它們怎麼影響你。
《空手バカ一代》(Karate Baka Ichidai,極真派空手道)、
《エコエコアザラク》(Eko Eko Azarak,黑魔女)、
《花の慶次》(Hana no Keiji,花之慶次) 。
以上這些漫畫建議可以去看我的書《BASARA》,裡面有清楚的參考資料跟細節,他們都有劇畫(編按:由辰己嘉裕在五○年代末發起,嚴肅帶有現實主義風格的漫畫風格,小池一夫的成熟強勁的角色風格也被認為受其影響)的風格,關於這個也許我應該在書裡面介紹更多的……
我13歲,國一的時候看了《空手バカ一代》,它對我影響太大了,甚至開始自學空手道,那時候我幾乎每天只想著要回家練空手道。至今我都還在畫武術風格的作品,或許就是受它的影響太深。
《エコエコアザラク》的形而上世界觀建構了我11歲,小學五年級時的想像力。即使是現在,我還是喜歡恐怖驚悚與神祕的故事,我在超自然檔案月刊《ムー》(MU)上面有固定單元。
《花の慶次》開啟一扇大門,讓我對傾奇者的世界觀有所理解。要說這部漫畫,或劇畫,是造就我提倡「武鬥派」概念的源頭,實在一點都不誇張。

給年輕讀者的建議?
不要安於小成就。用力地活著。

 

 

「ジャパニーズ・スピリット四号機」( Japanese Spirit #4 ), 1997, Acrylic, gold leaf, wood, 106.5x116.4cm, ©TENMYOUYA Hisashi Courtesy Mizuma Art Gallery

 

 

「荒」( Brutal ), 2014, Acrylic, wood, gesso, resin, zelcova, ink, 233x139cm, ©TENMYOUYA Hisashi Courtesy Mizuma Art Gallery

 

 

「蹴球之図」( Football ), 2004, Acrylic, gold leaf, wood, 88.2x66.2cm, Hisashi Tenmyouya, Foodball 2004, Japan ©2005 FIFA

 

 

 

 

 

 

 

延伸閱讀

Square Word Calligraphy
英文方塊字書法在LV特別訂製硬箱上

就這樣 他赤裸了這個世界最莊嚴的偽善

綠色藝術的溫柔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