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帝國大反擊
NEW ORDER by BLANK WILLIAM

design / Jan 18, 2016

 

星際大戰〈絕地大反攻〉上映是1983年的事了,雖然之後出了前傳三部曲,但沒有天行者路克,沒有索羅船長,沒有莉亞公主和黑武士呼吸器聲音的星際大戰,即使年輕的歐比王和安納金生得俊俏光劍嘶嘶嘶揮得花俏,味道就是不太對。

30年後,去年底第七集預告片一出,就有網友將星際效應中,Matthew McConaughey看著來自地球家人錄影檔痛哭的畫面改成看著預告片痛哭;日前烏克蘭國會通過禁止在公開場合宣傳共產主義後,Odessa當地的列寧銅像被換成由藝術家Alexander Milov製作的黑武士銅像,原來在烏克蘭,原力也這麼強。

星際大戰第七集終於在去年底上映,從未退燒的星際大戰熱潮達到最高,承襲自本傳的懷舊風格讓全世界影迷感動不已,尤其天行者路克索羅船長莉亞公主全部都回來了,這根本就不可能。而星際大戰中的反派人物向來魅力無窮,黑武士與帝國風暴兵永遠是歐美動漫節日熱門的變裝選擇。先前紐約藝術家Blank William便以黑武士與帝國風暴兵的頭盔為靈感,結合大象、犀牛與河馬三種動物的頭像完成一系列黑白兩色的金屬雕塑品「New Order」,除了向星際大戰代表的經典pop culture致敬,也同時向自然界堅強的求生意志致意,完美結合了帝國軍與猛獸的霸氣。在這個全世界都在原力覺醒的當下,Blank William以沈穩洗鍊的致敬用藝術家的原力讓你我屏息。

 


INTERVIEW
PPAPER MAN X BLANK WILLIAM

PPAPER MAN : 請跟我們的讀者介紹一下自己與經歷。
BLANK WILLIAM : 我是個紐約設計師、藝術家。我所有作品的目標是創造慾望,希望讓人們在觀看我的作品之後,發自內心感到一股由慾望引起的興奮。設計出身、從事過產品設計,對我來說市面上許多產品已經跨越到藝術的領域,相對地有許多藝術品也被轉變成產品。我認為這些在藝術品與產品的界線之間模糊不清的物品之所以存在的目的,是運用智慧與美來挑起人類與生俱來的內在慾望。

星際大戰裡面你最喜歡的角色是誰?
賞金獵人Boba Fett。從設計的角度來看他的服裝很棒,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喜歡,他實在是酷斃了!更不用說他追蹤千年鷹去處的方式相當聰明。他們居然讓他掉進巨蟲坑裡死掉,我超·級·失·望。

你最新的這個星際大戰動物頭盔系列取名為「New Order」,有什麼涵意嗎?
New Order有雙重意義。字面上直接的意義指的就是星戰裡面的帝國軍,因為他們也被稱作「The New Order」。另外一個意義是比較我個人的。成長過程中我把電影和電視裡的角色視為偶像,直到長大後我才理解周遭大自然的美。在pop culture 因為電視與電影的成熟而盛行之前,人們崇拜書裡面讀到、看到的那些神奇生物。
我們把在pop culture裡面獲得的創意養分拿來取代以前對那些有充滿力度生物的崇敬,「The New Order」是對此的致意。

最喜歡的三部電影/藝術家?
Life of Pi(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我欣賞故事還有Pi的堅持不懈。在我看來李安拍了一部大作,他對原著小說的改編非常發人省思,替故事增加了很多深度。
Star Wars The Empire Strikes Back(帝國大反擊) : 我一定得把它放進來。
Shawshank Redemption(刺激1995)。
我喜歡很多藝術家,很難挑不過閃過我腦中的是這三個 : Anish Kapoor、Jaime Hayon、艾未未。

請跟我們分享最近正在進行的,或是之後計畫想做的東西。
雖然我自認注重精神概念層面大於宗教,但我依然認為宗教是人性之中美妙且重要的一環。我想替那些視宗教為慰藉的人們創作。

 

 

 

更多BLANK WILLIAM的作品
www.blankwillia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