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藝術的溫柔提醒

art / Jan 15, 2016
 
 
城市與建築,是人建的,拋棄它們的,也是人。端島位於日本長崎市外海,1890年日本三菱財團買下這座小島以採收煤礦,因陸地面積不足,採人工填海造陸的方式進行改造,最後成為長480公尺,寬160公尺的狹長地形,因外型狹長酷似一艘戰艦,因此有了軍艦島之名。由於經濟價值,緊密的集合式住宅跟鋼筋水泥建了起來,工人跟居民接連湧入,全盛時期年產超過40萬噸煤礦,小小的島上住了超過五千人,人口密度是當時東京特別區的9倍。1960年後,石油掛帥,煤礦重要性大減,軍艦島這座半人工小島就這樣在1974年被遺棄,關閉。
 
軍艦島在人類歷史上,不過是眾多被拋棄的作品中,其中一個例子。天災或人禍,受迫或非受迫,被建造者遺忘的城市廢墟們卻經常被大自然造物者重新接管,回歸自然成為其他生物的家園。長滿草木、被地貌掩蓋,地下室成了天然魚池,當初核電廠爆炸後生人勿近的鬼城車諾比,近幾年科學家已經從放置在當地的攝影機鏡頭裡,見證了生命自行找尋出路的奇蹟。人類取自自然,為了自己建於自然之上的作品,大自然似乎還是會無私甘願地把他們收回去。這些被人類遺棄卻充滿生機的建築,是人類自私的警示,同時也是大自然的溫馨提醒。
 
去年6月中,有花藝界的高級訂製工坊之稱的日本花藝裝置藝術工作室AMKK(東信、 花樹研究所)發表新作品「式1 X The Abandoned Power Plant」,以鋼線將盆栽懸吊浮空於鋼架之中,放置在位於比利時布魯塞爾Charleroi鎮中,90年歷史但已於2007年遭廢置的冷卻塔底部。只有微弱陽光能照到底部的環境,青苔是唯一的綠意,藉由式1(Shiki1)這個專為各種極端環境而生的代表作品系列,東信探索新的藝術表現方式,然而就過去的作品來看,東信用攝影或裝置萃取曇花一現之美,將其姿態之豔永久或暫時保存的做法,是對於花藝的純粹美學追求;相較之下,放置於廢棄冷卻塔的新作品,似乎是將綠意重新注入廢棄人造物,同時替大自然發聲的溫柔表態。
 
人造物橫行在大自然之上,站在其中的人們,要創造有價值可回收的藝術,或複製拋棄式的塑膠花,一直都只是選擇。
 
 
 
 
all images © Shiinoki / AMKK